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西

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已成為生活日常。有個佛系經營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misiaa2001@gmail.com

當個迷人的反派吧

發布於
Photo by Jakob Rubner on Unsplash

※因為這篇比較應景,旅行史五四三再等等喔

接受「故事StoryStudio」邀稿,成為這個月的關鍵字「歷史上的反派角色」的作者之一。文章目前是該站會員限定,才能看到全文,我也不方便馬上轉發在自己的空間。這篇想談談寫這位反派角色的一點歷程與思索。

其實我幾年前幫故事的友站「說書」寫過這個角色的一本傳記書介,這回在答應關鍵字的寫作邀請之後,才意識到「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這件事。因為這個人也不是甚麼很邊緣的角色,很多內容農場都用他的一堆八卦撐版面。他也是許多以日中關係為背景的小說、電影、日劇,還有抗日神劇裡的常客。

我當然不會去參考文章出處不明的內容農場,而是又跑圖書館翻了幾本新進(約2000年後出版)描述當事人生涯的日文與英文傳記,還有這個人在1940年代寫的回憶錄。此外,還去找了上個世紀朝日與讀賣新聞的舊報紙,連日本國會圖書館的數位資料庫都被我搜尋過一輪。


基本上,這位反派角色,每本書能說的重點大概就是那些。

因為文字的部分目前沒有新出土的東西,而親友團、關係人的口訪證言,雖然有些說法是基於眼見,但也多由片段來臆測事實可能如何如何,只是讓這個人令外界好奇的八卦私生活傳聞,憑添各種虛實交錯的揣測與想像而已。這些東西越讀越覺得,沒有任何一本書,能對此人做到真正的「解謎」。

所以,要怎麼寫,才能呈現這個人背負反派角色的宿命,及其作為與身分認同,被世人框定為反派,至今成為刻板印象的轉折過程,提供讀者不同視角的思考。但是,這樣的呈現主軸,又要避免帶入那些流言蜚語的八卦,著實讓我燒腦了一陣子。

燒歸燒,倒是沒有因此延遲交稿,當然原稿針對編輯部的意見又通過信件往來,增刪了兩三次,成品出來之後,雙方都覺得還算滿意。


看到網路上有人說:「反派最迷人了」,我也是這樣覺得啦!

尤其是這種被奇怪的民族大義、國家認同與各路野心陰謀牽扯之下,被打成反派角色的人物。其實,歷史上的正反派,大多是勝利者說了算,那些勝利者,不外乎是父權體制下佔盡優勢的男性,與捧著父權殘湯剩飯,還感恩戴德五體投地的女性。

在翻找材料寫文的時候,看到戰後某中文報紙對這位反派人物的評論。因為字數略多,當初寫作時並未直接引用,節錄一段在這來給大家笑一下:

被告既為皇室遺族,自然有恢復愛新覺羅帝國之企圖,加以自幼受日本侵略教育,實已具備背叛國家之可能性。被告精通中日英法四國語言,騎馬、滑冰、游泳、開汽車、開飛機,各種技術無一不精,其交際手腕如跳舞應酬,亦無不圓滑熟練。年已三十餘歲,遲遲不肯結婚,又與日本皇室有密切關係。由是觀之,已具備作間諜之完美條件。

話說,不用特別指明也知道這個人是誰。

歷史從古到今,要把女人打成反派,完全不費吹灰之力阿!連女人獨身跟一身才藝技能,都可以成為入罪的理由。我們也活在一個大齡未婚叫「剩女」;女人不生小孩是「國安危機」;女性總統候選人未婚就是「不懂天下父母心」的年代。

把上面這篇報導調換一下時空,還真的是一點都沒有違和感。


比起有些批評人家不婚,還要發獎金提高結婚率,或是單身女議員問政,就嗆人家快點嫁人就不會多嘴多舌的「正派」們,還是當有腦筋的反派比較迷人!

本篇改寫自:迷人的反派角色


【讀品讀癮】男裝麗人的悲歌──讀《亂世的犧牲者:重探川島芳子的悲劇一生》

中国剩女:战斗还是逃离?​|野聲电台

【讀品讀癮】中國「剩女」如何面對歧視、壓迫與污名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