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睇斜陽照住嗰包風薄萬

無病呻吟7毫克/每支 鳩流流0.5毫克/每支

關於木棉

發布於

不知不覺間已過立夏,木棉花掉落了不少,僅餘的三兩朵也不復當年勇,頭垂得低低的。但葉子可不是這樣想,正值青壯年的他們個個都雄赳赳地展開身子,像是在炫耀,也像是在保護枝椏間的果實——他們剛頂替紅花。

繁衍後代應是生物的本能吧?若花貪戀自己怒放的美麗,葉愛惜自己茂密的綠陰,木棉樹便不復存在了。

人不盡如此。世間上有人會為未來而押上一切,亦有人死攥着現在絕不放開。後者是因為沒有未來,前者卻也在奮鬥中丟了未來。

棉絮連着種子落在我手中,然而那生生不息的象徵我再也感受不到了,只覺得像五月飛霜。

願你們一切安好。

寫於二零二零年X月XX日 上庭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