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中女|自由作者|白爛貓粉

幸好我不是YOUTUBER

這個年代有一個在年青人心中很讚的職業,網紅。

網紅的種類似乎很多。講笑話的、講特定觸目話題的、講幹話的、講政治的、直播打遊戲的、直播吃東西的、旅遊的,甚至有極隨情性的,就是想放什麼就放什麼,放一個只拍著自己哭泣的影片也行。

總統也要跟他合作的鍾明軒

我也有定期追看的頻道;鍾明軒是其一。這次不談。

想說,因為我的身邊經常發生奇葩事,我的人本身也挺奇葩的,周遭的朋友都曾說我可以把這些奇葩的東西用作素材,看一個頻道,當YOUTUBER,有望當網紅,火起來,闖出一條血路云云。

我沒有。也幸好我沒有當網紅的心思。

其實以我開始褪化的認知來了解,類似於youtube這種與群眾接觸的平台並不新鮮,概念也不是什麼這一代才有的產物。只不過,當年的我們 (對!我說我這中女的少女時代!)比較追求聲音;有勇氣把樣子、影像都放出來的佔少數。而且,我們用的大抵不是那麼開放的平台;很多都是私人建立的。

http://osxdaily.com/2018/02/10/run-winamp-web-browser/

你沒見過這個的話,請尊稱我一聲阿姨。

當年的我們,最喜歡就是自己開私人網絡電台;把電腦弄成伺服器,發個鏈結給廣大友好,清一下喉嚨,然後顏聯武/白韻琴上身一般當起DJ來。「好。今天給大家送來的是一首我很喜歡的歌。尹光的少理阿爸!」以為有電台的級數,但實質是錄音機的強化版。你別告訴我說你小時候沒試過躲在房間,按下錄音機的錄音鍵,大聲叫「死肥婆,賣菠蘿」這類白痴東西啊!

什麼是錄音機?

最重要的分別是聽眾。當年的聽眾就是朋友,大家都來開電台,你的節目完了就到我的節目了!『圍威喂』的一種玩法。我有邀請同學來接受訪問,說些什麼勁爆校園醜聞話題已算有多點新意了!我只是不明白為什麼朋友只記得我專職播些極舊、極冷門的歌。

為什麼我沒興趣當YOUTUBER?

有一次,我來了一個心情節目,以極磁性的聲線,說著一些很哲學性的東西,慨嘆了一下人生。啊!活在當下,正是人生的意義啊!那麼,就送上今天最後的一首歌,一首最近朋友介紹給我聽的日文歌。我們,下次在大氣電波中再會。

然後,我邊哼著歌,邊跑了去煮公仔麵。回到電腦前,我的郵箱裡是那個介紹歌曲給我聽的朋友發來的一封新電郵。聽眾的粉絲信耶!立即打開。

『廷曼。你怎麼整個小時的節目都不作聲?後來唱歌的那個是你嗎?發音不太準耶!』

隨感85奇葩1
72
72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