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布丁の微笑

大口呼吸感受世界,大笑三聲笑看人生

有無宗教信仰?!

發布於
對的信念就是最好的信仰

有些人總喜歡問我究竟有沒有宗教信仰?而我總是笑而不答,不是我不回答,我也不是無神論者,只是這個問題似乎不是問題,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我認為不管哪個宗教哪個派別哪個門路,都是同一路,那就是“向善”,都是在傳達一個自然積極正向的力量,所以我不能說我沒有信仰,我只能說我有“信念”,而信念就是最好的信仰

這麼多宗教派別裡頭我相對喜歡的是”藏傳佛教“,不是因為他充滿神秘色彩,更不是對他有一種憧憬,就是一種我曾經在那生長過的感覺。我從來沒有去過西藏也沒有接觸過喇嘛,更沒有人教授我什麼,從小到大都是跟著媽媽或是其他的長輩去各個宮廟.寺廟參拜,當然我也去過西方的教堂和他們一起做禮拜過,但都沒有強烈的感受。直到有次我無意間看到電視節目在介紹西藏的各個文化和訪問喇嘛們,當然也拍攝了許多當地的寺宇,那一刻我停住了,我認得那裡那些法器我怎麼有種熟悉的感覺。我曾經以為我只是一時被電視畫面傳達的一切感到震撼而已,但事實不是,我根本沒看過那些法器,可是我知道我覺得我似乎見過也用過的感覺,對那些東西既熟悉又陌生,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我大學時期有一門課(氣功學-必修課)的教授是個很有修行的居士,我並不知道他與藏傳佛教是很有淵源的,有天放學我問了老師一個問題,“老師,我最近有個奇怪的感受,不知從何說起,但我一直對你桌上的法輪很有感覺,很熟悉很熟悉“,當下我的教授很是驚訝,問了我一些問題,我把我的感受一五一十告訴他,最後教授笑著對我說“孩子,你找到家了,你沒有忘記家在哪,那是你曾經的地方,所以你才有特別的感受“,我頓時明白為什麼我對那些畫面那些東西尤其是法輪特別的有感受。

大學時有次放暑假我和我的乾媽及表姐一起去看那時已是人瑞的外祖母,我進外祖母的房間,看到外祖母擺在桌上的照片,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因為我看到了死亡即將來臨,但我告訴我自己不可以亂想,還咒罵了自己一頓,我還記得那時我還牽著外祖母小小的手和他說話,老實說我牽著她的手其實我的感受更深了,但我不斷地告訴我自己那都是自己胡亂猜想的,離開外祖母家前,我還再次深深地看著外祖母和放在桌上的照片,然後告訴自己沒事的一切都是我胡亂猜想的,過幾天再來探望他,但過幾天...是的,最後我再也沒有機會牽他的手了。那時候我真的好難過很自責,我明明知道什麼事情要發生的,為什麼我沒有把這個訊息當成一回事,還自欺欺人!我很難過,當然沒多久我就回學校唸書了,對於這件事情我一直耿耿於懷,一直覺得我外祖母一定有什麼話要跟我說,他可能感受到我知道什麼訊息(死亡的降臨),可是我騙自己所以才會有遺憾,一直很掛心他在那好不好。有天我下課回到家(大學自已一個人租屋住)一個人坐在客廳稍作休息,我就這麼靜靜地坐著大約5-10分鐘,什麼也沒想完全是放空的狀態, 突然我眼前出現外祖母的臉,他滿臉慈祥地看著我臉上還有一絲絲的笑容,在傳達著什麼訊息,我很是激動,外祖母來看我了。我因為怕自己誤會外祖母想傳達的訊息,暗自想著找時間要再去請教教授(前段提到的氣功學教授),就這麼剛好隔天去學校上課就在走廊遇到下課要回辦公室的教授,我叫了教授,教授似乎感受到什麼,神奇的回“去我辦公室說吧”,我把所有事情的經過告訴教授,這次教授又笑了,他說“你外祖母再告訴你他很好,你沒有誤會,當然他會告訴你也是希望你放下,你外祖母是個有修行人,才會用這種方式傳達訊息,當然你也是,有天你就會明白的”。

老實說到現在,我覺得我並沒有真正的開悟,所以我還在這紅塵中飄浮著。有些和我比較親近的人會發現我額頭靠近中心的位置有顆紅痣,這不是天生的,大概10年前的某天突然出現的,我當時還以為是顆青春痘呢!拿著鏡子仔細看了看確定是顆稍微凸起的紅痣。我常在想我會有這顆痣是上天給我的功課,我先是找到我熟悉家,又是可以在某些時候感受到一般人感受不到的訊息,我真的很感謝上天給了我這顆種子,雖然我還沒長出大智慧來,但我相信有一天緣份業力的到來自然會有上師來指引我回家的路,那時我就可以踩著輕快的腳步回家,在這回家的路上讓這棵種子一步一點的長出淡定泰然的大智慧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