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的智慧

輝廷曼
回覆
catding@catding

原來,竟然是政治文。這種隨時能讓我被抓去坐牢的題目,你是想要坑我嗎?抱歉我不能相信你,更不能相信其他能看到這東西的人。沒有回應。

輝廷曼
回覆
catding@catding

本來你這線也沒什麼問題。可惜人性太廣,不是每個人都會善意利用你的技術。這是這世代的現象,只能更謹慎以待之。

輝廷曼
回覆
catding@catding

我認為你以自動化或技術來找機制的漏洞沒問題。問題在於你選擇了錯的方式去發表。每一家軟件公司推出東西前都有BETA時候,找的都不是普羅大眾去測試,而是真的有心有力的人。撇開科技類,公共政策很多亦如是。因為受眾不一,接受能力同理解能力,甚或目的都不一樣。

再說,大量追蹤,自動拍手,自動發文,是找到了漏洞。但在讓開發人員改進之前,你已在政策和用戶體驗上插了好幾刀。你不單找了漏洞,還讓很多真心寫作的人感到氣餒;而這氣餒正是歹人想要的。

所以,我依然覺得你當了幫兇,無論你是有意還是無心。

輝廷曼
回覆
catding@catding

對普通用家是就可以了。你以為利用你的那些歹人通通有很高技術嗎?要不是你說了出來,他們還找不到可以利用的東西。

輝廷曼
回覆
catding@catding

那很好。但就像我和其他用戶一樣,提了很多建議,但還沒有看到成事,只能耐心等待。因為團隊小,資金小,要做的很多,不單是真正解决問題,還有要做的决定。我承認因為我喜歡這裡,我對團隊寄予的同情分很高,但即便是在我過去做過的多家大型企業,改一個內部系統的小小VARIABLE也可以耗上幾個月甚至一年。我天天跟IT部談判,他們能做的我也了解。有時候他們也需要我們去告訴他們什麼是PRIORITY。

就像那些小號互拍的事,搞定一個,又有人提出另一種小號互支持的議案。現在又看到你做到自動發文,自動追蹤;還有其他人自動定時TAG,定時追蹤。現在是在玩黑科技,是要搞死一個平台的節奏。

輝廷曼
回覆
輝廷曼@milsombath

再說,我有看你的新人打卡,你是跟映昕有合作過寫技術含量高的文章的;我仰幕你的技能(易澈說你是相中的男人是認真的)我真的心存希望馬特市有像你這種大神存在,一起搞好這個平台;因為我真的很喜歡這裡。

輝廷曼
回覆
catding@catding

對。錄音那個例子可能不是完全相對應的例子。我也沒有認為你違反社區守則什麼的。我只是想善意提醒,假使你那篇文章要做的真的是想要提出問題,而不是被歹人利用作無限上鋼的工具,我建議你以更直接和清晰的方法跟團隊溝通。可以是電郵。可以是某些有團隊在的圍爐。

我自己也經常提出問題和建議,那是好事,馬特市很需要。但我們不需要那些拿你的技術活去搞事的人。

輝廷曼
回覆
catding@catding

就這三件你想知道的事,你有沒有向馬特市團隊提出過?待我TAG MATTY時,你的文章已被至少兩個人無限上鋼,言語間再度批判不單止團隊還有其他平台的普通用家。要真正處理事務的人疲於奔命,還要承受這種無理的言語攻擊(你可自行去看看那幾位是以怎樣的惡毒言辭去形容團隊以及其他的馬特市用戶)

不是要每個人都要自我審查,但謹慎言行是我這篇文章的重點。多以別人的角度去看事情,才下筆。

你的文章,如果以單純技術角度去看很好,但以一個商業企劃類近的方式去看,沒有 problem statement,沒有指出問題,沒有提出要求,完全客觀數據,只有兩個可能:一,被無視。二,被故意或非故意錯誤解讀。

輝廷曼
回覆
catding@catding

透明化的確是解决問題的必須一項。但在應該首先知道的人不知情的時候發報,只會淪為歹人利用作攻擊的手段,而不是真的為解决問題。

或許我在商業社會工作這麼多年有點根深蒂固,我非常支持公開透明和whistleblow,但必須根據既定流程去進行。

舉例,曾經有人只是說了一句基於事實的話『好像黑人員工在晉升機會上有點落後』便遭到解僱,全因這件事被其他人錄了音,散播了出去,引起錯誤的輿論。如果聽到這話的人把錄音交予更適合的部門,情況可能不會那麼差。

透明化也需要過程和流程,不是一下子都放出來就是好。

輝廷曼
回覆
catding@catding

絕大部份人都無法清楚告訴其他人自己的界線在哪。只有那條線被踏著,被越過,才會有告知的機會。

容我張狂和坦白,閣下這篇文章甫發表,我便認為你踩界。我以易大師的身份在你的文章下留言,便是想要盡綿力在事情未被弄糟前切斷其可能性。可惜事與願違。我摸不清你的意向,我只能說你那篇文章,以至你最近貢獻的好些技術,只會為歹人所用來傷害他人。某程度上,你是幫兇。

我希望你不介意我那麼坦白;我對馬特市的感情在易大師的文章裡很清楚闡明。我寧願把醜話說在前頭。若有什麼誤會,我只能說聲抱歉。

輝廷曼
回覆
catding@catding

從來價值觀上的事情都無法有一條清晰界線,但大原則還是有的。要不然,說自由、民主,或是任何事,都是無結果的。

輝廷曼

坦白說,我覺得你這般問,根本是挑刺多於想要真的深入討論。但既然你問了,我也再多說一下。

這裡的『害』指的不是利益關係的『害』而是傷害的『害』。要將一件物事定義為到達『害』的程度,沒有精準度量,但也顯然不是完全無法劃分的;社會道德標準大家認知的都有所不同,但大原則上大致上都是一樣的。就算是泱泱大國,都不敢說聯合國的人權宣言完全不適用於它;這個大原則是存在的。

你從小到大經過的每一次測驗、考試,都是競賽,都帶有『歧視』性。簡單來說就是歧視考得低分的人。你說會不會有人不開心;當然有。但有沒有人受到傷害?除非考取分數的方法帶有與該測驗、考試想要挑選出的人完全不同的歧視性。舉一個過份簡化了的例子:我招一個舞小姐,歧視醜女是應該的;但我招一個文員,歧視醜女就是傷害。

如果你要將社會價值議題以程式等來分析,那是不可能;要不然社會學心理學人文學就能撥進電腦工程裡研究了。

OK?

原創長篇小說《行者》首卷殺度 - 第十二章:組織

輝廷曼
回覆
張蘊之@wanzhic

😩 卷一殺度是幾年前寫的;卷二行者是進馬特市後寫的。雖然我修改了,但卷一骨架沒變。

其實我知道卷二太大,我駕馭不了,所以很散亂。我也在想要是真的把卷一重修好完成發佈,就要大修卷二。不過,沒信心。完全沒有。

輝廷曼

作者表示:這一章是重新寫的,連內容都改了,所以對後方章節會有比較大的影響。就是說,爛的機會更大了。蓋起來的機會也就⋯⋯(逃

小說連載|蘭台笑 第二十一章 (第一卷完)

輝廷曼

啊!竟然就完了卷一。厲害厲害。

你說,白澤知道唐七是女生嗎?要不然,我怕BL換不了BG。哈哈哈。

[雜魚小說去焚化] 鐘聲 3

嘲諷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