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西

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已成為生活日常。有個佛系經營的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misiaa2001@gmail.com

【我的2020年度問卷】Final Take Home Exam

發布於

畢業之前,擔任某東亞史通識課的TA,期末評量是給同學Take Home Exam,四題選兩題或三題選兩題,題目會在最後一次討論課公布,有一周的時間可以撰寫繳交。所以看到這份年度問卷以及截止日期,非常有既視感。

我自己修課的年代,還沒修過用Take Home Exam方式當期末評量的課程,就把這份問卷當成Take Home Exam來寫一下吧!每天寫個一兩題就寫完了。

2020年只剩下最後十天,分享一件在年初想不到今年會發生的一件事?這件事對你的生活帶來什麼樣的改變?

自然是武肺疫情在全球的爆發與蔓延,想不到這場瘟疫居然持續這麼久。對於把旅行當成研究與寫作主題的我來說,出不了國門,做不了移地研究與放空,又不想把血汗錢花在國內的報復性旅遊,少了旅費的開銷,今年購入的台版書算是歷史新高。但不知道何時能消化完。

通常買書是一回事,看不看得完又是一回事。有些書其實是趁有錢先買來放,以後寫文可能用得到。

2020年,什麼事情讓你獲得最深的意義感?

國境封鎖之前想按照原定計畫出國,認真做了防疫功課,居然成為被霸凌,獵巫成爽玩跟挾帶病菌的苦主。疫情之下見識到眾多認賠取消出國的台灣人,那種吃味的扭曲心態,不由分說的把仍有旅行計畫的旅人打成防疫不力的壞分子。沒有這場疫情,台灣人這種醜陋的旅行意義與文化,應該不會這麼顯露無遺,可以記一筆在旅行史上面了。

全球疫情依然嚴峻,請記錄一件你認為值得銘記的疫情事件。

疫情引發的獵巫風氣真是令人不敢恭維,前一陣子入境的境外移入確診人數攀升,移工又成為獵巫的對象;近期的紐籍機師事件,波及科技大廠女員工遭到網友惡劣的影射與肉搜確診者被謠傳出門跑馬拉松,還有,檢疫所清潔人員下班回家被鄰居怒罵別回來散播病毒

台灣最美的風景果然是人。

2020出行受限,如何改變了你與他人/世界的關係?有沒有什麼人/事,是疫情過去你一定要去見/做的?

疫情之前,除了出門旅行之外,就是各種宅(讀書、看劇、寫文、撸狗)。即使被友人約出門,人數也不多於三人,參加十人以上的聚會,大約一年最多兩次,有社交距離的生活,對我來說非常舒服。所以在這場強調保持社交距離的疫情之中,並未衝擊到此前的人際的關係。

近期正在閱讀瑪雅加薩諾夫的「帝國移民三部曲」,最先讀完的是作者圍繞波蘭裔的英籍作家康拉德的小說,所寫的《黎明的守望人:殖民帝國、人口流動、技術革新,見證海洋串起的全球化世界》。書裡描述康拉德受雇於船隊,在世界各航路間移動的旅行生活,完全戳中我的職業病。加薩諾夫為了重建康拉德當年旅行足跡間的見聞,循著小說《黑暗之心》的航路,深入局勢動盪的剛果;也花了四星期的時間,搭乘法籍貨輪從香港到英國。她表示,選擇海路這種落後的旅行方式,是為了回到過去,嘗試體會康拉德的移動經驗,而四星期的船旅生活,沒有網路、電話與新聞。2018年,我也嘗試做了「回到過去」的旅行方式,刻意安排兩天兩夜沒有網路、電視的船旅生活,隻身從名古屋到北海道,一路看天看海看甲板看kindle。疫情過後,若時機與經濟允許,要來安排一段更長途的船旅。

說一件你在2020年遭遇的、難以解決的矛盾,這裡的矛盾是指:你感受到自己的信念與行為產生了衝突。

其實不只是今年,每年都要面臨這個問題。那就是基於空間的考量,應該要少買書,但是想著想著還是又買了。幾天前接手了一張比先前面積更大的中古書桌,多了一點空間,又在盤算要買甚麼書了。

分享一個你「忽然理解了我所反對的立場」的時刻。

對於我周遭上一輩的女性,總是以另一半「只有」拿錢回家,分擔柴米油鹽醬醋茶的開銷,而感到有個還不錯的婚姻關係。對男人自認不諳家務理當要人伺候,總是幫倒忙、扯後腿,還隨意評論女人生活很輕鬆,這些老一輩的女性往往選擇為了家庭和諧而吞下去,甚至在子女提出質疑的時候,站在老公那一邊幫忙辯護。過往總是會覺得靠北喔,是有甚麼毛病,不過就是拿到一點父權的剩飯殘湯而已也這麼滿足。

在從旁了解他們的身世之後,似乎開始能夠了解,女性長輩們不被原生家庭所待見,被迫成為養女的年代,生活的艱困,渴望家的完整,使他們在日後的婚姻關係中,只願意看到「有就好」的那一面。

不過,我也跟對方明說了,我能夠理解,但不會接受這種人生以複製貼上方式來延續。

相比一年前,你與身體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你有更喜歡現在自己的身體嗎?

眼力需要更節制使用,白髮又多了一些。相比之下,我還是喜歡疫情之前,每年可以出門跑跳一段日子,有新的旅行體悟持續input的身體。

經過2020年,你內心是否有找到一個關於自己,不可停止之事嗎?

這幾年的人生越來往越「靠北」的方向走。多靠點「北」,那些試圖想利用情勒、道德綁架、消費性別/生育器官的噁爛生物,黏著在我生活周遭的情況明顯減少。不只是做人越來越「靠北」,在Matters發布的各種閱讀紀錄,與旅行足跡的書寫,也呈現這種「靠北」的趨勢,舉例來說:

【讀品讀癮】靠北的大河劇:我讀《黑龍江:尋訪帝王、戰士、探險家的歷史足跡,遊走東亞帝國邊界的神祕之河》

【讀品讀癮】帝俄與赤俄鐵道的前世今生:我讀《西伯利亞鐵路》

網走。罔走:鄂霍次克殘夏的街與海

雨之札幌與狸小路七丁目

歐,對了!我之前當博士後所做的研究計畫主題,也與「北方」相關。

「靠北」無疑的就是此後那個不可停止之事。日後寫文也會貫徹這種「靠北」的精神。

請與我們分享你在 2020年最常聽的一首歌、最愛的一本書或者印象最深刻的一部電影

吉高由里子是我很喜歡的日本女優,我在逆旅。山梨縣一文有提到他在2014年主演的晨間劇「 花子とアン」,她在2017年主演的電影「ユリゴコロ」,今年重複看了三遍,意猶未盡的還去把沼田真帆香留的原著小說找來看,每天睡前看一點,看著看著也二刷了。

「愛」與「罪」永遠是人生最沉重的課題。

最後,能否請你用一張照片代表你的 2020 年。

2020基本上是個書桌馬鈴薯,不是讀就是寫,經常來訪的是角落小夥伴。

  1. 請填空:2020,戦え!matters。填空:2020,__ matters
1 人支持了作者

2020 Matters | 11個問題,記錄你的2020 (超難寫的Matters年度問卷又來了!)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