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凱西

Cathy Tsai | 蔡凱西 台北人 / 不專業旅人 / 流浪中的學術人 / 研究旅行史與旅行文化的不良歷史學徒/《後綴》假掰文青誌編輯群 在出門旅行、閱讀,與作古的旅記文本中持續穿越 佛系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travelhistorystory 合作邀約:misiaa2001@gmail.com

三級警戒滿兩個月,這段日子我都在幹嘛?兼談馬特市近日的風波

發布於
雖然發文變少,還是有上馬特市關心盜文跟抄襲事件

有些馬特市民可能有發現,最近我更新文章的頻率大為降低(欸你誰),其實我一直有上站,有在瀏覽文章,還有馬特市發生的一些鬧劇,也在其他市民的文章下面,有些回文跟互動。這陣子沒甚麼在更新,追蹤我的人居然還持續增加,真是很不好意思!

圖書館閉鎖之後,旅行史的文章完全陷入停擺。一個月前發布的〈大家瘋日旅卻可能不知道的日旅史 | 北海道篇(一):1854年的培里黑船北航與箱館〉,是在三級警戒之前就大致完成,參考的材料也都收在手邊,否則我也不敢先發。其他只能仰賴參加社區活動(最美的風景與珍藏電影),修改報章刊登過的舊文,以及靠北我的文章被不肖網站「採集」,在這裡繼續載浮載沉。


圖書館閉鎖對我的衝擊到底多大?雖然目前北市的公共圖書館的預約借還書服務已經再開,只是不能入館,但但但,我主要使用的圖書資源還是在大學圖書館跟南港研究院的人社各館,除了實體書,還有學術網域才能連線的資料庫,這些都不是公共圖書館的資源能取代的。

因為這件事真的有衝擊到我的寫作,再怎麼說我目前也是自由寫作者的身分,所以,我研究了一下藝文紓困4.0,然後我就試著申請看看,在申請表格中把我的困難說明清楚,前天收到信件告知我審核通過,剛剛查了帳戶,紓困金已入帳。這部分我再另外寫一篇更詳細的心得好了。

在這裡很少浮上水面,偶爾才發文的情況下,那我都在幹嘛?最初還會在象特市跟大家哈拉,放些梗圖娛樂一下。話說指考延期,我幫兩個家教學生複習的進度做了重新調整,開始忙著重做講義、找影音教材。另外,這幾年我一直有在擔任高中人社班的小論文評論員,每年六月就是燒腦的審稿期。


疫苗開打之後,很多做子女的忙著動員,帶爸媽去施打,勸爸媽去施打,困擾家裡的長輩被鋪天蓋地的假訊息影響而拒打或挑疫苗,其實我都沒有這個問題。老頭已經失智出不了門,施打與否不影響,而老娘接到通知後,沒有太多猶豫,找我幫忙上網預約附近的診所,自己就跑去打完第一劑AZ了。

比較讓我白眼的是,好幾個勸不動爸媽去施打的朋友來跟我靠北,說他們家爸媽這個不要那個不要,AZ可能會血栓莫德納也有副作用,都不想打。來跟我靠北自己的父母拒打疫苗,還真的是無解,我還得開導這些人好好愛自己。要是我家父母這樣,我真的不會花時間勸,不打不勉強,但是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歷史上沒有一種病毒,是等人類研發好完全沒有副作用的疫苗,才展開攻擊;歷史上也沒有一種疫苗,是等病毒發展完畢之後才推出來賣。你挑疫苗,但是病毒不會挑人喔,鳩咪!

你不想打,後面很多中壯年想打,拜託讓一讓,例如五月中已經預約自費,因為疫情升溫,臨時被臺大醫院通知取消施打的我本人。我不挑牌子喔,副作用要來就來吧!能早點打就早點有保護力。到底第三輪截止之後,能不能被通知到預約呢?好緊張!


因為我愛北極熊,房間沒有裝冷氣只用電扇。疫情擴大之前,白天窩圖書館有空調,傍晚就回家守護北極熊。這兩個月以來,只能在家工作兼專心守護北極熊,不過,異位性皮膚炎因為這樣開始炸裂,中醫也說這是因為太熱,要我盡量用冷水降溫,開藥讓症狀緩和下來,實在是太癢了才擦點類固醇藥膏。

實在沒想到皮癢的宿疾會因為不能進圖書館而變嚴重,現在只能希望夏天趕快過去。其實我是北極熊吧!每到夏天都覺得好想死。不是因為山是綠的海是藍的,而是天空太藍氣溫太高紫外線太毒辣。


順便聊一下這幾天大家都在發文討論徵文抄襲、一人多角跟小號事件。其實我也有想過來弄個小號,跟我這個帳號相互拍手抖內,會這樣想的人應該不少,誰不想多嚕點幣呢?一來要切換帳號跟記住不同的密碼,我真的很懶。二來我還要思考兩個帳號之間如何區隔寫文的走向。

想著上面這些,然後我覺得就累了,與其鑽營這些,我還不如想怎麼把文章寫好,雖然我不求快速多產,例如甚麼十五分鐘寫出深度千字文的那種,就腳踏實地的寫,即使文章不完美,但都是我好好翻過材料,去構思、完成的內容,而不是急於曝光、汲汲營營拿到更多拍手,但是卻用剪貼當手段,或是錯誤百出的故事。其實,在網路社群的時代,我這樣寫東西很不討喜又不吸睛。

我既不敏感也不聰慧,或許是因為自己的成長過程,經歷很多用善意鋪成的地獄之路,還有無數以親情勒索設下的騙局,連跟自家親人間的相處都是政治,所以很多理所當然要被認為溫馨感動,或感恩的人間關係,我可以比較冷靜的思考觀察,不會一開始就充滿溫情的眼光。

魯蛇我沒甚麼聲量跟人氣,但是寫那麼久,也在這瀏覽文章那麼久,誰寫得真情流露,誰的文字做作矯情,我還是分得出來。雖然英文老師跟小女孩都有追蹤我,也有拍我,但是我很少回拍,就是因為我看了幾篇文之後,一整個覺得怪。

嚕幣不可恥,但要嚕得有格調。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從抄襲事件演到原來他們都是同一人

馬特市的"犯罪率"何時能下降?

我可能被騙了:被騙了金錢騙了投票騙了感情

2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