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沉默是金

社區活動與追縱群的無限輪迴

這是個人觀感多於實質數據分析。我認為社區活動有效地增加作者們的寫作興緻,但卻有點「圍威喂」內圈相互圍爐取暖之感;馬特市有名的市民在活動裡更為有名,無名的偶有彈出,大多依然沉藉。

這是我看了@宋雨桐活動總結 後有感。

首二十一名,論寫作風格和內容尚算多元。這是值得欣慰的 - 有時候真的會為馬特市內政治和新聞性文章泛濫而感到憂慮;沒有政治色彩的社區活動在這方面很有意義,帶出了很多不同的討論項目。個人因為寫了一篇參加而看了數篇關於寫作工具的文章,覺得賺了。

但,這首二十一名,很多都是馬特市內有名氣的人,首頁熱門作品列表上經常出現的名字。這證明了一件很明顯的事 — 人們還是只看自己追蹤群內的文章為主。當然,不排除有人(不是活動主持人也不是馬特市技術人員)會有高程度的投入感,到活動主文章內瀏覽,把其他參加者的文章也看看。但這些人畢竟是少數,很多時也是參加者,踏了一隻腳進內圈。活動有如煙花,燦爛了一瞬,落幕後不留痕。

這讓我想起 @Sunline 曾在我的文章內留言:

我的意思是「閱讀習慣」還沒被養成。就我的角度看來是你得先養你的讀者群(不容易我知道),他們願意閱讀也習慣閱讀了,什麼界面什麼平台,他們都會繼續讀下去,在那之前,你能做的事就是不斷寫跟不斷發表,以及與人不斷交流。

阿線的說法很對。

因為最近在連載小說,我以 #小說 這個hashtag在馬特市內瀏覽,發現有這hashtag的文章為數不多,不過幾百。迅速往下刷,看見好些熟悉的名字(@桐生茂豫; @Mokayish; @IF 等等)還有一個不熟的 @姜廣利 引起我的好奇。他在同一天發表了N篇小說文章,大概是從本有的網站搬過來的,佔了這個HASHTAG很大一部份,卻是一個拍掌也沒有。進入他的主頁,發現追蹤他的人不多。

所以說,有本有的讀者群甚為重要;有龐大的讀者群,才有人看你的文章。這是一個自我循環。究竟怎樣才能在沒人看你的文章的同時養一個屬於自己的讀者群呢?

像阿線所言,不斷寫,不斷發表,不斷與人交流。

這一刻,我有四十三名追蹤者。無法得知他們當初選擇追蹤我是因著什麼理由,但記憶所及大多是在兩個時期開始的:我寫了一篇關於我為什麼不當YOUTUBER的文章,以及我還積極參與政治議題討論時。這兩個時期是交疊的,但無疑各自給我帶來了追蹤者;前者我認為是屬於被動,後者則為主動。

被動地吸引讀者,簡單來說就是完全透過自己的內容和文筆來做到這一點,是很讓人振奮的事;誰不想突然寫了一本HARRY POTTER放光發亮發大財,加諸羅琳靠哈利波特成名前的潦倒,更是讓事情變得奇幻。舉手舉腳利申,我也從小幻想自己有天寫下的什麼文稿寄到出版社便引來出版商的合作合約,然後出版成書,印刷書本像印銀紙那麼瘋狂。

但畢竟為數不多。還是得主動出擊才行。然而,這當中原來有學問,而非不斷寫便能成事;而我,不幸地,還沒掌握到。

在其他平台發表小說時,我學懂了不斷發表的重要,除了滿足讀者天天能追看的慾望外,也是利用平台的系統性,讓自己的名字天天都出現在主頁『最新文章』的一欄。但也不能太濫,除非是事先聲明的小說連載速度,一天發表超過一篇,不單在系統上沒有優勢,還會讓自己的讀者群錯過某些文章,甚至給予他們你『窮途末路文章沒有人看所以發了瘋在發表』的錯覺。在這速食的年代,這很虧。

馬特市於我而言與其他平台不同的地方,也是我最近在算是理解到的,就是這裡的讀者和作者都比其他的平台(甚於MEDIUM)重質量,而且很願意討論。單看很多文章下評論比主文章多字便知道。

這對文字為主的平台來說絕對是好事;畢竟,寫字的人大概也希望讀者不單單是看字來打發時間。但亦有其局限性。對那些不屬於需要被評論的文章,例如小說創作,便不怎麼吸晴。即便是你養了一群讀者,養的也不一定會看你寫的其他作品;因為,他們本身並不是因著你的藝術創作而來。

當然,與某些追蹤者的交流會因著時間變得更像朋友;對方寫的什麼你都會看,都會拍手,都會留言。這便突破了上面說的障礙。他們是透過文字結識了你,跟你交了朋友,追蹤你不因為是你的讀者,而是你的朋友;像朋友天天追看朋友的BLOG一樣。

那便又成了『圍威喂』圍爐取暖。

別怪我這回要學習無建樹的政棍,只拋出問題,不給予任何解决問題的方案。我認為我說的問題都不過是枝節,必有人能代我解决之;只是我被枝節纏住了,倒想不出什麼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