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文女孩

內容行銷/ 職場生活/ 閱讀/ 人在加拿大的生活雜記。 (頭貼使用Picrew,紙娃娃作者:[email protected]_m)

孩子們的逃跑與躲貓貓:淺談岡田麿里《猫面具》&《未聞花名》&《心在吶喊》

只是想要被你找到。

上個月在Netflix看完了《想哭的我戴上了猫的面具》就有很多心得想要寫下來,請原諒我標題簡稱它為《猫面具》,因為如果這三部作品都打出全名...那麼標題就會太長(已經夠長了)。

一開始在網路上看到《想哭的我戴上了猫的面具》的消息(最初是要上院線),知道編劇是「岡田麿里」就非常有興趣。岡田麿里位許多電視動畫、動畫電影等作品編寫劇本,代表作有《龍與虎》、《花開物語》、以及本文會提到的《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的名字》(官方簡稱《那朵花》,或是常見簡稱《未聞花名》)、《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話》(網路常見簡稱《心在吶喊》)等。

岡田麿里有名之處,就是擅長處理細膩的人物關係,特別是營造胃痛劇情,於是網路上有「岡媽製藥」之稱。

2018年的《道別的早晨就用約定之花點綴吧》為「岡田麿里」首度執導與編劇的作品,而去年2019年亦有推出作品《知道天空有多藍的人啊》。可惜這兩部我還沒有看,這次看完《想哭的我戴上了猫的面具》想聊聊它本作與《我們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見的花的名字》和《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話》的共同之處。(以下分別使用簡稱《猫面具》、《未聞花名》、《心在吶喊》)


要聊作品之前,先簡單認識岡田麿里

(若已熟悉岡媽可以跳過這段)岡田麿里是一個有故事的女人。2017年4月,她的自傳《不能去學校的我到寫出「未聞花名」「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話」》透露了岡媽複雜的過去。

岡媽小學時被霸凌不能上學,父親婚內出軌,而後父母離婚,母親身邊的男友換個不停,岡媽還被被母親的男友欺負。

「你的劇本會反映出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如果是寫我自己的話,就應該寫在秩父(岡媽的故鄉)時自己閉門不出的事。」
岡田麿里的自傳《不能去學校的我到寫出「未聞花名」「好想大聲說出心底的話」》

岡媽長大後接觸到編劇的工作,再接觸到動畫的編劇工作,並把自己的故事寫進了她的作品當中。

(以下心得包含劇透、個人想法,歡迎一起討論!!)


不圓滿的家庭關係

回到主題,在《未聞花名》、《心在吶喊》和《猫面具》中,我們都可以看見家長、家庭對於孩子有多麼大的影響。尤其在《心在吶喊》和《猫面具》中,女主角封鎖自己的內心,都是因為父母離異。

《心在吶喊》中,女主角「順」小時候開朗多話,以為山坡上的漂亮建築物為城堡(但其實是汽車旅館),無意間看到爸爸從城堡出來,也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媽媽,導致媽媽發現爸爸外遇並且離婚。爸爸最後對順說的話是:「還不是你多嘴害的」。內心充滿不安、不理解與自責的順,遇到了蛋之妖精,把她說話的能力封印住,使她成為一個「只要說話就會肚子痛」的少女。

「只要說話就會肚子痛」可以說是順給自己的詛咒,也是一種面具,因為爸媽的怪罪讓她不敢再輕易說話。

岡媽:與我的聲音永別,我的聲音消失的話大家都會高興,在《心在吶喊》的劇情高潮,無法說話的女主角成瀨順唱出了「私の聲」,這也是走投無路的我的聲音。
《心在吶喊》女主角 成瀨順
岡媽:在《心在吶喊》劇場版上映一段時間後,收到了來自母親的聯絡:「媽媽我也曾經說過和麿里醬相似的話」這是指成瀨順母親的台詞:「這麼恨我嗎?」、 「我已經累了」。

《猫面具》中,女主角「無限」因為媽媽的離家感到受傷,覺得媽媽的離開、爸爸準備再婚都非常的自私。但自己沒能改變什麼,也不想製造衝突,所選擇在家帶著笑臉的面具爸爸的未婚妻,即使對方想親近無限,她還是禮貌的製造距離,維持表面的和平。

因為自己的心聲沒有辦法跟大人講、當自己被人說不被需要,只好躲進自己的房間、躲進自己的世界裡。內心的不安無從宣洩,想著「如果世界毀滅就好了」。

《猫面具》和《心在吶喊》中也有表現出家長對於自己孩子「並不太熟」的情況,比如說不知道自己孩子班上有沒有好友等等。不曉得大人們明不明白,自己對於孩子們會有多大的影響,而大人也做不到開口溝通的話,孩子們也只好逃跑躲避了。

《猫面具》中,女主角「無限」與爸爸的未婚妻

兩位女主角「無限」和「順」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喜歡媽媽做的菜。雖然無從證實,但我自己想,大概是現實中的岡媽也喜歡母親的某些料理吧。如果料理可以是自己與母親的美好回憶連結,那就太好了。


奇異的女主角

《未聞花名》、《心在吶喊》和《猫面具》還有一個共通點就是「特於常人」的女主角,「特異功能」都放在女主角身上。《未聞花名》中的女主角芽衣子是幽靈、《心在吶喊》中的女主角順不能講話,而《猫面具》中的女主角無限除了可以變成貓咪之外,平常在班上特別活潑大方,會對男主角主動示愛的搶眼女生。

老實說,這三位女主角我都不是很喜歡XD 怎麼說呢,過度天真、過度做自己?感覺很不真實?但也是因為這樣的個性,讓人覺得「真好」。

《猫面具》中,「無限」眼裡只有賢人,其他人都是稻草人

天真、善良、可愛、搶眼,在現實中可能就會像「無限」那樣被班上同學取笑,也有可能像在《未聞花名》中,芽衣子被同伴喜歡著,同時也被忌妒著。其實我蠻好奇為什麼岡媽會設定出這麼自我的女主角。不過能把主角表現得這麼率真,也只有青少年主角了吧!


被困住的男主角

《未聞花名》的仁太、《心在吶喊》的拓實和《猫面具》的賢人,三人都是不吐露真心話的少年。其中,仁太更是岡媽過去繭居在家的縮影。仁太在女主角芽衣子意外過世之後就害怕與人交流,就算要出門,也要為了不被國中同學認出,要配戴著針織帽和粗黑框眼鏡才出門。

岡媽:在《未聞花名》動畫中學校放假,仁太外出在門前偷聽附近鄰居的說話躊躇著的場景,這個原型是當年我為了去學校上學,久違的外出的 X day。
《猫面具》中,男主角賢人抱著變成貓咪的無限

《猫面具》中,男主角「賢人」其實想和爺爺一樣當陶器家,但不敢跟媽媽說出口。感覺勇氣從爸爸和狗狗「太郎」走了之後就消失了。他其實很羨慕無限可以在學校自由奔放的樣子,覺得怎麼有人可以這麼理所當然的表達自己。

三部作品的男主角都是從女主角身上得到安慰,並且最後幫助女主角脫下面具(解除幽靈身分)的人。也因為自己從女主角身上得到了勇氣,得以邁開下一步去上學、去告白、去追夢、變得坦率。


躲起來,只是因為想被找到

《未聞花名》、《心在吶喊》和《猫面具》中,最重要的戲,就是「躲貓貓」。(《未聞花名》比較不一樣是他們真的是在玩躲貓貓的遊戲)而《心在吶喊》和《猫面具》中,女主角心痛到不行的時候選擇了躲起來。

例如順看到拓實被告白,躲去了已經荒廢的城堡(汽車旅館);無限的告白信被班上男同學唸出來,還被賢人說討厭,逃出學校、真心覺得乾脆當貓咪好了,結果變不會去人類。

這個時候的絕望,其實只是需要有人理解,需要有人站在自己這邊。

你受傷的時候,也是會躲起來嗎?躲起來之後,有人來找你嗎?現實生活中有多少次,自己躲起來哭,然後再默默從被窩爬出來,自己振奮起來回歸日常生活的呢?

三部作品躲貓貓這場戲,除了把女主角心境推到最底之外,也同時是周遭其他人終於表現出珍惜女主角的時刻。被找到的時候,互相展現出勇氣和救贖,之所以會這麼讓人感動,也是因為我們都想被誰找到吧!


描寫青少年的心境、困境,是岡媽的招牌,也是觸動我最深的地方。在觀賞《猫面具》中,想起許多國中時期跟家人、學校發生的苦澀回憶。那時的我,也有段日子天天想著「如果世界毀滅就好了」、「大人都不理解孩子在想什麼」、「我長大才不要變成像你一樣的大人」,所以當《猫面具》「無限」和「賢人」在埋怨世界的時候,我可以理解。

隨著時間、經歷更多事情、長大,漸漸懂得除了自己之外,大家也都很辛苦,懂得站在別人的立場想,懂得咀嚼掉自己的悲傷,然後試著給予他人需要的溫柔。

也就是因為可望被理解、被愛,《未聞花名》、《心在吶喊》和《猫面具》中互相救贖的情節才會如此動人。這三部作品每個人物都有著自己的故事,不管你是在主角身上或是配角身上,都可以找到想要疼惜之處。

看完之後,希望自己有勇氣一直做個溫柔的人,不要再被一些陰影所束縛。雖然很難,但一路上都會有好友,有人會接住你、找到你的。

喜歡這篇文章的話,請幫我拍拍手吧!
↓↓↓幫我按5下拍手,這可以讓我收到來自LikeCoin基金會的獎勵,謝謝你!

我是莉莉
出身於內容農場的文章寫手,在內容行銷/PM的精進之路前進中,接下來也會持續在Matters分享我的生活。請多指教!

【FB粉絲專頁】廢文女孩。
【IG生活紀錄】lazylily_eat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你想當貓還是人?《想哭的我戴上了猫的面具》&《貓的報恩》分析/心得分享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