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以頭像懷念你,我的小科托

談薪資對比

發布於

前言

這是一篇對我來說極容易也極困難的文章。容易在於談及的是我的專業範圍覆蓋範圍,是我與無數人說了不下百次的題目,做過的數字比對也不少;困難在於談及的是我的專業範圍覆蓋範圍(!)說得太多不行,說得太少不行,太片面不行,太深入也不行。我覺得我寫這篇文章挺冒險,所以事先說明,我大概會很快隱藏這篇。

最重要的是,這篇純屬交流文章。同樣的題目,從不同的人和專業角度看,都會不一樣;沒有標準答案,更加沒有對錯。請留意。

(This is such a cheap way to cover one's ass, my friend!)


說到底,薪資的多少,取决於供求。僅此而已。無論有多麼多的東西要考量,到最終都只是供求,沒有其他。只是,要了解這個供求,就不是容易的事。

有修過經濟學入門的同學都會認得這個圖;最基本的。供和求同等,相交的那點就是均衡,最佳的狀態;沒有多餘的,也沒有乏缺。不過,要找到那一點從來不易;就算找到了,直接告訴你那一點是什麼,也難保下一秒就變了,像永遠都追不到一樣。更何況,除了造物以外,大抵沒有人能知道所有

資訊的流通是一個重點,在薪資上尤其重要。

@FischKatze 在文章【[Matters 9]薪水淺談—在德國,當教授可以多有錢?】裡提出關於台灣和德國的學術教授薪資對比這個有趣的題目,令資訊這一點更明顯。

公務員和學術人員一般都跟隨既定的基制調薪,相對於私營企業來說,薪資算是非常死板同時非常透明。在網上,你能輕易找到他們的晉升楷梯資料以及相對薪金。(要看看這些正義警察的薪金嗎?這裡。)

然而,即便是這類工種,在整體薪酬與福利上都不是完全透明的。就正如@FischKatze提到,教授們有機會額外接案,以專業獲取豐厚的報酬。事實上,很多知名大學的教授和教職人員在正職上得到的酬勞遠低於其他額外收入;甚至因此有不少人士選擇不獲晉升,以繼續擁有額外接案的空間。我唸大學時就認識一位高級講師,經驗非常豐富,卻一直徘徊在這個職楷;後來投身社會後有機會找他洽談合作,才明白他成立的顧問公司不單能為其接案,酬金豐厚,得到的數據又能為學術所用,一舉數得。

看似有點偏離話題,實在不然。我要帶出的訊息是,無論是决定薪酬,還是對比薪酬,都必須清楚闡明對比的究竟是什麼。就是 making sure that we are comparing apples to apples, rather than to oranges.

這一點,不單是在决定對比什麼薪酬和福利項目極為重要;在跨國、跨範疇,跨什麼都好的對比裡有决定性的力量。

同樣地@FischKatze 提到,帳面上,德國的教授和台灣的教授相比,好些薪金高很多,生活質素也好很多。可是,把稅項加入方程式中,又好像沒相差那麼遠啊!@FischKatze 可以糾正我:她的觀點就是兩者的稅後收入相差不遠;生活水平的差距是因為額外的接案收入。

我認為這個觀點或結論有偏差。

首先,稅項在個人收入上自然是很重要的一環,但在决定一個崗位的薪金時,這其實是不怎麼計算在內的。若簡單拆解,一個職位的薪金取决於幾個方面的供求;技術、經驗、生產力等等。

留意,重要是供求。為什麼這樣強調呢?我來舉一個例子。

一個從事企業內部法律顧問專業的律師,大概擁有三至五年PQE (Post Qualification Experience),年薪大概為:

  • 香港:六十一萬港元,折合七萬八美元
  • 新加坡:十一萬新加坡元,折合八萬三美元
  • 台幣:九十五萬台幣,折合三萬四美元

就算是簡單扣除稅項,那差距依然明顯。

做的是同樣的事,用的相對來說相同的技術,有的差不多的經驗,能生產出的也差不多,為什麼跨國對比之下出現那麼重大的差異呢?難道真的是單純因為稅務?還是某個國家的律師有其他額外的收入?

還是那句話,供求才是决定的因素。我們先來說說一個看來毫不相關的故事。

過去幾十年,華人出走他鄉都不是什麼新奇事。先別說當上什麼二等、三等居民,離鄉別井的人擁有的很多技能在西方是無用武之地的。試想想一個中國農民到了外國,一個以先進儀器務農的地方,他的技術都變得乏人欣賞;有天文台的準確預測,還用得著觀天測日嗎?往往,他們只能做一些勞力為重的工作,本來便是很容易被取替的,收入自然不會高。

有一個小伙子,在故鄉遭逢巨變,想要離開傷心地,便飄洋過海,來到異鄉投靠遠親,當起外賣中餐館的見習廚師。說是見習廚師,其實更像是個打雜,清潔、搬運工,甚至討債避債都是他的工作範圍。努力工作,晚上便在餐廳水吧後墊個什麼,弄個被舖席地而睡,便又是一天。收入微薄,來到異鄉的他也沒有怎麼到外面走走,餐廳便是他的世界。

那麼一個下午,他替餐廳到肉販的店裡取貨,兀然發現肉店後的垃圾筒裡是一袋乾淨的雞翅膀,他便把那取走,拎回餐廳弄一道滷水雞翅來吃。家鄉的味道,回憶都回來了。

又那麼一天,他到魚販那裡取貨,又發現店家棄置了好些三文魚頭。他詢問之下,便得以免費拿走,拎回餐廳弄來一道豉汁蒸三文魚頭。好吃的淚流滿面。

兩道菜被加進了餐廳菜單裡,成本低廉,卻引來一眾同樣飄洋在外的華人。雞翅和三文魚頭變化出的菜餚多樣化,客人多了,談論亦多了,好些華人開始到各家肉店魚店去拿免費的食材,拿回家自己弄其自家菜,甚至在鄰舍間的燒烤活動裡分享了。

來到現在,已沒有肉店或魚販會無償供應雞翅膀和三文魚頭了。

看工作薪資,其實得先從宏觀的層面去看。我們首先要了解,在那個市場裡,相關工種所在的行業到底有沒有需求。例如賭業,放諸於澳門和新加坡自然是有市場的,賭場、跑馬場、跑狗場,非常的廣;在香港卻沒有,因為香港賭業並不開放,賭馬事業是被馬會獨吞的,麻將館生意也是被XXX霸佔的,其他的賭業皆屬違法。

請問,一個擁有拉斯維加斯賭場管理經驗的人,到了香港能找到什麼賭場相關的工作呢?若賭業專門的技能是他唯一的技能,他在香港的境況會是如何呢?當然是只能轉行啊。或過去澳門啊!

同樣,當我們比較德國和台灣的學術界,或廣泛地比較大西方和東方的學術界,必須先看他們的性質和重點。例如,香港的大學其實普遍側重教學多於研究發展,香港政府給予大學的方向和資金基本上是用作教育(洗腦)或爭取國際知名度(要面子)用途,真正用到學術研究是相對少的;所以,大學的教職員薪金不多,但大學校長的薪金卻是冠絕全球名列前茅。相反,西方的大學著重學術研究,人員從教職拿取的薪金穩定以及與市場有一定聯繫,以把人才留在大學而非流到商界。他們的薪金,即便是校長,也不算高的(對比香港)但就有很大的穩定性,不需要像香港的教學人員那樣做很多不必要的事。

有點跑題了。抱歉。

@FischKatze 提到台灣和德國教職的比較,則是另一回事。容許我坦白幾點:

  • 德國屬於已發展國家,幾個首要大城市在各項指標上都很超前;而台灣還是發展中國家,即便是台北也暫未能和德國多個城市相比
  • 德國在多個範疇的科研都是頂尖的,而台灣則相對在起步階段
  • 德國一如很多西歐國家在勞工福利等範疇上是走得比較前的,很多勞工相關的措施和法例都較為完善且保障勞工為本;台灣則是在近幾年才開始有多點投放,是一個很多人還是被騙薪資和勞保的地方
  • 除卻醫保或許還能一比,在其他的社會相關措施上,例如買房,德國都比台灣有多一點的保障

簡單來說,德國是一個已發展國家,薪酬因著社會發展所帶來的成本而穩在高位;台灣是發展中國家,薪酬還是因著社會仍在建構中而處於低位,短期內亦因著外貿和商家的利益而不會貿然調高。這便解釋了帳面上的差距。

至於實質生活的差距,主要來自購買力。購買力在這裡我指的並不是外滙,而是在你所居住的地方拿這樣的錢能買到什麼。因著政策、貧富懸殊、社會架構和價值觀,德國人的購買力其實可以比台灣人高很多。

或許我可以拿比較熟悉的香港、倫敦和紐約作對比。

紐倫港,三者並列是因為在國際金融市場地位相近,同樣為金融中心,舉足輕重,並不存在上面所說已發展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差距。稅前和稅後收入或許有差異,但在較濶的薪酬範圍裡不屬大問題。

但論購買力,最差必然是香港。

賺取同樣的錢,即使身在高位,在香港,很多人只能在多個夢想裡挑一、兩個來達成。買房?讓孩子在國際學校讀書甚至出國?周遊列國?奢華生活追在最前?因為香港樓價神經地高昂,國際學校的學位是買賣投資品,市場上充斥的奢侈品多如星數,新品的推出比月經來得還密。若要給家人多點保障,又或是想要退休後有點錢可以用不需要露宿街頭,醫保、退休金等又是一堆又一堆的錢花掉。要是不小心惹到什麼大病,死不去、醫得好,便又是極巨的費用。

政府抱著低稅收,量入為出的『原則』不怎麼干預或協助市民。

倫敦呢?同樣可以生活奢華到一個不能想像的地步,然而:

  • 人們可以選擇以5%的首期置業。倫敦外圍甚至內圍還有不少價格相宜的房子出售,而且是FREEHOLD(地權永久)
  • 私家學校質素自然高,考進優秀大學機會亦高。普通人家可以選擇入讀政府學校,大學學位亦增加了不少,學費相宜,有借款計劃,畢業後十年還不起學費基本上就不用還
  • 生活所需品很多本土出品,價格相宜
  • 普通傷風感冒是去不了醫院的;但大病的話,NHS還是會救你,不會因為你繳不起費用不醫你,出現因資源緊縮延誤醫治而亡的機會相對亦低

這些大概就道出為什麼生活質素能相距如此的遠了。

除了以上所說,當然還有其他狀況。據說在北歐,工種之間的薪金差距相對少,醫生和老師的薪水有差但不是差天共地。這是源於社會的價值觀,追求共融社會,勞工總體談判亦起了不少作用。

說不上結論,但我的意見是:

  • 國家發展的程度和定位决定了整體薪酬水平(想想人民幣為什麼不市場浮動)
  • 國家內部對工種和技術等的供求决定薪金,而該供求會被各方影響。這些影響包括政府政策(想想航天業)、法規(想想賭業)、市場定位(想想金融業)、社會價值觀(想想韓國的整容業、日本的AV業),同時與整體薪酬有著相互影響(沒錢就什麼都不用說)
  • 購買力亦受這些因素影響,同時也受惠或受制於政府的社會福利政策(想想樓按資助和措施)、資源(想想香港和英國在土地和天然資源的分別)、稅務政策(不指個人,更多為企業利得稅政策)、外滙(港元與美元脫鈎的話⋯⋯)、進出口貿易(中國與美國貿易易差)、樓價、資金流(很多的黑錢)等等多不勝數

最後,我只想提一下下⋯⋯⋯⋯杜拜是沒有個人入息稅的,一如百幕達、摩納哥、安道爾和巴合馬。


我似乎又跑題了,所以沒法涵蓋所有的可能。歡迎留言討論。








3 人支持了作者

[Matters 9]薪水淺談—在德國,當教授可以多有錢?

2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