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沉默是金

雜談︳政治與藝術

發布於

身在他鄉,看事情偶爾帶多點距離。今早起床,看到的便是關於電影的事。

網絡截圖

戲院重開,戲迷也好非戲迷也好都有點興奮,去看什麼電影忽然成了話題。早前的亞基拉,還有叔叔、金都、幻愛,我也摸不清最大原因,通通成了黃色陣營看戲之選。荷里活大片天能話題度甚高,韓國屍殺半島也有一定捧場客,兩者掛的政治色彩並不多。

然後,麥路人成了話題。

論取材,以寄居通宵營業快餐店的各路人物為主線,怎也說不上是主流;我沒進場觀看,但單論故事簡介便知道那是帶冒險性質的作品。在普通不甚懂電影藝術的民眾(即我)眼中,這種電影要不就是CULT(別問我怎麼詮釋這個詞)要不就是為衝擊獎項而來的藝術電影;就是商業電影的對立面。一般來說,這種電影很能爭取到『自由閪』(即我, 不要問為什麼)的支持。

然後,有人提出杯葛,原因是楊千嬅有份參演,而她是黃絲陣營唾棄的藝人。

木蘭相關的不用我多說了

藝術創作應否政治正確?

我很明白團結一致在社會運動之中的重要性,即便是行為看來多麼幼稚、不文明、沒希望、沒用。那就像在大學裡,你總會因著加入了什麼團體而做出一些你一般都會鄙視的行為(例如在人多擠逼的商場裡無故大叫。別問我為什麼舉這個例子。)

主要原因我認為有二。

一:在個人的層面上增強一個個體對所屬團體的認同感,減弱個人價值觀衝擊團體的力量。簡單來說就是去個性化,讓你本有的一些價值觀無法阻礙團體行進。就等同穿上了制服後便成了另一個人,慢慢演變成脫掉制服也變不回來的程度。你知道我說的是誰,心照,OK?(You know who!)

二:集腋成裘。為什麼要走國際線?因為即便是你有全個香港的人在你那邊,也無法撼動自稱有十多億人認同的政權;更何況在這撕裂的社會裡連一半人的支持也難說?

所以,杯葛必須要大規模,而且寧濫莫缺。你不單要杯葛美心西餅、美心酒樓、美心月餅,也要捨棄星巴克、元氣壽司,也是這個道理。

然而,藝術創作呢?

Dante “Tex” Gill

兩年前,荷里活有意開拍關於跨性別罪犯Dante “Tex” Gill的電影 Rub and Tug,屬意Scarlett Johansson來主演,結果引發抗議。拋出的反對理由很多,自然不缺『一個跨性別角色應該有本來就沒有太大演出機會的跨性別演員來演』後來 Scarlett Johansson 決定退出,電影計劃擱置,兩年後的今日決定以電視劇形式發展,找來跨性別製作人 Our Lady J 來主理。

另一邊廂,關於跨性別男子與女伴就生育孩子問題開展的故事 A Good Man 今年上演。跨性別男主角由法藉女性演員 Noemie Merlant 主演,挾她去年主演的火紅女同性戀電影 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 引來很多注意。同樣,選角上再度引發爭議,認為選擇由cisgender (我今天才學會這個詞) 演員演出 transgender 角色很有問題云云。

我不禁問道,是不是該停止製作電影,通通以紀錄片取代算了?我們嘲笑中國廣電局的同時,是不是也正朝著相同的方向來扼殺創作?

廿

藝術創作者的悲歌

有說,藝術家的定義便是在生時生活悲涼,死後其大作卻受萬民景仰,奉為神品。若從以上所說的角度去想,這個說法不無道理。

一個熱血的、有理想的藝術創作者,拚棄世俗各種制肘來創作驚天地泣鬼神的警世作品,注定不怎麼可能得到好的生活;要不就是賺不了錢餓死街頭,要不就是被政權打壓抓進牢裡折磨,更不就是被激進反對者當場打死。

政治不是獨立出來的一件事;它根本就滲進我們的生命當中。真正的藝術創作者,不可能把政治單了出來;李純恩那種不是藝術創作者,不是文人,是商家、玩家。

然而,多少人有這樣的堅毅,在最嚴酷的環境裡還抱有一貫的信念?這世上可沒多少個鄭念。假使一個創作者抓破腦袋,把自己的價值觀寫到了創作裡,爭取到了影視化,我們是不是認為因為投資方選了一個不太討喜的人來演而杯葛電影是最能達至我們期望的方式?

我不禁幻想了一下。

假使有天誰人把我的作品出版了,還影視化了,要打進國際市場云云,我能藉此把我想要說的說了,賺到能讓我立即退休的財富,但要讓一個我不喜歡甚至討厭的人來演我鍾愛的角色,(想想例如找劉亦菲來演楚湮。OH SHIT!) 我會怎麼選擇?

然後,我發現,我倒不真的那麼非黑即白,非黃即藍。

  • 劉亦菲來演楚湮?算了,我把文章收到抽屜裡。鄭秀文?倒可以想想。
  • 誰來演女扮男裝的朽王?女的,可以;女變男的,可以;男人,不可以;男變女,不可以。

實在,每個創作者在審視自己的作品時都有自己獨有的一把尺;而這把尺,不可能沒有他個人的政治觀點在內。而我相信,創作者對其作品都視為己出,寶貝不已,像櫻桃說過不會有人一開始就想要拍爛片一樣,不可能想要其作品毀掉。

只是,事實上,要讓藝術創作毀掉,方式太多。一個創作者能掌控的,委實少得可憐;而為著他們無法控制的東西而唾棄整個創作,說來並不太妥。

我大抵會抱持比較寬的心去看待藝術創作,就當是對創作者的艱苦的一份尊重。

木蘭嘛,算了吧,本來就不是藝術創作,單純的商業買賣。票房最好仆直,才會顯出過度政治『正確』或向任何一方傾側都是自討苦吃的商業錯判。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