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哭了。對不起,筆下的你們

小說 |的士奇緣記 10

發布於

未成年人止步















@Matty 無法阻止未成年人閱讀。若違規或性質敏感,請指示刪文。謝謝


女人的心要是有變,即使只是丁點,又或只是稍稍動搖,注意細看的話,還是會發覺到的。就只怕細看的意欲也沒有,然後被千千萬萬個事忙的理由掩蓋。


我和趙太太之間的親熱行為流於自然;說不上愛意,大抵只是兩個天涯淪落人因著軌跡的交錯而相互慰藉。我們沒有刻意隱瞞,當然也沒有明目張膽地張揚;往往就是在彼此都無人注視的時刻對上,交換著過剩的、無人領取的溫柔。


這種淡然的交會,一直維持了好一段日子。直到趙先生的公司車子出了車禍,司機進了醫院,我需要兼顧趙先生的出入,日子才起了點變化。正確點來說,是我和趙太太之間再沒有什麼被忽略的時間去發乎自然地出軌。


趙先生確實貴人事忙。他比自己的孩子還要早離家,大概早上六時便回到辦公室,讓我能迅速回程接送他的孩子上學。他有很多的會議和商務約會,大多在辦公室外進行,我幾乎是每一、兩個小時便開著車,其間也得在附近隨時候命。趙先生在車子裡的時間大概比在家裡還要多,而且都醒著,看著文件,在電話上談公事,又或是跟同行的人對話什麼的。隔著把駕駛廂和乘客車廂分開來的那黑色玻璃,我想著這樣的生活可能長久。


拼了命在工作的男人,其實並不真的那麼有魅力。


但無可否認,像趙先生那樣的男人,就算是長得不怎麼樣,都總能吸引其他男人奉若女神的女人垂青。晚上跟他外出飯局的,大多是美艷且能獨當一面的女人。好些,是不讓鬚眉的女強人;好些,是單純來出賣青春肉體以換取無憂生活的女人。偶爾,也有些未能讓人歸類但同樣漂亮的;甚至,有帶著脫俗氣質的。


或許,尚小姐出現在他身邊根本不值得我去驚訝不已。


我為帶醉的他們拉開車門,甚至伸出手讓她借力,把軟弱無力的身體拉進車內。她嫵媚地道謝,微笑著坐到趙先生的身邊,讓他能輕易摟著她的肩膀,拉她進自己的懷裡。我們就像不認識一樣,各司其職;我繼續做一個稱職的司機,把隔著駕駛廂和乘客廂的黑色玻璃窗關上,開動了引擎。


或許,我們真確不認識。


我把他們送到陌生地熟悉的、她的家門,下了車,拉開了車門。趙先生狼狽地在她的撐扶裡下了車,把一盒月餅塞進我的手裡。


「你替我帶回去給趙太太。她最喜歡吃這款月餅。」


我看著他在尚小姐的陪伴下走進了那大廈,直到他們的身影消失於視線,才垂頭看了看手裡的那盒月餅。瑰麗紫色的禮盒上印有銀色的嫦娥奔月圖案,是一盒星級酒店推出的高級雙黃白蓮蓉月餅。什麼時候,中秋節的主角換成了是月餅,而不是圓月下團圓的人?我冷笑,坐回車子裡,把月餅置在助手椅上,開動了引擎。


我首次踏進趙家大宅的二樓,親自把那盒月餅送到趙太太的手裡,看著她輕撫著那盒月餅在冷笑。


「那女人漂亮嗎?」她淡然地問,坐在大床的床沿上。


「漂亮。」我站在房間的大門前,「她是我喜歡的女人。」


她先是楞了楞,然後仰首大笑起來。我也只能伴著她在笑,嘲笑自己的痴。或許該慶幸自己並不是一個執著的人,才能在這麼一個窘迫時刻不被困局擁有。


「我們該開一瓶好酒來慶祝。」說罷,她站了起來,走到我旁邊,「慶祝我們看清了自己愛的人。」要離開房間。


「趙太太。」我一把摟著她的腰肢,把她攔了下來,「慶祝不一定要喝醉。或許,清醒才能真正放開。」


她定睛看了我好一會兒,莞爾,一腳把房門關掉,便摟著我的脖子。我們熱烈地擁吻,然後便摟抱著滾到大床上去。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