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睇斜陽照住嗰包風薄萬

無病呻吟7毫克/每支 鳩流流0.5毫克/每支

《甜蜜蜜》

發布於

套戲後勁好強...睇完攤咗好一會都未緩過氣來。

Netflix播完去返原版面先知原來得1小時56分鐘,但好似睇咗好耐咁,有佢哋大半輩子咁長。

喺呢種時勢下,無論睇咩都會引發對社會問題嘅審視,何況係陳可辛嘅作品?有感觸嘅嘢太多了。李翹同黎小軍講過好多嘢,其中一句係「香港地肯捱肯搏,一定有出頭天」。而家呢?我哋仲返到去呢份獅子山精神嗎?中期發咗達嘅佢,好自豪咁話「我終於係個香港人」,然後我哋就知道,哦,原來要有錢先做到香港人。呢個就係大家死守咗咁多年嘅嘢。哈。

有關香港身份認同、本土意識嘅問題糾纏咗幾十年,近來先慢慢見返曙光。細細個唔明解對岸嘅人對土地乃至國家幾近盲目嘅愛與歸屬感從何而來:香港地,發咗達就諗移民㗎啦,所謂回饋社會、一盡責任都係哄騙未甩到身嘅人嘅說辭罷了。大家賺夠錢,一係返鄉下起屋,一係移居海外。香港不過是個踏板,人人都係過客。然而浮沉數十載,大家始驚覺自己嘅根早已深扎此地,從此再亦不分開。香港民族形成了。

「我終於係個香港人」

.

感情上我唔識寫,所以草草帶過就算,免得未睇過嘅人反倒失去了興趣。兩個寂寞嘅靈魂在異鄉遊蕩,又得以停泊何處?李翹來了香港,黎小軍來了香港,方小婷也來了香港,最後全都回不去了。

全都回不去了。

.

撇開主角二人不談,最觸動到我嘅,係嗰個全套戲一頁對白都唔知有冇,開口盡是粗鄙言語嘅豹哥。正如佢話齋,佢係情場殺手,但原來「煞食」如佢亦有失手嘅時候。第一次見李翹,佢已經講「俾屎忽我睇」,然而直到死嗰刻,佢再冇講過第二句如斯冒犯嘅說話。做得黑社會大佬,理應霸道蠻橫,眼裏容不下半粒沙子,而咁樣嘅佢第二次就紋住個米奇老鼠嚟搵李翹,之後搵第三次,第四次......

李翹愛豹哥,但嗰份愛與之相比根本微不足道。李翹知,豹哥都知,大家心照不宣,卻不點破。豹哥有晚接到個電話,要漏夜出去。「你幾時返呀」「唔死就會返㗎啦」「死咗都要返嚟呀,我等你呀」「死咗又點返呀,死咗溝第二個啦。快啲瞓快啲瞓」「我今晚唔瞓呀」「我地去飲早茶」呢段閒話將佢嘅角色演繹得淋漓盡致,係一個內斂男人能夠做出嘅最愛表現。縱使佢從來冇講過一句甜蜜蜜嘅嘢,不曾似黎小軍咁浪漫。而一個咁嘅男人,喺著草之際都不忘交代唔好俾最愛嘅女人跟上,見到佢第一句亦係「我都叫你唔好嚟㗎啦,懵婆嚟嘅」,即使心中明瞭李翹冇講出口嘅嘢係乜,佢都同李翹講「傻女嚟嘅,返屋企沖個熱水涼,聽朝起身通街都係男人,個個都叫豹哥嘅」,又安慰佢叫佢唔洗擔心,佢喺台灣大把老婆,好掂。

我唔知李翹係咪因為呢番話先陪豹哥闖蕩,抑或我自作多情浪漫化成件事,佢純粹係落唔切船先焗住走,但我唯一肯定嘅,係豹哥倒在血泊中諗緊嘅一定係李翹。

「死咗又點返呀,死咗溝第二個啦」

「傻女嚟嘅,返屋企沖個熱水涼,聽朝起身通街都係男人,個個都叫豹哥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