淡淡晴空

主要寫育兒、身心靈成長、有時寫小說。(其實最愛寫小說。) 閱讀時做一個純讀者,寫作時做一個純作者。不互拍,不互追。 喜歡我的文章,可以請我喝一杯咖啡~ https://liker.land/mmw1215/civic

十四次搬家

發布於
青海高原

看了米高一篇文章講搬家,也勾起我自幼搬家的經歷,自六歲移民來港,至今的搬家次數共有十四次,我不知道算不算多,但每一次搬家,也是一段故事。

八、九十年代,很多人內地人都想儘辦法來香港,我母親亦不例外,那時父親有心臟病,卻偏偏被派去了青海高原工作,我記得小時候就常常去醫院探望父親,為了讓父親得到更好的治療,母親便申請來香港,很快就獲得批準,但是每次只批準兩個人來,於是母親便先帶著我來香港,投靠到親戚的家,想著之後父親帶著哥哥來,就可以一家團圓了,但是緊接而來的不是團圓,而是永訣,猶記母親抓著信紙嚎哭的情境,那撕心裂肺的哭聲,一直深深的刻印我的腦海。

那一刻的我好像知道有不好的事發生,但卻不知道是什麼,或者是我不願意相信,只見親戚都圍起來安慰著母親,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我。後來,母親是怎樣告訴我父親的事,當時的我有什麼反應,有沒有哭,傷不傷心,我一點都不記得了,照理六歲應該有記憶的,但是這件事我卻沒什麼印象,可能是太大的衝擊,我選擇了遺忘。

自從知道父親過世,母親開始自力更生,在親戚開的工廠工作,每天都工作到很晚,那時我每晚都坐在床上,望著大門,等她回來。

有一天晚上,我聽到母親和親戚吵架,然後她哭著回房收拾行李,就帶我離開了這裡,這算是我的第一次搬家吧。

我很記得那天深夜,我們坐在一列人影寥落的地鐵車廂,椅子都映著銀白的光,冰冷得令人窒息。

在出閘口有一位面目慈祥的男人來接我們,他是我的姨公,是我母親的姨丈,他和姨婆是很慈祥和藹的人,他們住在圓玄學院山上的鐵皮屋,與之前親戚住的三層村屋完全不同,但是在這裡,我卻很開心,姨婆總是很用心的替我梳漂亮的辮子,姨公的廚藝很好,會煮很多好吃的給我們,而哥哥終於來了,我也有個伴,不再覺得孤獨。我還記得小時候有一次打風,門外的梯級變成了急湍的小河,我們站在門口興奮的看著。

不久,母親交上了男朋友,便帶著我和哥哥又搬家了,我們住在一伙五六戶的劏房,廚房和廁所是共用的。不過很快,我們又搬家了,與人合租一戶,後來那戶人家搬走了,我們終於可以自己住一間屋了。

又過了不久,母親與男朋友分手了,我們又搬屋了,我們搬到隔幾條街的新居,但是卻被母親的前男友找到,對她糾纏不休,於是這次母親這次帶我們又搬得遠遠的,由九龍搬到新界。

搬到新界後,母親改嫁了,而我又多了一個妹妹,接著又搬了幾次家,總算安定下來。

幾年後,母親離婚了,這次帶著我們三兄妹,又開始到處搬家了。

我記得有次是搬到唐樓的頂樓,要爬五層樓梯,夏天非常的熱,還記得有一次,我走錯了隔壁棟的唐樓,那裡陰陰森森的嚇得我半死。

我從小就是路痴一名,小時候幾乎每次搬家都會迷路,記得有一次搬家,哥哥放學沒有等我就自己回家,而我就靠著那模糊的記憶,在街上悠悠的找尋著新家的路,走著走著,迎來哭腫了眼的哥哥,原來媽媽擱下了狠話,若找不到我,他也不用回家了,自此以後,哥哥放學總帶著我。

之後,再搬家是因為我結婚,以前搬家,我們幾兄妹總是很興奮又期待,因為新環境新地方,充滿新鮮刺激感。

但到我結婚後的幾次搬家,我才知道到搬家的辛苦,體會到母親的辛酸,長大後才覺得搬家一點都不好玩,只有小朋友才會覺得搬家是好玩的吧。幸好,我現在有穩定的居所,終於不用再搬家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搬家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