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呆雨林

來自台南嫁到台北的水瓶不正常女子,是媽媽也是自己,想做的很多,會的也不少,說穿了就是什麼都想自己試一下,這樣生命很精彩。

看似助人的,其實最想幫的是自己

發布於
#心情故事

話說那天唱起 愛的代價 這首歌,突然憶起父親落淚,回到家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被深深的悲傷包圍,很久很久~老實講,有很多情緒被翻攪出來~那些不願說、害怕說,或者不知道怎麼說的情緒一起襲來⋯


我沒想到,我想藉由唱歌來分享、來撫慰他人的這件事,在那天~撫慰到的是自己⋯那些藏在肚子裡的淚水,翻湧了出來,持續到今天,淚水必須流出,傷痛才能被撫平⋯


那些看似想助人的事,其實都是想幫助自己,即便我學芳療學家排學關係,其實都是為了自己⋯⋯


如同我抽到的塔羅牌,那隻站在被插了很多劍的船上的貓,依舊要划著船前進,帶著傷也療著傷依舊前進。我們每個人何嚐不是如此呢?


傷不是讓我們痛的,是讓我們穿越痛來到愛面前,看到傷才能療癒,而不是視而不見或假裝沒事或故做堅強,這些傷痕都是生命的勳章啊!


我再次來到了父親的跟前,回到女兒的身份,重新與父親連結,尊重與接受父親是自殺結束生命的事實,這是他的選擇,不是我的錯。這個自責與內疚深深的影響了我各個關係,在我毫不所知的情況下,影響著我與伴侶以及我的金錢,我總是覺得沒有錢、賺不到錢,其實是內心深處對父親的忠誠,因為父親是因為投資股票失敗而輕生,於是我潛意識裡視錢如殺人兇手,錢帶走了我的父親所以我不能有錢,這個信念一直在心裡,當然金錢不會來到身邊。


這個社會有太多對自殺的批判,死者已逝,而倖存下來的家人呢?卻只能一輩子沉默以對⋯⋯不能大聲的悲傷,背負著極大的罪惡感,承受著很大的壓力,不是不說就會沒事,也不是時間久了就會沒事。


這個創傷就是會一直在,而我現在能做的是允許自己說出,去悲傷去哭泣,慢慢與父親重新連結那份愛,對於父親的生命故事我接受,父親的人生故事是他的,我有屬於我的人生故事,我愛父親但我可以跟他不一樣,我用活出我自己的美麗生命來愛他。


當我好不容易在痛哭中,在ㄧ度打不下去的煎熬中完成這文字,我已經可以平靜憶父親,我可以繼續悲傷也可以繼續微笑的前進⋯⋯


#用我的生命故事陪伴也支持你

#我們都要學著長大從女孩到女人從男孩到男人

#就是真實無懼的表達自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