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哭了。對不起,筆下的你們

小說|的士奇緣記 06

發布於

未成年者止步








我們沒有去下白泥。


以為她會老大早就打電話來,我是從上班繁忙時間開始便一直在家等著。等著她的電話。顯然,那是個錯誤的預期;一直錯至過了該出發的時分,還沒等到什麼。想想,當然,在香港這樣一個小地方裡,就算是把往下白泥的路程都算進去,我們也不用老大早出發。或許,我是太天真地把她當成是像我那樣沒了工作後閒著的人。也或許,被浪漫夕陽沖昏了的頭腦操控的人,說的和聽的都不該作准;那只是一句普通的戲言。


聽到新聞報導的開場音樂,我把電視關了,手機也扔到一邊去,倒頭就想睡。


我這個人,其實真的沒什麼。不拖泥帶水,不多愁善感。最麻煩的,大概就是太容易跟著別人走。就是那種認識了一個人,聊多了,就整天等著跟那個人聊。要是那人不出現,就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走。然後,渾噩一會兒,又斯斯然回到本來的模樣。所以,我以為只要睡一睡,尚小姐便會從我的生活裡消失。


然後,手機就響了!


「尚小姐?」


「阿臣。我們去西貢吃海鮮吧!」


這回,我駕著小綿羊,到了中環接她。不算是上班的服飾,但也不是閒人的裝束,她穿了淺粉綠色的襯衣,整齊地捲起了袖子,配了白色的長西褲和銀色的高跟涼鞋,露出了塗了奪目淺粉綠色指甲油的、白晢的腳。她看來心情很好,笑容滿臉的,幾乎是跳的上了我的小綿羊,環著我的腰。


「尚小姐今天心情好像不錯。」


「是啊!」她大聲地回應,然後把我抱得更緊了些,下巴枕在我的肩上,「所以要請你吃海鮮去!」


那是很有名的米芝蓮星級餐館。從她和侍應的相熟程度看來,她是這裡的常客。我們上了二樓,要了臨窗的桌子。也沒有多問,她便點了一桌的海鮮,還開了一瓶白酒。


「哎!我不能喝。我要開車。」我說,連忙阻止。她撅著咀,竟然就向我撒起嬌來。重點是,下單的侍應還站在旁。


「今天那麼開心,陪我喝嘛!」


「但我得開車...」


「把車子泊在這兒,明天才再過來開走吧!」然後笑得燦爛地看著侍應,「你們會看好車子的,對吧!」


「對!」侍應是一派被女色迷暈了的模樣,「就放在門口好了!明天再來開走沒關係。」


卻之不恭。


明顯地,她在自己的行業裡有著不錯的聲譽。她辭職了的消息很快便傳了開去,好幾家公司都向她招手;大白天,她是忙著跟這些人打交道,終於篤定了一份待遇好得不得了的工作,兩星期後上班。也難怪她心情跟昨晚完全兩個樣,開心得笑不攏咀。她說我是她的幸運星;我只笑笑,敷衍了過去。


「我想在這兩個星期裡好好的放假,充充電,才開始上班。」


「那當然了!」我平淡地說,吃著那美味得可以的龍蝦。可我竟然感到有點吃不上味道。


「你會陪我嗎?阿臣?」


「我?」呆了幾秒,我笑笑。帶點冷的那種自我嘲笑。「我那麼閒,當然無所謂。不過,你不是該出去旅行什麼的嗎?」


「你陪我去旅行?」


我真確沒那個意思。我連她的名字都還不知道,又怎會多想至此?可這麽一說,她的雙眼卻被燃亮了般,充滿了渴望。


「我?」


她大概就明白了!收起了眼裡的火光,低頭吃著。沒再問下去。


「你呢?」


「我?我什麼?」


「找工作啊!」


汗顏啊!的確還沒開始找著,還在惆悵該繼續找一份安定的,還是回歸自由。甫放棄自由便被解僱,確實讓我有了回到以往的衝動。但我也怕那真的只是一股衝動,也就一直擱著。


「先休息一會兒吧!」


「為什麼會被炒?」


「很多原因。」


「你才當公司司機不久,會有很多原因?」


後來我知道,她事忙之餘,要記的不曾忘。她的記憶力驚人,又怎會記不起我已沒開的士?


「主要因為我說不了色情笑話。」


我一本正經,卻惹得她笑個不停。有想過這算是黑色幽默,還是單純的可笑;也罷。反正,她的笑容吸引著我就是了!我樂於做她身邊的任何角色。


晚飯過後,我們都帶點醉意,就在海邊散步。她的長髮隨風飄逸,偶爾輕掃我的臉。她的手瀟洒地擺動,偶爾擦過我的手背。


「回家吧?」她說。我點了點頭,招了一輛的士。


我們,一起坐在的士的後座,各自繫上了安全帶,看著車窗外的景色。然後,我下意識地扭頭看她,正好也跟扭頭看我的她對上眼。她微笑,反讓我害羞了!做了只有乘客才夠膽子做的犯法事,我脫掉了安全帶,往她靠近;她笑著,摟著我的手臂,頭枕在我的肩上。我們就保持著這個姿勢,一直到她家門口才分開。


「為什麼不直接坐的士回家?」她問。


「坐港鐵好了!」我笑笑,把雙手插進口袋裡,「就當散散步,散散酒氣。」


「那,要不進來坐坐?」


當晚,我們發生了關係。


一切似乎流於自然。我喜歡她,她也對我有好感。帶醉意的兩個寂寞人,興高采烈地慶祝一番後,曖昧到了床上去,以肉體的歡愉把這個晚上帶到一個完美的終結。


然而,早上醒來的時候,一切都顯得突兀非常。


我們都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也就不用說及更貼身的事。我們連朋友也說不上,便成了有性關係的兩個人,把一切本有的秩序搞混。往後該怎麼樣,是想也沒有想過,需不需要去介懷這問題也不曾閃過腦海。


我坐在床上,忽然有抽煙的衝動。我沒抽過一口煙。


「阿臣。早呀!」她斯斯然在我的旁邊坐了起來,被子不留情跌下,赤裸了她的上半身。


「尚小姐。早。」尷尬像我,只能皮笑肉不笑的牽了一下咀角。


我沒太多心機去細想她的心裡盤算著什麼;我不太能明瞭別人的複雜內心,但還是能覺察到她的城府很深,深得能淹死不諳這種泳術的我。


她摟著我的脖子,送上一個熱吻。我很受落地回應,把她抱緊。也是流於自然地,我們又再發生了關係。


我們,似乎跌落了流於自然而成的情感間隙裡。

1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