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以頭像懷念你,我的小科托

都是言語若的禍

發布於

昨晚突然夢醒,便又在馬特市逛了一會兒,因而看到蓋婭和烏拉諾斯的吻的那篇給所有的創作者和自己。隨即追蹤了她,因為看到白髮生ppelYang對她那篇林子深處的血評價甚殷,我很有興趣拜讀,但文章頗長,我未能在半夢半醒中認真閱讀,追蹤之以作書籤。

不過,再累我倒是看了lstMusketeer的留言,也看了蓋婭以及他們各自的回應文章。今日起來,也看到了Temuer的studyaccountViner就此事的回應文。突然覺得,好玩了,又是一場廝殺,我也來參一腳(誤)

都是言語惹的禍。

蓋婭的那篇小說(請不要劇透。我還是會抽空拜讀的。)好壞與否實在難說。我看了首段,便覺得這會是一篇很能挑起這類爭議的文章。單是第一段的描寫,有些人會覺得美得讓人窒息,有些人會覺得矯柔造作。有一些文字就是有這樣的能耐,挑起很極端的看法,不單是好與不好,喜歡與不喜歡,而是熱愛至瘋狂和痛恨至要殺死你的那種。

同樣地,lst的兩條評論也是爭論性滿滿,以『不知道楼下的赞美是出于真心还是什么……』開首本來就很有挑釁找碴意味,另一則『别说汪老,离中生代的迟子建还差了一个郑执两个班宇三个双雪涛』也是很容易觸動別人的神經。

但兩者於我而言,共通點是同樣很會挑起情緒,但卻是以兩種不同方式。前者充滿營造氛圍的文字和文字排列(當然了。這是小說。)後者則是難以從當中準確掌握其情緒的偽客觀文字,讓任何人都能隨意解讀寫的文的心態;因著其出現於一篇被讚美的文章底下,自然便容易被解讀成對好文章的挑釁和惡意。

拜讀各人的各篇回應文章,很有趣的一個發現,各人說的都有其道理。無論是蓋婭說及的內地平台的惡意,lst說的對文學的極度認真,Musketeer說的玻璃心,Temuer說的不要釋放善意,Viner說的風水輪流轉,通通合理,言之有物。

lst 文中提到

毒蛇如纳博科夫,在一次采访中被问及,对青年创作者有什么建议。他说:别再写了,就是对文学最大的帮助。

簡單來說,他取了這種毒蛇般的態度,而且在蓋婭的文章裡吐了舌。問題來了。馬特市是否歡迎毒蛇作出有其道理的吐舌行為呢?

有人說,你不喜歡,可以不看,不用這麼釋出惡意。先不討論惡意與否,假設他的評論真確只是為了批評該篇文章不足之處,或批評一些看來有點過火的讚美,我們應否包容呢?對我來說就像母親教育孩子,有些母親很會以道理明之,有些也很有道理但會伴隨打罵,是否就代表只有一種教育的方式為正確呢?那個打罵孩子的母親是否就該被取消做母親的資格呢?打罵可以的話,到了什麼程度才不可以呢?

換個角度,若不喜歡就不看好了,不必釋出惡意,那喜歡可不可以也就安靜地看,不必釋出善意呢?我想對於後者,大家不會認同,會覺得看到好的就該讚美鼓勵;那又為什麼看到不好的就不能批評呢?畢竟,都是主觀觀點而已。是單單因為批評能傷人嗎?

或許該討論的是讚美和批評的言辭,但卻跌入言語操控的範疇中。馬特市任何人都難以就別人的說話方式定下什麼;畢竟,當面說話也能引發誤會,何況文字?定下任何定義都是過於操控,與文字獄只一線之差,與網絡上的自由相違背。

但我們就該容忍任何人毫不遮掩地說出能傷人的話嗎?

我能下的想法只有一個無甚建樹但亦是唯一有用的,就是在寫下任何評論前先把自己代人對方,想想對方看到時的反應,再修飾一下才發表。可能,有些人覺得這是自我審查;我會覺得那是尊重,以及明瞭文字缺乏的,加以補救












3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