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哭了。對不起,筆下的你們

小說 |的士奇緣記 09

發布於

未成年人止步



















說是外遇,或許有點誇張了。對貴為國際知名銀行的亞太區總裁,有無數的女人在身邊混飯吃似乎不是什麼出奇的事;跟一些有肉體關係也似乎是雄性動物天性使然,以逢場作戲來形容應該比較貼切。這不關乎情感上的背叛,大概只是像肚子餓了便隨便找點什麼吃吃一樣,是生理需要。趙先生大概會甚為認同這種看法。


當然,趙太太並不這樣想。


她亦曾在銀行界打滾,退下火線前也甚有實力和業績,當然能明白在這種俗不可耐的行業裡,以床舖墊起個人事業並不是什麼稀奇事。在好些人眼中,即使能幹若她,大概也被認定是另一個拜金的女人;彷彿女人在男性當道的行業裡,出賣美色和肉體是 job description 裡沒著色的職責,真也好,假也好。


但她心裡不好過。


她確實曾愛著這個男人,才會甘願為他放棄事業和青春,違背自己一直堅守的信條,放棄自由去相夫教子。為的,就是一份幾乎註定會消逝的愛情。那個曾經為了她,甘心在無硝煙的戰場上打拼的男人,早已在名成利就的一刻,忘卻得來這一切的緣由。或許,為一個女人而攀到這樣高的位置聽起來顯得寒酸;也或許,他心裡本來就不只為著一個她而拼盡了勁。狂熱的慶祝時,他已不滿足於只有一個女人在身邊。


他為著女人未能了解自己而感到怒忿,更為肆無忌憚地去追求肉體上的滿足。


我載著她到了舂坎角,在二號炮台外沿梯級步下往探照燈座走,坐在石上看驚濤拍岸,聽海浪長嘯。遠處,能看見自己那金玉其外的家;看著,只能嘆息。我脫下外套,披在直哆嗦的她身上;微笑,她著我坐到她的旁邊。


「Anson。你有喜歡的人嗎?」


「有的。趙太太。」


我也沒想過自己能回答得那麼干脆,腦裡閃過尚小姐裸著的身體,彷彿能嗅到她的體香,感覺到她唇上的微溫。


「那人也喜歡你嗎?」


「或許吧!」


我微笑,然後看了看腳下的海浪拍在石上。我確實不知道她可喜歡我,即使我們曾如此親密過。在這刻,我可以確實的說,情感和肉體的確能作兩回事而談。


「肩膀可以借我一下嗎?」


還沒等來我的一聲回應,她便倚在我的肩上。眼淚滴在我的大腿上,她企圖接過,沒成,手便這麼按在我的大腿上。這麼一個動作,讓披在她肩上我的外套隨隨滑下。我伸手把外套拉回來,妥貼地重新為她披上。流於自然的,我摟著她的肩膀;她也沒有反抗,更是把手按在我的胸前,抓著我的襯衣,痛哭了起來。


當一個女人把一直只留守給你的身體給予他人,你已全然失去了她。


我的腦裡,全是尚小姐的身影;她的腦裡,大概是趙先生的。閉上眼,抱著的、吻著的,就是腦裡想著的那個人。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