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哭了。對不起,筆下的你們

小說 |的士奇緣記 08

發布於

未成年人止步













聘用我的戶主是個美藉華裔銀行家,某家外資銀行的亞太區總裁。銀行替他安排了公司司機接載出入,所以,我的工作主要是接載他的妻兒。他的太太也是個典型的美藉華僑,僅有著中國人的臉孔,其他的一切都跟一個洋人無甚分別。她操流利的英語,普通話和廣東話卻比很多老外還要差;他們的兩個沒到十歲的兒子也差不多如此。大概也因著西化的教育,他們對我和其他傭人都甚為友善,無甚架子;在車子裡也毫不掩飾什麼,從不因為有一個外人在而阻礙他們任何事。日子久了,我都能從他們的對話中了解他們的生活。


「Anson。你會去風昂山嗎?」


這天,女戶主罕有的隨車送孩子上學;一般來說,她都會留在家,待我回程時才載她到要去的地方。她的臉容憔悴,沒帶一絲笑意;除了跟孩子道別的那一刻努力擠出笑容外,她一直累透的托著腮,倚在車窗上看風景。她甚至脫去了鞋子,把座椅的腳踏拿起,把椅子換成了按摩椅的模樣,讓疲累的身體好好躺一下,雙腿好好伸展一下。豪華七人轎車的好處。


「趙太太。你是指鳯凰山嗎?」


「喔!鳯凰山!」


我往倒後鏡看看正看著我的她,微笑。她也回以一個微笑。


「趙太太想要去遠足?鳯凰山挺難爬的。」


「我想去看日落。」


日落嗎?不禁想起了大帽山上我和尚小姐的依偎和還沒兌現的下白泥之約。看日落可以浪漫無比之餘,也能帶只近黃昏的無奈。


「看日落的話,有好幾個地方都不錯的。意境不大相近,但同樣醉人。」


「那你帶我去一個?」


我停在交通燈前,看了看錶;才早上八時許,離黃昏尚遠。再者,黃昏時分正值學校放學,時間上並不許可。


「趙太太。 時間上……」


「我知道。還是算了。你載我到遊艇會吧!」


「好的。趙太太。」


她嘆了長長的一口氣,臉上流露一絲失望和無奈。她大概有心事,大概需要發洩的渠道,無奈生活的川流不息讓自由變得奢侈,即使在社會上她已是比較奢侈得起的那群。


「我今天想下廚。」停在遊艇會門外,她卻沒有下車。


「趙太太想要煮什麼,我替你去買食材再回來接你?」


「你載我去吧!我想親力親為。」


讓她在遊艇會稍稍吃了個早餐,我載她到附近的香港仔魚市場選購最新鮮的海產,便送她回家。一路上,她顯得興致勃勃,似乎有著一絲期盼。


女人,最不理智在於總給予自己錯誤的期盼。


那頓豐富的海鮮晚餐並沒等到朝思暮想的那食客。趙先生回家的時候,聽說已是翌日;夫婦倆吵了好一會兒,結果分房而睡。


我以為那是單純因為事忙而起的夫妻糾紛,並沒想過會被捲進這一漩渦裡。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