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空

廢青大學生,文學法律出身,但鍾意社評多啲

612中短期局勢分析:有三個黑洞,香港人一定要避

612至今已兩個星期。這短短兩個星期,體現港人社會運動的進化,科技所推動的「去中心」文化更把港人追求民主的歷程帶至另一里程碑。惟運動發展至今,有下列幾個黑洞一定要避,否則長遠而言會成為香港轉型自由民主社會之途上的絆腳石。

首先輕輕講今次運動中主要優勢:

1. 保衛法治出師有名,發揮香港國際地位優勢

香港貴為國際金融都會,雲集各國語言奇才。香港人出名辦事效率高(唔計政府),語言能力好,同埋有一定財力,其實打國際輿論戰真係最好不過。

以往,大家既口才就主要用喺同錄音機政府磨爛𥱊、同親共議員同藍絲辯政。呢啲文宣戰極為無效率,有如對牛彈琴。有時你唔洗行近敵人去打佢頭架。發現自己無法肉搏,就轉型智取,同敵人既敵人聯盟,課金俾盟友買實彈,遠程送敵人一槍應該仲好。

香港人無軍力,無子彈,玩唔到武取;但勝在有自由網絡,同埋荷包有實彈,仲有法治同道理。如果要對付政權,就要把握好戰場,玩多啲網絡、金融、國際制裁呢類在外既戰場,出招既力度明顯比將自己囚禁喺人大、立法會設定既殘缺規矩大好多。

2. 網絡自由體現民主精神,自發挖坑彰顯公民效率

在此就不冗述612同報紙眾籌如何利用網絡軟件了。因為網絡軟件無篩選,無前設,無門檻,所以任何popular同workable plan都可以輕易突圍而出。而一個多like既計劃,本身就指向公民意願。多人想做,就自然行動力大大提高。

連登普及化同埋Telegram崛起,兩者相結合,最顯而易見既就係行動效率大大提升。2014雨革,網民同落地既公民,感覺上仲係兩個切割既身份,鍵盤戰士多而落區少。

但Telegram簡單既加入方法,令到有志之士喺匿名既前提下,仍然可以跟同路人建立有效溝通渠道,自發挖坑並組成working group,將網絡上既proposal同critique轉化成在地既working plan。呢點對於長期建立公民社區大有裨益,有效一洗網民「齋講唔做」既負面形象之餘,亦一洗香港人利字當頭既刻板形象,進一步強化公民社會「公義當頭」既價值。

惟網絡自由本身是把雙面刃,下面將簡述其弊。

以下係個人認為不可取既戰線,長遠而言更會有害民主發展:

1. 拘泥藍絲慣用戰線,長期埋首長輩圖/流料,或荼毒公民思維

先講網上長輩圖。稍經觀察,發現facebook充斥大量專業深藍,長輩圖基本上對佢地無效。有人話呢啲係專攻淺藍,但問題你係攻梗佢邊忽呢?攻完,對你推進自己戰線又有幾大幫助?現時「長輩圖」主攻民建聯同埋「獨立調查」,但前者離真正既區議會戰太遠,後者又一早俾人拆穿左。要明白,廢老之所以為廢老,係因為有啲嘢佢已經根深蒂固,例如default覺得建制做實事、政府為市民好。「反對派」之所以一直無法攻陷廢老,係因為佢地擺好多資源係政治口號、網上論政方面,而無咩廢老最鍾意既「爭取」,同埋面對面交流。沉淪網絡舌戰,只會加強佢地認為「反對派」淨係吹水無實際既刻板印象。因此,個人認為網絡發佈長輩圖同埋回應五毛成本太高,收益太低,不應戀戰。啲長輩又善忘又淨係見到短利,與其浪費時間插民建聯辦事不力,不如落力啲幫非建制建立社區形象,效果應該會比較顯著。

再者,可能會有潛質中立,睇完大量曲直難分既長輩圖,可能會不知不覺認同政府,認為佢只係一時犯錯。長輩圖之所以為惡,原因係佢壓抑人既理性,訴諸一大堆情緒化又無意義既金句。

而「黑警扮鬼衝」論係近期比較嚴重既流料。如果我地繼續抱持抹黑對手既心態去打輿論戰,只會輸多勝少。建議大家以後收到對手低莊既傳聞,不妨加多幾分懷疑,質疑下真確性。如果為真,不妨大力宣傳;但如果係假但又被人傳到十足十,被對手拆穿既時候,我地會輸得更難睇。再者,如果我地因為對手用下三流手段聚攏民意,就覺得要全盤抄足,咁最後我地即使勝出呢場仗,都只係「換湯唔換藥」,由紅底可恥變成黃底可恥。打住公民精神旗號,行惡意抹黑和低智洗腦之不義。對手之所以可恥,係因為佢手段下流,仗人無知,散播不實,欠公民精神。公民精神係我地最大皇牌同核心價值,咩時候都不應棄之如雞肋。

長輩圖同流料本質上就係政權傳播「假大空」思想既洗腦工具,所以我地用上手,點都會輸一啲。對得多,可能會輸埋自己既理性,同埋自己重視既原則同公義。長遠而言,得不償失。建議慎用或棄用。

2. 沉淪單一議題光環,忽略政府問責失效主因

首先申明,追蹤開既KOL都能切中問題核心,知道612打後浮現既五大訴求,全部源於政制失衡。當政府無需為過錯問責,只為上頭維穩,連百萬民意都無法監察政府時,繼續狙擊四大訴求亦效用不大。開「政制失衡」戰線並不如某些網民所言,係模糊訴求焦點;相反,開呢條線更加暴露政權弱點,而且無咁易被對手用輿論和拖延戰打走。

可以咁講,反送中係導火線,612係火水;而四大訴求係一盆水,淋唔熄呢壇火。只要林鄭少左蒲頭,警察keep住打同情牌,律政司唔會出黎張揚,有部份人已經會覺得解除暫時既危機感,覺得香港人有階段性勝利。

惟有打「政制失衡」呢個旗號,我地先可以開長期戰線,開住大水喉淋熄呢場妖火。所以普選特首要講,普選立法會更加要講。目前我地將全部精力聚焦喺G20,呢個策略上完全正確;但我地都要諗,無論聽日國際社會開左張咩牌俾我地,香港都要自力更生,唔可以妄想有神助攻就可以一勞永逸,等個天跌個大蘋果俾我地。

講真,「政制失衡」真係出師有名。如果拉埋「官員貪腐,社區問題叢生」黎講,受眾先夠廣。「政制失衡」,代表唔洗為民意負責,行政低效都不受民意監察,高官同紀律部隊貪腐兼尸位素餐,薪酬同頁獻嚴重不成正比。文宣方面,真係要因材施教。邏輯好既、學歷高既,就要同佢繼續討論現行制度以中共為本位所帶來既管治缺陷;講情感既、關注日常衣食住行,就要搵大量弊政作證,務求勾起一般市民對當下管治班子既民怨。咩泥頭車亂倒垃圾啊,檢控違例泊車不力、製造極多交通黑點同意外啊,四千蚊等極都無啊,排醫院排期要排成年啊,就最適合拎出黎舞下,令啲淺藍覺得政府都唔係真係咁幫市民,咁就夠啦。某啲人,你同佢講太多道理太多制度太多政治太多歷史,搞到佢個腦load唔到,佢就會憎左你唔聽你講架啦。

3. 過份吹奏民意,欠論述基礎作領航

承上,民意唔係大曬。因為有好多人都唔識用理性思考,淨係會用個人喜惡去衡量一個行動成功與否。佢地唔參考歷史同埋縱觀全球各地政情,亦唔識兼聽,淨係識將自己既回音壁當成民意。如果根據民意行事,只會被民意牽住鼻走,最後咩都爭取唔到。當初Steve Jobs打天下,都唔會盲目參考民意,而係會用自己既理想說服民意。此為真領袖也。

當初梁天琦之所以跑出,係因為佢係當初芸芸政棍之中,難得有明確論述同價值觀既人。本土論述當時其實唔係主流,勇武亦唔係民意,但因為天琦真心相信佢講既嘢,有一個貫徹既論述,所以可以用真誠同信念打動人。呢點係香港大部份竇選票既政棍都無既。佢地每次只可以就單一議題發聲,無一個好明確既政治理念,香港人都唔期待佢地會為自己爭取到啲咩,亦唔特別期待佢地識開拓到啲咩新戰線。但求佢地唔好篤灰,同埋盡用佢地政黨光環,唔好蝕章就算。

如果要打持久戰,就要識分一時民意同實際既民情。民意係市民針對短期行動既觀感,民情係市民長遠既渴望。有打麻將都知,唔係下下有得食就食,大腦愉悅一下就夠;要真正贏牌,就要睇曬成個局面,知道自己想造咩牌,用意志同理念克服自己情緒波動,然後專注去做,而唔係上家打咩你就食咩。所以呢,如果大家濫用民意,阻礙一啲出師有名既抗爭,完全係罪大惡極,最後只會淪為食細糊、「階段勝利」、自我感覺良好既永續社運。

講到呢度,並唔係想叫大家造神捧神,追捧某人及其論述 。一個人有機會腐化;但佢曾經相信過既真理同論述,係唔會變既。

喺呢度,其實係呼籲大家:唔好見到論述,就覺得一定要拆佢大台,亦唔好因為民意波動,就同合情合理既論述失諸交臂。否則,香港即使擺脫到政權魔爪,亦會身陷民粹主義既泥沼。

一定一定要記住,香港人最大既皇牌,就係公民精神。我地面對極權,亦有「是其是,非其非」既勇氣。一個敢於獨立思考既靈魂,先係政權最畏懼亦無法控制既武器。

https://button.like.co/chromacity_mintleaf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