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

在這輕不着地的時代 藉由文字的重量找到立錐之地

美國大選落幕 社會災難繼續高潮迭起

發布於

美國大選過去一星期了,結果有人歡喜有人愁。

大選結果暫時塵埃落定,但美國的分裂似乎更趨嚴重,社交媒體是背後不可多得的助燃料。

我們在網絡上的一舉一動被仔細收集,然後被推送符合個人喜好的資訊。結果每人都被反覆肯定自己的看法是真確不二,日復日喪失自我審視和多角度的思考能力,看到相反意見時更加反感,必須Dislike Unfollow "清除"異見,然後進入更深的輪迴之中,不斷深化單一思想。

(更詳細操作可觀看紀錄片The Social Dilemma)

此種迴聲谷效應,符合了人性渴望被認同的群體需要 ; 以及因為不想面對過錯和變動,而疏於思考的陋習。

回想大選之前,有身處歐美工作或留學的朋友透露,他們不敢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支持特朗普,甚至認為會影響仕途。我的第一反應是十分驚訝,畢竟美國尚有言論自由。可是當看到"特朗普支持者資料庫"的出現,我開始理解他們的憂慮並非沒有原因。

The Trump Accountability Project

一個資料庫也許只是少數極端分子的作為 ; Twitter的清算帖文受到大量追捧,也可看作網民看熱鬧的慣象。但這種清算不同政見者的做法,卻竟也受到眾議院議員,和前奧巴馬官員公開提倡。

AOC asks for record of Trump ‘sycophants’ who were complicit in his administration

我驚訝地意識到,至少在某些州份,儼已形成一股白色恐怖。美國的分裂問題一直存在,如今藉由大選演化出公開批鬥的亂象,有些文革的氣味,若任其肆意發酵,結果將非常失控。

是次清算行動由左翼人士發起,又得到民主黨議員公開支持,但我必須提醒此文並非意在討論左右翼的問題。借古鑑今,不論左右,當群眾不再反思,聆聽和交流,都會走上同一結局。只是恰巧今天美國推崇的普世價值,成為左翼多數暴力的溫床。

接受普世價值薰陶的人很多,有思考習慣的人卻很少。很多人甚至只為了符合圈子形象,或社會主流價值,而隨波逐流。當巨大的人群高舉人權及普世價值的旗幟,行缺乏思考和自我批判之舉,就會形成多數暴力,向有理據的異見者張牙舞爪。

更可惜的是,今天這群人當中,不乏許多受教育,甚至社會上流人士。

人性對權力的信奉,令我們產生錯誤的第一印象,例如大學教授都成熟而有智慧,工程師的分析能力一定強 ; 到接觸越來越多人,才發現知識分子和成功人士,只是在特定範疇內,通過接受教育和累積經驗,再加上機遇而取得成就。這些人不必然具備批判能力,也無須通過人格測試。這也解釋了為何林鄭月娥會行政失當,律政司為何對警暴視若無睹,以及專業會計師為何會中美容陷阱。

很多有知識或具影響力的人士也和普通群眾一樣,處於社交媒體的迴聲谷中 ; 而且他們所認可的價值,受到更多關注和追捧。

電影The Wave (Die Welle)提醒我們,若提供適當的養分,納粹的悲劇可以在任何時地重演。而今時今日,資訊科技的反噬,知識分子的無知,以及大眾的盲怠,便是極端主義的養分,每一個現代人都必須有所警覺。

幾時開始,我們的視野裡只充斥着一種意見。幾時開始,我們不再坐下來與人面對面討論,慢慢闡述自己的觀點,也認真聆聽對方不同的看法。不自覺的群眾,往往是悲劇背後"無辜"的強大後盾。而人性始終脆弱,在資訊泛濫的洪流裡,只能透過持續討論和自我審視,保持一點清醒。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