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米

一切已在150亿年前确定

梁啟智是个什么样的人?

前两天在matters上看到一个《2019香港示威浪潮的第五輪民意調查結果》,作者是梁啟智,好奇这是什么样的人,写民调竟然没有样本说明和采样方法,这样一个无厘头的东西,也敢写民调,而且居然自称为香港中文大學教师,今晚就花了点时间搜了一搜,一搜恍然大悟,原来这是个一贯翻来覆去变色龙人物,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只要符合利益,打脸也不怕,他和谭蕙芸都来自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怪不得,原来在同一个巢穴里的,哈哈

http://pg.com.cuhk.edu.hk/pgp_ma/tc/teachers.html

图片来自网络,不负责真假与否

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翻到一篇文章,讲述了梁先生在高铁一地两检事件前前后后,如何翻来覆去,朝三暮四,打脸自己讲过的话的。这样的人物,谁还敢相信以后他说话呢?看照片是一个帅哥,一脸忠厚诚恳,但有时真的不能以貌取人。

下面的文章转自网络,这应该是大公报的新闻。大公报自带立场,所以批判的话可以自己分析取舍,但无论立场与否,里面讲述事实应该是清楚的。

-------------------------------------------

为反高铁“一地两检”,反对派成立“一地两检关注组”,推出所谓“高铁专家”梁启智,否定“一地两检”的合法性及必要性。《大公报》发现梁启智原来是“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早于2009年,梁启智是高铁“一地两检”的支持者,他与黎广德就广深港高铁提出以锦上路为高铁总站,又于《茶杯杂志》撰文力撑高铁香港段通车的好处:可晚饭在上海外滩,早上在九龙茶楼茗茶。2010年梁启智与时任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郑汝桦在报章上辩论“一地两检”更强调:“‘一地两检’无法成事,高铁将失去长途车的意义。”过去梁启智被“港独”派揶揄为“大中华圣人”,今日梁竟一百八十度“变脸”,转軚反对“一地两检”,这样朝三暮四的专家,令人大开眼界。

梁启智毕业于浸会大学地理系,后赴美进修,分别在美国克拉克大学及明尼苏达大学取得硕士及博士学位,亦曾在上海从事研究工作,专攻城市地理学。他曾于香港大学及岭南大学担任讲师,现时为时事评论员,身兼工党成员,常藉学者身份就政治议题大放厥词。近期,梁以学者身份加入反对派组成的“一地两检关注组”,他更以所谓“旅客数据”否定“一地两检”,形容“一地两检”方案等如拆毁整部基本法。

曾大赞“一地两检”有意义

 不过,《大公报》记者发现梁启智并非首次藉广深港高铁项目“抽水”,他谈及“一地两检”的说法更是前言不对后语。早于2009年,梁启智与黎广德等人组成所谓“新高铁专家组”,曾向政府建议锦上路作为高铁总站。同年,梁启智于《茶杯杂志》撰文“高速铁路喜与忧,四纵四横计划”,力撑“中国大力发展高速铁路绝对正确,日后香港段的广深港高铁通车后,从香港往上海只需九小时,也就是在上海外滩晚饭后上车,明早还可以在九龙的茶楼喝早茶。”

2010年,梁、黎二人更于报章与时任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郑汝桦及路政署署长韦志成辩论,就“一地两检”问题,梁、黎二人表示:“若‘一地两检’无法成事,高铁将失去长途车的意义,因民众搭长途车时,中途要落车检查,变成区域快线功能居多;即使可以在车上检查乘客的护照,但行李检查问题仍难以解决。”

昔日,梁启智于报章专栏发表“民主发展”,视“香港作为一个中国的城市”;居港权则赞成“让更多的新移民到港,对经济和社会发展也可以是一件好事。”被“港独”派揶揄梁启智“大中华圣人症”发作;被人民力量支持者辱骂为“蝗虫”“娼妓”。

忽然将高铁降格“区域快线”

七年过去,梁启智突然一改口风:“我找不到高铁必须要有‘一地两检’的理由。”又以不知来源的“旅客数据”,“硬砌”高铁有六成多旅客目的地是深圳,称不应为少数人转车的麻烦,推行“一地两检”等谬论,又荒谬建议在部分内地高铁站各设“一地两检”关口,于厦门、北京高铁站设“两地两检”,令高铁系统大混乱。梁的新说法无疑是自打嘴巴,推倒他昔日大赞高铁作为交通枢纽,发展“四纵四横”,连接香港与内地各省市的重要性,今日却忽然变脸将高铁降格为“区域快线”,反对“一地两检”,阻碍旅客往返香港与内地各省市。

2011年梁启智加入工党,是工党第一届执委会成员,但今日他参与反对派成立的“一地两检关注组”,鲜有向媒体提及工党成员的身份,仅以学者及时事评论员的身份自居,难免令人质疑是“传统泛民”与“独派”勾连,藉“一地两检”争取政治本钱。

无视民意 毛孟静狂言拖垮方案

反对派昨日举行“声援政治犯游行”,而毛孟静、非法“占中”发起人戴耀廷、资深对冲基金经理钱志健、公专联黎广德等人就趁机在游行终点搞论坛抹黑“一地两检”,完全无视市民希望高铁能尽快通车的意愿。他们声称“一地两检”成效不高,是彻头彻尾的政治目的云云。身为立法会议员的毛孟静更批评部分“泛民”不敢“拉布”,声言自己必于议会内做尽一切不合作运动,拖死“一地两检”。

一众反对派政棍在论坛上罔顾事实,不断用诸如“割地两检”、“政治目的”、“导致塞车”等极尽抹黑之能事。毛孟静无视市民想通过“一地两检”让高铁尽快通车的意愿,反而批评部分“泛民”不敢“拉布”,声称自己必于议会内做尽一切,以全面不合作运动誓拖垮“一地两检”。

市民高呼“我要搭高铁”

 珍惜群组、香港长乐联谊会、香港五邑总会义工团等多个团体、近100人昨日到尖沙咀钟楼集会,支持“一地两检”,认为香港接驳内地高铁网,有助香港经济发展,尤其节省来往两地的车程时间。集会人士手持写有“支持一地两检,方便快捷开拓商机”等横额,随后游行至广东道,并沿道高叫“我要搭高铁”、“一地两检方便快捷”、“高铁振兴经济”等口号。

集会召集人李小姐表示,“一地两检”方便快捷,相信“一地两检”令香港尽快加入庞大高铁网,长远亦能带来新的经济活动及就业机会,否则香港恐沦为中国的三四线城市。另外,眼科医生周伯展亦到场支持,他认为,“一地两检”实属便民之举,批评反对派藉词炒作。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