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中女|自由作者|白爛貓粉

一個小眾作者的糾結

我一直在尋找一個溫暖但不失理智、能讓我的文章給看見和評價的地方。

寫作於我而言變得重要,大概能追溯到小學五年級的時候,我的文章被選上,在年級壁報板上展示。想來,那不過是一、兩周就換一次的壁報板,那篇文章也不過是普通的中文寫作作業,但卻開啟了我寫作的心。老師評價說,『引人入勝,有寫小說的潛質』

接著的日子裡,其實我都有寫小說,卻是偷偷摸摸的在進行。一方面是想以寫作為業的心思裡父母發現和打擊,另一方面是沒有再受到任何人的鼓勵或批評;寫好了的東西,一張又一張的原稿紙,就塞在抽屜裡,不見天日。

然後,便到了中學會考時期。

我是一個很懶惰、無心向學的會考生。別問原因,我是被逼的成了理科生,與想要唸的中國文學越走越遠,也就放生了自己。兩年的物理課我都只在睡覺,考試前把教科書看一遍就進考場了;記憶又不是過目不忘,成績自然不好。那時候的自己甚至是廢得一無是處,而又不自覺;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任性得很。

我唯一稍微比較認真的便是中文寫作,用盡了奶力去寫;模擬試卻不及格,對我打擊極巨。我第一次拿著成績表在教員室門外吼叫,像來討債的一般兇狠。

「你的文筆很好,再磨可以寫小說。但又怎樣?你離了題,我只能給你不及格。」

當刻的我不斷與老師爭論,心裡卻清楚不已,自己並無爭論下去的理據。我的寫作便墮進了一口井,狹窄地徘徊於離題與否之間,無法逃離。直到寫作不再是為了考試,不再有題目,才再有寫作的衝勁,鍵盤上的雙手如蝴蝶飛舞,久久不停遏。

那個時候,我們都在新聞組裡發表文章。看的人和寫的人都是同類人;喜歡寫作的人。我們會互相欣賞和鼓勵,也會提出意見和建議,像個同樂會。然後,生活開始磨人,新聞組開始沒落,網誌興起,罵戰亦然,同樂會散了。而一直寫作的我沒了既定的讀者,努力地找尋其他發表平台,卻是碰釘碰到怕。碰的釘主要有兩種:一,平台上難以聚眾;二,嘩眾取寵才有市場。我那才發現同樂會尤如象牙塔,很離地;外面的人根本不在意什麼文法,用辭綺麗與否,修飾手法是否到位。

我擱了筆足有十年。

在回來時已是網絡寫作平台甚為盛行的年代。即便是看似小眾的題材,在那些平台上都有所屬的一欄;要讓讀者接觸到自己的作品,似乎容易了許多。而且,好些平台還能讓作者賺上不少,甚至讓作品有被影視化的機會;一炮而紅,似乎不是想像般難。

在這些平台上呆久了,結交過幾個朋友,但還是失望而回。

賺錢這回事,不怎麼重要;但眼看文筆、題材、套路都比我差很遠的都能賺錢,我便很不甘心。研究之下才知道,要在這種平台上賺錢,講求的根本不是這些。說不來全部,但以下是幾個我明白了的原因:

  • 若平台發源於大陸,香港作者除非作假,否則平台不會與之簽約。不簽約,平台無法在你身上賺錢,自然不會把資源放在你身上,也就沒有上榜單、出現在列表上的可能,讀者要找到你可就大海撈針一般,難。台灣的可能好一些,但論讀者量就遠遠不如,同樣也需要很多心力放在宣傳上。
  • 題材上的無形限制其實很多。假設我是個寫肉文的作者,作品自然發表在肉文區,讀者也就更容易找上你。但找上你的也自然對你的作品有一定的期望,例如要滿滿的都是肉;你若要來點什麼劇情,玩什麼修辭,那就像買回來的A片看了半小時都還沒脫衣服一樣,會被讀者嫌棄。在這樣的框架下,是出不來什麼難以分類又讓人欲罷不能去看的大作。
  • 因為是連載,讀者便很會留言去帶動劇情。若金錢掛帥,你自然會為了下一章節有讀者而迎合他們的要求。讀者的想像力可以很不濟,長期停留於『霸道總裁愛上我』的套路;也可以腦洞大開,把你的肉文帶到外太空去。寫著寫著,你便發現折了的腰真的折了,再站不起來;你的作品已空掛著你的名字,已然不屬於你。
  • 只有天天更新才能留位讀者。
  • 差的文案不能吸引讀者。

其實,我只想有人看一下,給一下意見,讓我的寫作能力有所提升。僅此而已。我實在無心力去迎合我以外的任何人。

實在感激在我那篇貼文上留言的各位,特別感激@DrThankYouC在其文章為錢而來-為情而留-分享待在區塊鏈平台的心態的鼓勵。那是久違了的溫暖,讓我不禁回想起寫作的初衷,有了點鬥志去繼續這很個人的作業。

就像@Horo所說,想做便去做吧!我會加油。感激。


2 篇關聯作品
寫作78
73
73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