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西

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 訂閱贊助:https://liker.land/cathytsai/civic 佛系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misiaa2001@gmail.com

談談我在家庭裡曾經歷過的婚育霸凌:命名事件的百般挑剔

發布於
繼續加註警語:如果你的人生始終相信,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建議別看這種鬼故事。比鬼更可怕的故事,是人演出來的鬼故事。

感謝各位馬特市辣媽與盆友們,對婚育霸凌開戶事件一文的熱烈回響。

我很少寫親子家庭倫理肥皂劇,但是馬特市的各位媽媽,書寫親子教養跟溫馨日常的文章,我幾乎都有在看。在馬特市走跳這麼久,真心覺得這裡的媽媽們都是既認真又美麗,我生活周遭跟其他社群裡,遇到聽到的媽媽們,都沒有這裡素質高,甚至很多就是怪獸的產地,他們還以為自己會生出天使。

因為逐一標註各位美麗的媽媽有點累,看到這篇的媽媽們,請大方、自由的對號入座喔!對!就是你們!就是在說你們!


命名事件究竟是怎樣的一樁鬼故事呢?

大姪女今年暑假過後就三年級了呢!有一次跟姪女說:「我那時候算筆畫挑了很多個字,其中兩個字後來就變成你的名字」。姪女顯然不知道有這件事,因為他的父母跟阿罵,只會把命名的業績算在他們自己身上,我參與的部分,是最複雜的前置作業,卻刻意被掩蓋,彷彿那些成為人名的方塊字,是自己從大辭海跳出來,呼喊著:「快!選我正解」

某一天,晚上快十點了吧!剛從醫院探視完新生兒的老娘,馬上邀我幫嬰兒取名。為什麼又是我呢?聽老娘的轉述,是孩子的爸表示想讓岳母幫忙想名字,給點意見參考。

我一聽就知道事情沒這麼單純,應該是孩子的爸自己懶惰,看準了我老娘甚麼都想包攬,他自己可以樂得輕鬆,就順水推舟口頭褒了岳母一下,果然甩鍋成功。

「等等回去來跟家裡的博士商量一下好了。」

老娘轉述了她在醫院跟女兒女婿(現在是「前女婿」)的命名初步構想給我聽。其實老娘也知道她自己沒這個能耐,礙於自己被前女婿那張口惠實不至的甜嘴,褒了一個暈,不想漏氣,所以找我一起幹。當然老娘也盤算著趁此機會,繼續跟我傳播「有婚育才有美滿與正常人生」的宗教。

平常老娘可是滿口嫌棄,當時還是博士生的我意見多、讀書讀太多,又不婚不生呢!現在忽然想起博士生腦袋裡,那些討人厭的知識學問,似乎可以拿來利用一下。

但是,等等!我的專門是歷史學,又不是命理學!這件事怎麼想,也不該是由我出馬。


「你看,拿八字給算命去合,取了一個都是二聲發音的名字,難聽死了。我們來幫忙找幾個別的字啦!」

「現在有點晚了耶,報戶口也不急在這一兩天啊,明天在來弄啦!你不也剛回來而已,急就章的情況下,是能選出甚麼好的字來當名字?」

我有點想推掉,剛好手邊也有事情在處理。

「就是找幾個筆畫符合的字給他們參考,你怎麼對新生兒這麼冷漠呢?」

老娘後面那一句,用現在的話來講就是言語勒索。

「如果選幾個字給當事父母參考應該無妨」,我心裡想。

拿出紙本的大辭海,打開新的瀏覽視窗,連上教育部國語字典,準備要來依照命理師建議的筆劃數,認真的「選幾個字」。我的認知裡,就是「選幾個字」,僅此而已,到時候父母要是覺得不適合,再花錢找別的命理師,這錢,本來就是該花的。

兩分鐘之後,發現老娘的盤算,跟我的認知有極大的落差。她想幫姪女的親生父母,省下找命理師的那筆錢,又想炫耀自己選的名字,會比命理師選得好,總之就是想利用我,來追求「多快好省」。

如果是在合理的情況之下,我當然願意幫忙。不過,對我選出來的字,老娘每個都有意見,例如:

「這個『一ˊ』筆畫數太多,以後不好學寫名字!」

「這個字是男生在用的,不要啦!」

「這個字聽起來命就很不好,不要啦!」

「不要『ㄒㄧㄢˊ』音,這樣以後被人『嫌』怎麼辦?」

「不要『ㄊㄧㄥˊ』音,這樣以後被人生『停了』怎麼辦?」

「不要『ㄆㄟˋ』啦,這聽起來不是很像『呸』嗎?」

類似「形音義」的靠北,在老娘的嘴邊,從沒停過。


看這種情況,再繼續被老娘打槍下去,我大概會被盧小到天亮。

「不然你把大辭海拿去翻,選你覺得優雅好聽夠女生的字囉!」

我已經有點不耐,但還是先說服自己先不要動怒。

眼看今晚無法達成「多快好省」的命名成就,老娘一臉失落,讓她自己翻大辭海,簡直就是要她的命。她認為自己的時間該去做更重要、更能彰顯出她無所不能事物,怎麼是要她跟辭海打交道呢?那樣會讓她顯得無能。

當晚的過招暫時落幕。第二天,幾乎沒看到老娘去查閱那本大辭海,看我擺明就是不想再理會這件事,老娘放出了「你是博士虧你讀那麼多書」的大絕,又要來扣我「甚麼事都做不好」的帽子。

事已至此,我也不用再繼續客氣,順勢回擊:

我本來就不是專業學命理的,只是查查字典提供意見而已,決定權還是在父母,他們不滿意可以再花錢找專業的來做啊!找不出合適的字,那是你自己太挑,這個不要那個不要,就算再多五萬個中文字,像你這種挑法,你金孫也沒有名字可以用啦!老是要跟我扯博士,現在是怎樣?一副我得為孩子的姓名,負責一輩子,最好有個以後平步青雲,躺著就能有錢,不用努力的名字是吧!她以後人生太辛苦,都要來唯我是問嗎?
我從來沒聽過哪一家長輩幫孫子取名,像你這麼難搞。我有收錢不辦事嗎?不對喔!我根本沒收錢耶!名字又怎樣呢!我不是跟富邦蔡家某個女性同名嗎?我還不是在這裡,命也沒比較好。自己付學費讀博,還要不時被酸。你找不到合適的字幫孩子取名,都要牽拖我的學歷,夠了沒阿!

我用這兩段回應,機關槍式的反擊之後,氣氛當然很僵,但促使命名的職責,回到父母那邊,全家都知道我為了命名的事情動怒。

幾天之後,姪女的名字取好囉!是老娘拿著那些我當時選出來,筆畫合適,但是她每個都有理由靠北的單字,去給父母當事人挑選出來的。總之,到最後還是用了那些名單上的字,我確實也花了時間幫忙,但是,說個謝有很難嗎?真的沒人來謝我。沒婚育又高學歷的女兒,在這個家被利用完,就沒人記得。

我選的字真的有這麼沒品嗎?其實並沒有。那,我娘這麼靠北的指點江山,是在哈囉?顯然就是想藉機擺弄自己很有品,順便規訓一下我這個選擇不婚不生,讓她對我的人生,難有高度參與(ㄎㄨㄥˋㄓˋ)實感的女博士。

大姪女兩歲那年,她妹妹出生了。我說,怎麼幫老二命名的事情,如此的平靜無波呢?因為這回沒有對象可以甩鍋了,她爸好自己來做。

其實,真的要幫孩子做點甚麼,確實也能騰出時間的阿!並不是像我老娘說的,進入婚育好忙都沒時間好可憐喔(誰不忙阿),得有人幫忙節省時間,甚至我老娘還要無所不用其極的,去設法讓單身女子,為進入婚育的家庭,提供無償時間與勞務,外加還能滿足她那自以為是的無理挑剔與支配欲。

婚育很難,單身也真的不輕鬆,為難任何一方,自以為是指教,都無助於提高生育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談談我在家庭裡曾經歷過的婚育霸凌:開戶事件的攻防戰

【人生相談室】CIA預測台灣竟是2021年生育率最低國家的冠軍?

2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