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西
蔡凱西

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後綴》假掰文青誌編輯群 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 佛系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email protected]

閒聊些研究所在職專班的一點鬼故事

(edited)
暫時想不到甚麼合適的標題,就先這樣吧!
Photo by Tandem X Visuals on Unsplash

我大學畢業的年代,剛好遇到各院校開始辦研究所在職專班,成為一種流行,從前段國立大學,到普普的大學,只要有商管或社科的系所,都想要辦個在職專班。等到我碩班畢業,工作一陣子開始讀博班,偶然聽聞一些文史科系的研究所,也有在職專班了。

當年網媒還不是主流,網路都還在撥接,不少紙媒曾做過在職專班的專題報導,例如我家曾經訂閱過某財經周刊,某一期報導的就是很多上市公司大老闆,去報名台政清交的EMBA(最後當然是會考上),學校對專班學分費的要價,大概一學分幾千或上萬不等,反正大老闆或高階主管付得起。

你有看到這篇報導吧?不然你畢業之後上班幾年,也去讀個在職專班?

當時院校競相設立在職專班的報導,在紙媒上隨便撿都有,尤其是各校EMBA的學費、師資等辦學評比,連我媽都受到影響,想拿在職專班當幌子,騙我打消畢業之後讀一般研究所(尤其是文科)的念頭。

還好當時我沒被騙。一來,那些在職專班沒有我想讀的領域跟科系;二來,有沒有那個本錢支付一學分上萬元的學費,也是個問題,因為可愛的家人,可是在我還沒畢業也還沒領工資之前,就開始熱心的想要幫我規劃財務,分配給保險、股票、基金或孝親費(尤其是這項),就算我對在職專班有熱情,到時有沒有可以自由支配的資金可以去讀呢?很難說。

然後那些報導中,最愛聚焦的就是,某人即使處於商管階層的上位,都還想辦法回學校讀書,就算忙得要死,還是很努力熬夜寫報告、寫論文,甚至是做共筆,營造出一種「大老闆都這麼上進爆肝了你怎麼可以不努力」的氛圍。當時我就在想,怎麼可能啦,大老闆都有一票秘書,可以幫忙做收集資料、寫大綱,撰稿,弄成初稿之後再給老闆過目。

不要說論文了,就一篇課程報告,真的有大老闆從無到有,都是自己親力親為,枝微末節的資料處理跟歸納都不假手他人嗎?我必須說,有,可能有,但是真的很少,非常少,可能比爬山遇到穿山甲在路上跑的機率,低很多很多。

我自己當過學界大咖的專任助理,工作的性質差不多就是商界老闆的秘書那樣,差別只在我不用穿套裝短裙高跟鞋,也不用靠臉吃飯。

我老闆是個文史學界的大咖學者,也曾經是校級主管,除了行政工作,基本上是用手工在做研究,例如論文或演講大綱是用稿紙寫,再拿給助理輸入電腦,或做成PPT,他根本沒時間重新學習文書處理或使用數位資料庫,甚至是收發電子郵件。

所以可想而知,那些在職專班的大老闆學生,完成一篇能交差的作業,或畢業論文的過程,中間會經歷過甚麼處理程序。


大學剛畢業那一陣子,為了工作跟換跑道讀研的規劃,在跟家裡拉扯,曾經暫時在我媽的某位看起來像女強人的朋友,經營販賣未上市股票的公司,幫忙打下手,主要是接電話,別讓客戶來電的時候沒人接聽。

因為這個賣未上市股票的老闆,要讓外界覺得自己是事業有成的女強人,要讓人感覺很忙,如果自己接聽電話馬上就被客戶找到,這樣不像個很忙的女強人。甚至在她辦公室洗手間的馬桶旁,都放了一台電話分機,即使值班的員工正在嗯嗯,也要先接起馬桶旁的電話,然後再轉接給「總經理」,也就是女強人。

而這位女強人,當時也就讀某校的在職專班,讀哪個學校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為了建立人脈,幫很多某碩、某積、某銀的高階主管捉刀寫作業,但是他又花很多時間在飯局應酬上,根本沒那麼多時間幫忙人家寫作業。有一天顧辦公室,他忽然跑來問我:

欸凱西阿!我有一份作業要請你幫忙翻譯。你願意嗎?

我翻了一下那份東西,應該是經濟學原文教科書的某個章節,講的是凱因斯理論之類的,某高階主管同學把那份原文教科書轉包給女強人處理,但是女強人沒時間處理,所以想再轉包給我。因為這些知識背景跟我的領域有蠻大的差距,萬一翻出來,原發包者不滿意,女強人大概會甩鍋給我,這會間接影響到他的人脈。所以,最後我用自己也要準備研究所的東西為由,推掉了那份翻譯,重點是,他沒先報價給我。

推掉翻譯作業這件事被我媽知道後,當然是被念了一頓,我媽覺得人家阿姨這麼器重我,要給我事情做,或許以後他事業越做越大,我有機會可以當她的特助,但是我居然不要,真是不識抬舉。其實甚麼特助的大餅也是緩兵之計啦,我媽也是為了拐我去上班,隨便塞個願景給我,他真的很怕我去讀研究所,不然他回收不了投資。

不過沒多久,我找到一份郵局集郵股的半天工,就打工半天,其他時間讀書準備考試,女強人的公司我就沒再去幫忙了。有一回女強人臨時找不到幫手顧辦公室,想找我去免費救火,剛好衝到我打工的時間,他還打電話問我媽,怎麼我沒去幫忙?既然有別的賺錢機會,不需要一邊嗯嗯一邊想著馬桶旁電話隨時會有人打進來,當然是先去賺別的錢啊!

幫忙打工那時我才知道,原來在職專班的作業,也存在這種轉包再轉包的交易,有些老闆不想寫作業,不想寫論文,不想讀材料,就會把最基本的閱讀或資料收集工作,轉包給只是去在職專班認識人脈,無所謂拿不拿得到文憑的同學,讓他們幫忙代勞。

所以,當年那些報章上大肆放送,老闆們認真上課,熬夜準備報告跟論文,然後光鮮亮麗參加畢業典禮,請媒體來採訪拍照,形塑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那很多都是演出來的。

台灣其實不需要那麼多在職專班,但是因為多數的在職專班,高昂的學費長期以來已經是學校重要的收入,即使目前在職專班的論文品質爭議連環爆(先不講有無政治因素),笑這些院校只敢撤銷學位,撇清責任,不敢真的檢討在職專班的必要性。

對了,後來女強人的公司也沒做起來,他移居去中國,可能現在被封控得生活樂無邊。

這篇就只是沒營養的閒聊。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那些學歷魔人教我的事

Loading...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