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以頭像懷念你,我的小科托

回首只剩嘆息的美男系列 (1)

發布於

美女系列都寫了幾篇,我就想,也該開一個美男系列吧,畢竟不迷戀男性胴體我也甚是欣賞。不過,也幸好我喜歡女人多太多,要不然我的眼瞎應該會把我弄成一個『中年女子遭騙財騙色中出即飛』的可憐亦可恨女人。。。


這回不以華人明星開首鎮樓,而是丟出一個日系男人。。。

就是這張臉,在當年朋友們都迷木村拓哉的年代,我哈日哈一個沒什麼名氣的歌手,藤重政孝。想來以粉絲的層面看不怎麼樣,但以我那冷漠的個性來說,當年的行為還真確瘋狂。學著他穿皮外套,手指環上幾隻指環,沒打耳洞就把夾式的耳環夾到耳朵通紅。還有自學結他(最終沒學成)學日文(也沒學成)還在網上搜他的資料,為他弄一個中文的網站。不諳日語的我能唱他的所有歌曲,還心思滿滿地抄寫歌詞,寫了點翻譯,明白歌詞內容的。

我還認識了在日本的另一個粉絲;她給我寄上了他的照片,上面還有他給我的親筆簽名。真真有我的名字的那種親筆簽名。

你知道當年要買他的寫真集和錄影帶可是要費錢費神的,我和信和的某店店家還因此相識,還買了好些他只出場數分鐘的電視刻集影帶。當年銅鑼灣還有三越百貨,我每天都到訪那裡的日文雜誌店,把每一本的封面看清楚,有他名字的都買下。我花在他身上的錢可不少,母親曾形容為『像吸白粉一樣沉迷一個日本仔』

後來,他沉藉了,成了一個半紅不黑的歌手;最紅的一首歌應該是動畫網球王子的插曲吧。那是我第一張沒有買下的他的唱片;他也成了我的青春期年代回憶了。

現在嘛,自然是大叔一枚了。他的歌,我真的從網球王子開始就沒聽;現在聽起來,還蠻訝異於他的聲音沒怎麼變,熱情也似乎沒怎麼變。好有年輕時的感覺,我和他卻都已老了。

果然歲月不饒人。但還是個帥大叔嘛。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