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桌上的魚

熱衷挖坑的一隻魚,最近憑著人不輕狂枉少年的衝勁游到異鄉。

0211 Leipzig

這是一趟說走就走的旅行,也是我來到德國一個多月後第一次離開所在的城市。

猶記得在萬聖節的隔天,一個同學在群組裡問有誰要去萊比錫,然後四個人的萊比錫一日遊就這麼定案了。

當天,太陽尚未完全升起,天色不甚明亮,但也不若夜晚那般漆黑,氣溫堪堪進位到十位數,是往常在台灣早已裹成球的溫度,如今卻是日常,加上一件被德國室友嫌棄不是外套的外套一共三件衣服,背著最愛的後背包,就這樣走到了公車站。

一個半小時的車程,在昏昏沉沉中轉瞬即逝。

車內開著暖氣,甫下車,便抖到差點咬到舌頭。

一行人買了車票後就往萊比錫大學走,上完廁所——對,免費廁所是我們跑去萊比錫大學的唯一理由——其中兩個人拿出攝影工具,開始記錄著他們來到德國的第三十幾天(我們每個人飛來的日子不一樣),沿著街道走,來到了巴哈博物館,時間略早,尚未開始營業,於是我們幾人跟外頭的雕像合照後,走進一旁的聖多馬教堂。

一踏入教堂,便聽見管風琴的聲音,這是我第一次聽到現場的管風琴演奏。許是因為管風琴與宗教之間連結太過緊密,曾經聽過的曲子也都十分莊嚴肅穆,當教堂裡迴盪著它特有的空靈樂音,我總覺得不肅立在原地、懷著敬意聆聽都是種褻瀆。

不過在看見一旁的外國阿嬤阿公拿起手機拍照後,我也拿起相機拍幾張照片並錄一小段。

一曲終了,我們朝門的方向走,一旁有個小桌子,上頭放著不同語言的介紹摺頁,還有小小的一橫洞,讓人們在拿取後可以投錢。由於覺得日語的版本圖畫得最好看,因此儘管那上頭一個字都看不懂,我還是拿了日語版的。

走出教堂,來到了新市政廳。可惜我們去的時候市政廳不開放,才踏進門就被趕了出來。

而後我們幾人在我這個法律系學生的要求下,走到德國聯邦最高行政法院——以此為背景,由其中一個人幫大家拍網美照。(我慫,在幾分鐘前才被趕出來後只敢在外頭拍下它宏偉的外觀,不敢打開那緊閉的門扉進入裡頭。)

旅途的最後一站,是萊比錫戰役的紀念碑。

買完票,一行人興匆匆的前去登上最高處,踩著越來越窄的螺旋樓梯,隨著時間流逝,我逐漸感到暈眩並站不穩,往來時路一看,呼吸驟停了一瞬——我第一次知道自己還會恐高,因此中途就折返回去到外頭呼吸新鮮空氣等其他人登頂歸來。

等待的過程中,拍了許多張眺望萊比錫市容的照片,一眼望去,盡是紅磚瓦屋頂,很有印象中歐洲建築的味道,也是我很喜歡的模樣,不知為何,總覺得這種房屋感覺很悠閒溫暖,充滿生活的氣息。

最後,在歷經要搭的那班Flixbus從電子螢幕消失、僅剩半小時的路程但司機依然停在某休息站說要休息半小時等事後,我們終於回到所住的城市,結束這趟毫無計畫、對自己去哪裡一點概念都沒有的旅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