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下午,我坐上了从九龙湾开往旺角的红VAN

社区活动总结 | 我认识的一位性少数

水泥

没有参与活动的我都得到了作者的LikeCoin支持与特别提及,十分感谢

骄傲月,你可以不骄傲

水泥
回覆
Schwin@Schwin

这种边缘群体的历史考据,要确认某个特定的时间,我认为很难,我也并不清楚大概是在什么时候社群内部会明确地区分homosexual和gay的使用与自称。可以明确的是,homosexual一词在创造之初,便是精神病理学意义上的一种精神疾病,因而是自带歧视与污名的称谓。如今的新闻媒体在涉及到性少数群体的报道伦理中建议不使用”homosexual“,就是基于这一点(这也是同运入门基础知识之一)。

水泥

完全准确的出处我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手上马上能找到的比较吻合的材料是Deborah Cameron和Don Kulick在2003年出版的Language and Sexuality,第二章”Linguistic and discursive construction of sexuality“,第26页:It can also be used by insiders to differentiate between those individuals who are 'out' and those who remain 'closeted' - the latter are 'homosexual' rather than 'gay' because 'gay' connotes a self-ascribed sexual identity, and closeted individuals deny their homosexuality.

而语言生产的过程中,性少数群体选择自我命名的名词在公众传播中再次遭受污名,也是很常见的事情,Gay翻译成”基佬“(广东话)后在广东话中具有歧视性,便是一例。

水泥

与其说是主流,不如说这批人掌握着男同志社群的话语权。商业代孕近几年在内地男同志相关的讨论中曝光度那么高,便是其中一个表现。

何以至此

水泥

我们在Matters上也有账号,就叫NGOCN。在每篇文章的末端我们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我们是一家非营利性质的独立媒体,我们关注环境、教育、性/别、精神健康等公共议题,为公众提供负责的纪实性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