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哭了。對不起,筆下的你們

小說|的士奇緣記05

發布於

被小綿羊護送回家,可以是一種平凡中獨特的浪漫。而浪漫,有時候挺累人。


我大概能一直睡至日落,可還是被手機的響聲吵醒。從狹小的單人床上爬起來,找到手機的時候,來電已經被切斷。往裡頭一看,是個不知名來電。我嘆了一聲,又往後倒在被窩上。正要再度入夢,手機又再響起。這回,我很快便接聽了!


「你好。我們是XX市場調查公司,受YY公司委託來做一個意見調查...」


「不需要。再見。」


掛斷了電話。


我不易怒,但被這樣的來電吵醒,心裡還是很不甘心。或許,只有尚小姐的來電才會令我覺得被吵醒並不是怎麼一回事。我把手機稍稍用力地拍在電腦桌上,以洩我心頭之恨;然後,倒頭又再睡。幸好,我早練就迅速重回美夢的功力;不消數秒,我已重回自己的潛意識中。


手機再度響起的時候,我覺得我只睡了三十秒。但事實上,確實,我已重回夢中有兩小時;已是下午茶開賣的時間。


「阿臣。」


「尚小姐?」我還是睡眼惺忪,聲音極為倦怠。


「你在睡?」


「不。早就醒來了!」


當然不可能預計到她的來電。這個時候,她理應在上班;離她平日下班的時間尚遠。


「可以來接我嗎?」


匆匆梳洗過後,我便駕著我的小綿羊,大白天來到時代廣場。她還是一身西裝,挽著手提包,不像是休假。


我沒多問,從座椅下拿出她的頭盔,把她的手提包換進去。替她繫好了頭盔上的扣子,坐到車上;跟昨晚一樣,甫上車,她便摟著我的腰,枕在我的肩上。


她沒說要到那裡,就只說不想回家;我也不好問什麼,自己拿個主意,完全沒有目的地,就只管有路就走。沿途,我們都沒怎麼說話,就只感覺到她把我抱得很緊。很緊。從這樣的環抱,我能清晰地感覺到,這刻的她很不快樂。


我載了她到西貢,在滿記吃糖水。


「阿臣。」


「嗯!尚小姐。」


「我現在跟你一樣了!」


「跟我一樣?」


「我辭職了!跟你一樣,是無業游民。」


但,她並不像我,沒了工作對她來說似乎不是一種解脫。只是短暫的停頓,以確保自己還有命活下來。我沒有問什麼,感覺自己沒有什麼身份去關心她;就只載著她上了大帽山看日落。


「很美。」她倚在我的肩上,看著那日落,笑著。我也笑笑。


「下白泥的日落更美哩!」


「你看過?」她稍稍抬頭,看著我。我搖了搖頭。


「沒有。」然後像個傻瓜一樣憨笑,「誰會一個人去下白泥看日落那麼不浪漫?」


「那,」她摟著我的臂膀,忽然在我的臉上輕吻了一下。「明天你帶我去看。」


我呆著看她,只懂稍稍點頭。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