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屿人
马屿人

看看、试试、想想

缅甸:孤独的抗争者!

文天祥慨然赴死时是知道自己死后必然要“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这无疑已是超凡大勇;然而知道自己身名都将淹没于历史洪流中、却依然迎着更惨烈命运向前的那些人又是何等的英雄。

一个多月前就想写篇文章,因为3月3日是邓家希牺牲一周年忌。然而总是静不下心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写。拖到现在,终于熬不过去了,趁着夜深人静,泡上一杯热茶,试着来还这心债吧。


Angel Ma Kyal Sin 邓家希


我其实也并非一直挂念着缅甸,可能倒是忘却的时候居多。只是这次俄罗斯侵乌战争,看着乌克兰全民上下的英勇无畏以及欧美澳新日韩对他们的全力支持,很自然地就想起了缅甸。


十多天前是缅甸的新年,本该是缅甸人涌上街头相互泼水祝福、一片热闹的景象。但是据媒体报道,新年期间仰光、曼德勒等大城市街头冷冷清清、人烟稀少。人们拒绝上街庆祝,即便这是传统中最盛大的节日。缅甸人说:”那些死在街头的、我们同志的血,不会被新年的水给冲走。“”有很多的孩子、年轻人和成年人为这个国家和正义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我同情他们,为他们感到悲伤,所以我不会出去庆祝。“


这些天来许多人为乌克兰人的英勇抗争所感动,其实比起乌克兰人来缅甸人的抗争毫不逊色。2021年2月1日军事政变发生后,从明星到平民,从学生到僧侣,从老人到小孩,不管贫或富、上流或底层,全民义无反顾地走上街头进行示威,并发起公民不服从运动,以来自《饥饿游戏》的三指手势和红丝带作为抗议符号。军政府随即展开了残酷的镇压。邓家希便是3月3日军政府进行镇压时头部中弹、当场牺牲,那一天缅甸至少有38名抗议者被杀死,被联合国安全特使称为缅甸示威运动发生以来“最血腥的一天”。然而这位安全特使不会想到的是,没有最血腥、只有更血腥,3月27日,军队进行武力镇压时造成至少114人死亡,遇难者甚至包括儿童。从那时起越来越多的抗议者开始自制武器和军警对抗。


4月,很多示威者包括许多名人如当红小生Paing Takhon等都被抓进监狱,有一些人则逃往边境加入少数民族地方武装。


Paing Takhon


4月16日,部分缅甸原国会议员组建“缅甸流亡政府”,5月5日,宣布成立“人民防卫力量”,这标志着缅甸正式进入内战。


许多原来的示威者纷纷投入“人民防卫力量”,连影视女明星、选美皇后这些原本前途灿烂、锦衣玉食的人都甘愿抛弃舒适生活,跑进山野丛林、穿上戎装拿起武器,开始辗转于硝烟战场。可以说,尽管缅甸经济并不发达,然而在思想理念上缅甸人老早就超越了吃饱穿暖、上学看病这种低层次的诉求,赶走军政府、拥抱自由民主才是他们的目标。在这一点上他们甚至超过英勇奋战、保家卫国的乌克兰人。


选美皇后Htar Htet Htet


​著名演员Mya Hnin Ye Lwin



联合国一再地对缅甸军政府进行谴责,更于6月18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呼吁所有联合国成员国防止武器流入缅甸,同时要求缅甸军方尊重2020年11月的大选结果,释放昂山素季等人。一些国家诸如美国等对缅甸军方领导也进行了各种制裁。


然而这一切显然太过无力,完全不足以对缅甸局势产生任何实质性的影响。从2021年2月1日到现在,已至少有1,782人遭到军警杀害,其中包括上百名年龄小于18岁的未成年人;而若将武装冲突中死亡的人也包括在内的话,总共死亡人数已经达到1.2万人,另外有数十万人流离失所。



而分外显得悲情的是,相比起乌克兰人受到的国际关注和支持,缅甸人得到的国际关注和支持少得可怜。也许在军事政变刚发生的头两个月时间里,缅甸人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让缅甸一度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媒体上的热门。然而街上的血迹未干、牺牲者的尸骨未寒国际上的关注就转移了,焦点也离散了。2021年4月份之后,国际上的反应就变得非常稀落,6月份之后基本上就很少见到媒体报道了。缅甸流亡政府和“人民防卫力量”有没有得到、得到了什么样的帮助和支持也是无从得知。


这可能是网络时代的痼疾,世界上的新闻热点层出不穷,如海浪般一波波地冲刷着沙滩上的印记。人们的注意力也随之转移得非常之快。即便我个人而言,我还记得乌克兰战争之前中文媒体的热点是铁链女;铁链女之前呢?好像是李田田老师;那在李田田老师之前呢?我竟一时想不起来了。所以缅甸人也自然无法强求国际社会的持续关注。


当然缅甸人并不会因为自己孤军奋战而自怨自艾,更不可能自暴自弃;能借助外力自然最好,但终究能依靠的还是他们自己。这是他们的国家,这是他们的自由,这是他们的正义。缅甸人是孤独的抗争者,同时也是勇敢、决绝、富有韧性的抗争者。很多人即便明知自己很可能长埋地下成为无名英雄,他们也义无反顾地要抗争到底。


不只缅甸,这样的抗争者其实全世界到处都有:他们或者妻离子散、天各一方,或者被迫流亡、去国怀乡;或者长年囚禁、一身疾病;或者惨遭折磨、余生蹉跎;或者消失或者死去;有的人母亲去世不能回家奔丧,有的人女儿重病不能前去探望,有的人妻子得了绝症临死都不能再见最后一面,有的人除了身边有限的几个同志根本不为人知、甚至连亲密的人都不知道,只是孤独而坚定地抗争着,直到悄无声息地死去或消失。


世人都知道曼德拉,但又有几人知道非国大的其他英雄人物、又有几人知道非洲之矛以及在反种族隔离斗争中牺牲的那些曼德拉的同志?


在简中世界里,估计大多数人连2021年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俄罗斯的德米特里·穆拉托夫和菲律宾的玛丽亚·雷萨都不知道,更不用说德米特里·穆拉托夫主编的《新报》那六名被杀害的记者,以及和玛丽亚·雷萨一起作被告的记者;甚至可能他们本国知道这些人的都不会很多。


想到这些,自然不免会让人觉得意兴阑珊,然而若是再想想那些孤独坚持的抗争者们,又觉得这个世界终究还是有希望的。文天祥慨然赴死时是知道自己死后必然要“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这无疑已是超凡大勇;然而知道自己身名都将淹没于历史洪流中、却依然迎着更惨烈命运向前的那些人又是何等的英雄。即便可能永无相见得识的机会,但想到能与这样的英雄同处世间,也足够令人欣慰。


夜已很深,茶也已冷掉,窗外忽然雷声阵阵,下起了大雨,且允我和着这雷声、以茶代酒遥敬这世间所有的抗争者们:愿自由不死、正义永存!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高颜值、尚正义——这才是国民偶像!

Loading...
5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