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廷曼

終於,還是熬不過第七集。命運果然如此。 低調也高調地說,真的……算了。

原創長篇小說《行者》首卷殺度 - 第六章:答案

發布於
人總有一股逼切的需要去將一切歸因,很渴望能回答世上每一道問題。但是,有些問題其實並無答案。

尤多利的團隊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在昂山山腳發現的遺體和遺骸的驗屍工作。驗屍報告送來的時候還附有慰問卡,讓尤多利心裡一暖,微笑,但又很快跌進無奈裡。這幫手足對她的尊重和關懷都顯露在他們共同的工作目標上,讓作為他們頂頭上司的尤多利唏噓不已。

驗屍報告都全了,國軍的批文還沒到手,傳媒的大肆報導已成日常。

除了尤多利在現場檢驗的那具遺體能確認為死於失血過多,其他的屍首殘骸都因日子久遠或肢體過於殘缺而難以推斷死因。截肢手術似乎都沒成功,她們都留有殘缺的手腳。循早前跟萊特的討論方向想,她們大概是人肉娃娃製作過程中的失敗品。

尤多利在總括報告上簽了字,便讓人將所有驗屍報告送到國家調查局。萊特致電道謝,並告知調查進度因為批文沒到手而停滯不前。和就依然行蹤不明;他的夫人徹底地瘋了,進了療養院。所有線都掉了,調查完全停頓,調查局上下士氣不振。尤多利送來的驗屍報告,至少能讓他們有點細藝,以打發時間。

掛上電話,尤多利感到身心都累透,漸漸墮入一種自我討伐的心理狀況。

明明沒有自責的理由,明明只是安份守己去完成自己的職責,卻感覺自己是罪魁禍首,要為這發生了的一切負責,但又了無方向。她清楚這是突發性抑鬱的一種症狀,容不得拖延,卻又不想就醫。在家裡呆上了一整天,便驅車前往西南的曼浮郡。

曼浮和昂山之間隔著一個修特蘭郡,在希述的西部,接壤格蘭堡,是戰後對方割讓予希述的土地。戰前,曼浮是格蘭堡的重要學術區,住了不少學界的權威、大師級的人物;縱使赫菲士家族以武起家,皇室並不忽視學術,也因此破天荒地讓曼浮享有高度自治,保留了濃厚的格蘭堡氣息,以挽留那些學界精英。

雖然從家國層面看去並不討好,但曼浮確實成了希述的學術大郡,培育了不少學術專才。郡內的曼浮學院是國家二號高等學府,排名僅次於位處首都希羅市內的希述國家大學;這大概也只是因為政治考慮,曼浮學院在學術界內是首屈一指的。

尤多利曾在曼浮學院的醫學院深造,在郡內住上好一段日子。她喜歡曼浮的一切,低調的奢華裡滲著濃厚的學術氣息;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多,學院刻意營造思想開放、互相尊重的氛圍,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親密而不忘禮讓。這都是承襲自高度重視學術的格蘭堡。

雖然尤多利在曼浮深造的時間不算長,亦已相隔數載,但在當地認識的人不少,並且經常以各種途徑往來、切磋學術,算是築起了一個強勢的學術人脈網,網內不乏譽滿兩國的國手。他們對尤多利的一等侯身份自然知情,但並不重視,強調的亦往往只有她的專業和造詣。這讓尤多利樂得較鬆下來,好好享受這些文人雅士給她的思維衝擊。

車子停在曼浮學院外圍一處住滿教授級人物的高級住宅小區某座獨立洋房外。

應門的是位俊俏的翩翩公子,面如冠玉,雙眼藏有星宿,笑容如午後和煦的陽光。他看來年輕,卻不失穩重;穿上綢緞晨褸,滲著皇族氣魄。

「姿行?怎麼不先給我通知一聲?」

公子把尤多利招呼進內,安置在客廳壁爐前坐著,笑說自己衣著寒酸,必須更衣,便上了樓。尤多利只笑著目送他的背影,搖了搖頭。他穿的是人手一針一線縫製的高級晨褸,完全跟寒酸沾不上邊;但她很清楚對方對儀容和禮數的執著,也就隨他了。

一個女人捧著白色托盤步進,在數步之外往尤多利躬身行禮,為尤多利奉上熱茶和小蛋糕。小蛋糕賣相精緻,像一件藝術品,看著便讓人垂涎欲滴,甚至比皇室國宴上供應的更誘人,很快便把尤多利的目光吸引過去。她興致勃勃地拿過小叉子,淺嚐了一口;這味道,亦是比皇室御廚出品的有過之而無不及。

「想不到,德勒小姐你弄的蛋糕這麼好吃。勒飛是把一個可以紅遍全國的餅師收到家裡了!」

這麼一說,讓名叫德勒的這個女人滿臉通紅,還是捧著托盤的雙手在抖,身體也僵作一團。

「大人...大人過獎了!」她彎著身,顯得極為不知所措。

「說實話,要是讓皇太后嚐到這個,保證明天就有車子把你帶入宮中。」

「大人...」德勒把身更是彎了下去,幾乎要把腰都折了,臉是綠了。

「勒飛乞求尤多利大人高抬貴手啊!」公子的聲音從客廳門廊那裡傳來,笑著,人快步來到尤多利的身邊。「寒舍隨時歡迎大人來,蛋糕隨便吃,茶隨便喝,但人呢,萬萬不能帶走。沒了她,我可不行。」

話落,德勒的臉紅得像火燒一樣,匆匆敬禮後便離開了客廳。

「想不到啊!」尤多利笑得燦爛,手裡拿著茶杯,輕呷了一口,「你這番話傳了開去,我怕是你的萬千擁躉、狂風浪蝶把德勒小姐給溶掉了啊,瑜教授!」

公子笑著,喝起茶來,也嚐了一口蛋糕,沒有回應。姿行吃著蛋糕,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感到世事的不可思議。

這位翩翩公子姓瑜,名勒飛,是希述國內最為人所知、享負盛名的心理學教授,曼浮學院裡其中一位明星學者。三十多歲的他有著一張俊臉,臉上總掛著親和力十足的笑容,加上一絲不苟的衣著打扮,以及幽默而不失睿智的談吐,不難想像他在校園內有多受歡迎。學術層面上,出自他手的好幾個科研項目都有突破性和前瞻性的成果,奠定了他在學術界內的地位。他的數本著作以深入淺出的方式將犯罪心理學普及化,因而備受推崇。他的個人魅力以及學術成就為他吸引了無數擁護者,風頭一時無兩,說是明星一般的存在絕不為過。

除此以外,他亦是格蘭堡的貴族,世襲國公、鎮陵王爵朽王。

尤多利對這位從格蘭堡移居希述的尊貴王侯早有耳聞,他在希述的人氣亦難以忽略,但真正認識他是在曼浮深造的時候。接納院長的提議,她旁聽了此人的一節課,被當中的獨特見解吸引了過去。她主動認識他,與他共晉晚餐,席間作了好些思考上的交流,惺惺相惜,便成了無所不談的朋友。

「什麼風把你吹來了?我要感謝它!」

這麼一問,尤多利愣了。

說起來,他們相識的日子尚短,認知尚淺,說不上知道對方什麼,更別說了解。然而,尤多利對這個男人的信任似乎超乎想像的重,一見如故都難以解釋在他面前的那份自在。當感覺自己的情緒不隱,她立刻想到的人就是他。不因為他是心理學權威,而是在他面前,她尤如有了一面照妖鏡。她總能輕鬆地說著想說的;想說的,在他面前也總是多得很。就像腦袋裡、心深處有那麼一個鍵,連自己都摸不到,他卻總能按下去,打開攔著感情的那一道堤壩。

「你可有看最近關於娃娃案的報導?」

「略有耳聞。不過,你知道我並不太信任大眾傳媒。」

「他們翻出的倒是事實。」

「但報導的方法都是要惹人往某些他們决意爭取注意的方向聯想。」

尤多利往勒飛一笑,又嚐了一口蛋糕。「你認為他們想要讓人聯想什麼?」

「仇恨。」

「我難道就那麼不讓他們喜歡?」

「不過是政治。你知道的。」

尤多利苦笑了一下,放下蛋糕。

她討厭政治。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所以,她選擇了法醫這個專業。

這是一個本來就讓人孤獨的專業;即使身邊不乏其他人員,凝神於工作的一刻人還是孤獨的。那種孤獨,很絕對。你知道世界的存在,也知道自己身處其中;但你感覺到的盡是虛幻,你知道除了自己以外沒有任何人或物存在。那是一種絕對的無助感,但你無法向任何人透露;根本不存在他人。有時候,你會在觸踫那些屍體時問自己,你和他們到底有何分別。

她是孤獨的。可是,歲月讓她明白即使在絕對的孤獨中,作為人,就無法逃離政治。

「那不可笑嗎?」

「人性本來就是可笑的。」

「有人問我,為什麼要把這一切都扛上身?這根本不是我的責任。我回答他,在特權階層的我無法置身事外。可當一切都被推到我身上時,我又不住去問,為什麼是我?」

「人總有一股逼切的需要去將一切歸因,很渴望能回答世上每一道問題。這個人為什麼會被殺?因為他是一個壞人。他做錯了事。他得罪了人。一步一步的推演下去,有些事被標上很宏大的原因。這個人為什麼會被殺?因為上帝要他死。那為什麼上帝要他死?因為他做了上帝不能接受的事。什麼是上帝不能接受的事?就是不容於道德的事。什麼是道德?如此下去,永遠沒有終結的一天。

「但是,有些問題其實並無答案。人需要追求答案,講因果,很快就被溺死於自己的求知慾中。其實,我們可以簡單一點。」

「如何?」

「找個小的理由,一個能掌控的理由,然後相信它。」

「那不是自欺欺人嗎?」

「如果問題根本不存在答案,任何答案都是錯的,也都是對的。與其找一個讓自己沉溺的答案,對世界毫無作為的答案,何不簡單一點,找一個能讓自己相信的,能給予自己後路的?」

勒飛的話讓尤多利沉靜了下來,腦袋卻是翻著巨浪。

她就是喜歡勒飛能讓她的思維上高速公路。青梅竹馬的那些皇室貴族,包括她的澄王,不論智慧、學識都無一有著這股能耐;同為法醫的,有時候甚至會因為那些明文規定而變得很被動、封閉。就算是萊特,有著跟其他幹探不一樣的思維,總有讓她能細味一番的話語,也無法讓她進入這樣的思維狀態。只有勒飛,能讓她從根本挑戰自己既有的任一思想。

「其實,我想我對娃娃案的重視,有著很私人、很自私的理由。」

「那是一件好事。動機與自己相距太遠,其實不好拿捏,會讓事情失去量度和意義。」

「你是第一個認為這是一件好事的人。」

「我從來不怕當第一。不過,話說回來,娃娃案已經超出你的能力範圍吧。再摻一腳,恐怕你要面對更多的政治角力。在你能達到可以回答你那私人、自私的理由的目標前,你要先承受你一直最討厭的東西;而這些東西,可能讓你永遠解答不了你那...」

「但我必須要做。」勒飛沒想到尤多利會打斷他的話,愣了愣,才又微笑著。「無論聽起來有多可笑。」

「可以分享原因嗎?」

「因為我不想再順著其他人心裡面的想像去活。我並不是一個英雄。從來不是。」

勒飛沒有說話,收起笑容,以那雙深邃而閃亮的眼睛看著尤多利的臉。她沒有被這雙眼裡透出的強勁視線嚇退,霸道地以堅定不移的眼神回應。若說勒飛的眼睛藏著星宿,此刻的尤多利眼睛裡亦是鑽石般耀眼。

不久,勒飛笑了!這回,他竟然輸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2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