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uMiu

我是一個六年級的學生,在爸爸推薦後來到Matters作文,因為上學關係,間中才一篇文章,請多多關照! 多數寫小説和生活小事,希望大家會喜歡我的文章喔~( ^ω^ )

如果我是弟弟(二)

發布於
修訂於

沒錯,既帥氣又可愛的「波波豬」回來了!


五.二姊抱我

「『波波豬』~家姐來啦!」是二姐嗎?看樣貌應該是。你沒看錯,我已經可以認到樣貌了,畢竟我都快四個月了。
嘩~這離心力是什麼回事,好爽喔!唉~開心的時間過的真快,那種離心力沒了,消失了,換來的卻是二姐的氣味。也不是很差,正好我無聊爆了,出去透透氣也挺好的。
這股感覺是什麼?腳丫子伸展不到,還碰到東西,我不喜歡,我不喜歡!「哇~哇~」這聲音是什麼?喔!原來是我自己的哭聲。
「喔~沒事沒事~喔~」二姐在好像在安撫我,我偏不領情,邊哭邊說: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令我不開心?為什麼?為什麼?
「真麻煩哪~我的手超累的。」二姐是不是投訴了,如果累就把我放下啊,為什麼還要抱。
「哎呀,你太重了,我都快不行了,真是的,你怎麼這麼重啊~」二姐在怪我嗎?對不起囉,嘻嘻~

嘻嘻~

六.隔離 1

過不多久,壞事發生了。
這一天,我的兩位姐姐在媽媽的房門前看著我,卻不進來,我只是個寶寶,所以只能無力地看著他們。他們逗我笑,表情幽默,我很開心,還笑了。
「他笑了!他笑了!!好可愛唷~」大姐在歡呼,我聽得到。我很可愛嗎?既然是這樣,你們就來抱我啊!弄到我好像變成病人了。
「出去出去!別進來,等出報告後再抱吧!」媽媽在說話,但她在說什麼?我聽不懂。但我隱約看得見二姐走了,大姐也依依不捨的走了,剩下我和媽媽兩個人。我開始哭,媽媽把工人姐姐叫來了,她抱起我了,離心力那種舒爽的感覺也已經不能令我收聲。工人姐姐在安撫我,在她溫柔的聲音中,我漸漸收回哭聲,靜靜的看著她。
「How~」工人姐姐在說話,我只是凝神看著她,很想看清她的樣子,但我的眼睛偏偏不聽話,這令我很不開心。
「啊咕咕咕咕?啊咕咕咕咕?」工人姐姐的樣子好搞笑呀!「工人姐姐,為什麼你的樣子會這麼搞笑?你令我好想笑喔!哈哈哈哈~」我看得到,工人姐姐在笑,我更開心了,剛才的憂鬱一掃而空。
我笑得很開心,說了很多話,但我想工人姐姐應該不知道我在說什麼吧?眼角一瞄,我立刻發現有兩個人在門旁虎視眈眈,還一直大叫,我望過去,他們叫得更大聲。凝神一看才發現,那兩位竟然是我的兩位姐姐。我很不解,平時他們都是自由進出的,怎麼現在突然就好像受了限制,不能進房呢?

七.隔離 2

「姐姐,兩位姐姐,快進來啊!快來跟我玩啊!」我開始著急了,「為什麼你們不進來?我做錯了些什麼嗎?嗚嗚嗚……」我又哭了。哼!都是因為姐姐們不進來跟我玩,不然我才不會哭。
「What happen ~ don't cry 喔~」工人姐姐在說什麼,我不知道,我只覺得很委屈,為什麼突然就不進來跟我玩了,我又沒做錯什麼,難道我得罪了姐姐們?╴我哭得更大聲,叫到走音了,門外的姐姐也不進來,我都哭到這個程度了,為什麼還不進來親我,不進來安撫我?我很不開心,非常非常不開心。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的意識矇矓,眼皮越來越重?╴為了保留力氣,我只能慢慢收回哭聲。
震震的,震震的~一搖,一搖~哈~我打了個大呵欠。眼皮,堅持住啊!不…不要…這麼快就…合上啊……

睡著了

好吵,究竟是誰在打擾我的美夢?爸爸,是你嗎?╴我盯著正在熟睡的爸爸,是他的呼嚕聲吵醒了我,我很不滿,難得可以消磨一下時間,為啥偏要吵醒我?完了,睡意全沒,該做什麼好啊!

八.隔離完畢

不知過了多少日,姐姐們沒有在門外看了,為什麼?因為他們進來了啊!當天我特別開心,因為這幾天我都不能離開房間,無聊死了,姐姐把我抱出房就像出獄了一樣,非常開心,緊張。

姐姐來看我了

我一直問:「為什麼這麼久才進來?你們知不知道我很無聊?你知不知道我心情很差?你……」說著說著,突然就想哭了,我不再用疑問的語氣,而是用憤怒的語氣。越問越氣,也越來越想哭,再說了一會,還真哭了。
有個東西塞進了我的嘴裡,我很清楚那是什麼,但我不知道它的名字是什麼。東西一進口,我就用舌頭把它頂出去,在幾次爭鬥後,我還是支持不住,啜起來。
啜啊啜,啜啊啜,我的眼皮又開始沉重了,意識也開始朦朧,這代表什麼呢?我長大後一定要問爸爸媽媽。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如果我是弟弟(一)

1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