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以頭像懷念你,我的小科托

小說|的士奇緣記 13

發布於

未成年人止步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留白。我是一個保守成年人。


那天,我和貝若玲在舂坎角二號炮台下那探照燈座旁的暗角做愛。最初,我的身體因著對這周遭環境感到無比惶恐而繃緊不已;但不消數分鐘,我們已被猛烈的陽光溶掉,盡情把汗水排出給蒸發掉。為的,是在激情上再加點刺激。然後,我載著她到孩子的學校附近等著。等著的同時,她要求在車子裡做愛;我也從了。她笑說,今天的太陽和月亮引力過於強大,把她身體裡的獸性都引了出來。


她對刺激的追求,確實過盛。也或許,是為著忘卻愁緒。團圓之夜,她只能擁著孩子在大宅內過節;枕邊人不會出現。那一刻,我很想開口讓她把我留下,當個替代品也好,給她來點支持也好;那負心的男人卻急召車子。只能拋下臉帶無奈和不捨的她,發動了引擎。


他在會展租了一個偏廳,搞了一個賞月餐宴,招呼銀行界的貴賓和家眷,共同欣賞維港夜空中的那輪明月。他自己卻不携眷,而是由另一美女相伴。那美女,不出所料就是尚小姐。穿上溜黑晚裝的她把頭髮都盤了起來,一派高貴的模樣;別管旁人可真覺得她高貴大方。摟著趙先生的臂胳,她從容不迫地登上了車子。


沒有。我們都只是陌生人;不帶一絲尷尬之情。


我把車子停泊在海傍,坐在欄河上抽著煙,欣賞頭頂上那輪明月。我不怎麼抽煙,確實來說算不上是個煙民;但總有想要抽煙的時候。身邊路經的都是有老有幼的家庭,或相依相偎的情侶;只有我,孤身一人。


有人說,賞月,是為了把彼此的思念透過月光來連上。不知道,貝若玲可有想起我;畢竟,我們是床伴多於一切,這種時分她會思念的大概不是我。抬起頭,我瞄了瞄大概是尚小姐身在的那個廂房。大概,她也不會在這一刻想起我。也就是說,我的思念終將沉沒於月光中。


『月圓之夜,在外的兄弟們要小心人狼!中秋節快樂。』大塊頭傳來了難得沒有粗言穢語的短訊。


然後,我便往接載主子。


他們顯然帶醉,卻比想像中清醒;步履只帶一點輕浮,還沒到需要攙扶的地步。紅酒的氣味極濃,能估計他們將變得無懼;車門還沒拉上,他們便互相來回撫摸對方的大腿,擁著在熱吻。當我坐回駕座時,他們的舌頭已糾纏在一起,而且毫不吝嗇地讓我清楚看見。他的手也不客氣地在搓揉她的乳房,偶爾會玩味極濃地抓她的屁股。


「Anson。到飛鵝山。」正要把黑色玻璃窗關上,趙先生拋下這麼一個指令。


我算是個識趣的人,本打算關上黑色玻璃窗,離開車子,讓他們盡興一點。對於要求我坐在駕座,觀賞他們在我和貝若玲做愛的那同一位置上雲雨,我是被嚇得只能一呆,一動不動。因著外邊的漆黑和車子裡的光明,整塊車窗都成了一面鏡子,讓我能清楚看到他們的纏綿。他毫無顧慮,解開了褲子的扣子,掏出那話兒;她也毫不猶豫地把它抓緊,按摩了好一會兒,便把它含在咀裡。一邊忙著咀裡的活,另一隻手忙著把內褲脫下,然後利落地坐到他大腿上,讓他深深地進入自己的體內,伴隨著一陣瘋狂的上下動作。


『今年最大最圆的月亮就在你的頭頂了!兄弟們看到了嗎?』


我抬頭看著那最大最圓的月亮,心裡是被從沒有過的一種痛折磨著。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