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鳥再慢飛

從前, 有一隻笨鳥。 嚮往著天空的自由, 於是, 他, 再次慢飛。

我做過特殊的夢,一個奇怪的噩夢

我做過特殊的夢,一個奇怪的噩夢

一個奇怪的噩夢

因為是上禮拜某天做的夢,所以到現在還有點印象,夢的一開始,是一個夜晚,我走在老舊的街道上,背著背包,迎面走來一個陌生人,我問那陌生人:「不好意思,你知道最近的旅館怎麼走嗎?」陌生人隨便給我指了一個方向,跟我說:「問的正好,我也要去那個地方。」我就說:「好吧!那麼我們就一起走,沿路上也有個伴。」

走著走著,穿過了黑暗的小巷子,又來到一條老舊街道上,那陌生人就不見了,沿路上照著方向,也沒看到那人口中所說的旅館。

走著走著,我覺得又渴又餓,持續著這種感覺,就看到天色微微的亮了。忽然看到眼前一個空曠的地方,有一個小房子,二樓的燈燈火通明,一樓卻是暗暗的,旁邊空曠的地方是一處寬廣的草皮,那草皮很大很大,還看不到邊際。

我被小屋子吸引,就先走進小屋子一樓,看到黑鴉鴉一片,就摸著上樓,樓上有一位心靈大師,說他的身心靈課程是免費的,可以進來聽,中午還能一起吃飯,我找個地方坐下來,聽著聽著就睡著了,眼睛睜開時,已經是中午。同學推了我一下,說用飯了,我感覺有一位同學,是我上次參加活動時認識的。

二樓跟一樓比起來,給人的感覺溫馨了許多,由其是那黃色的燈光。

中午一邊吃飯,一邊問老師:「老師,一樓黑鴉鴉的,我隱約看到一小格一小格的是甚麼?」老師:「別問,那靈骨塔喔!是晚上要回去住的地方。」我說:「老師這麼和藹可親,老師是在開玩笑吧!」

然後大家又繼續有說有笑,一邊聊天、一邊吃著飯。

下午又繼續上課了,精神不繼的我,又不小心睡著,這一睡眼睛睜開不得了,已經又是天黑了,二樓原本明亮的燈光、溫馨的氣氛,是甚麼都沒有。

我對自己自言自語、打起勇氣:「奇怪,是下課了嗎?怎麼沒叫醒我。」

我摸黑走下來,樓上樓下都沒有人,一樓的門也沒鎖是開的,走出去是明亮的月光,我走在空曠的草原上,走啊走啊,就覺得腳沒力,人就整個躺下來了,躺在草皮上。

望著月光,想想這一兩天發生奇怪的事,然後又睡著了,眼睛睜開,又天亮了,草原依然是草原,可能那間小屋子已經不見了。這時,我也從床上睡醒了。

這真的是一個,奇怪又溫馨的噩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区活动:我做过的特殊的梦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