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n

如何理解《流浪地球》原著的结局?为什么坚持真理的人都死了,暴民却活了下来?

因为刘大部分著作结局都是这套换汤不换药的玩意儿。

prc一共只有三种观点。一种是知识分子观点,一种是朝廷(官方)观点,还有一种是民族主义者的观点。

刘慈欣是头一种代表,这种观点你至今可以从90%以上的自由派身上看到。刘属于典型的新文化—prc知识分子,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是“少数理工精英高瞻远瞩掌握真理无怨无悔奉献VS多数愚蠢暴民”。少数精英们掌握了真理—被愚蠢的大多数蠢人+和大多数人一样蠢的统治者(这是个暗线,大多数作品里刘只是很隐晦这么说,一般人看不出来)背叛—发生恶果—少数人拯救世界又不得好死。

流浪地球是这样,三体也是这样。刘这一代知识分子眼里wg及一切前三十的灾难发生的根源就是“启蒙不够”,掌权的不是真正的哲人王(即少数理工精英)而是擅长操弄民粹的坏蛋。在刘和其同类看来,人民不可教化,知识分子的悲剧在于人民的反抗和自己无法握有政治权力,人类永远重复苏格拉底的悲剧,苏格拉底的悲剧1在于人民蠢,2在于苏格拉底不是国王,解决人类问题的最好办法就是让苏格拉底当国王,让维德或者面壁人当全社会独裁领袖。wg错了,但大规模社会改造没错,流浪地球就对。无非这套逻辑。

那朝廷的官方观点是什么?也很简单,统治者就是精英就是高瞻远瞩,人民是愚笨但可以通过组织术“驯服”/教化的,人民会在少数精英结成的先锋队的领导下“自愿”为了伟大事业献身牺牲,最后取得无尽的进步。换句话说朝廷和刘的分歧点就一个,刘认为统治者不是哲人王,不是真正的“精英”,只是操纵民意的骗子,人民也永远不会真心接受精英统治,所以人类命运注定悲观。朝廷认为统治者是真正精英结成的先锋队,而且人民会被精英牢牢控制住,所以朝廷对人类命运乐观。就这点差距。

流浪地球映射性太强,不好改,我教你怎么把三体改造成主旋律。如果按官方观点写三体,就是人类中最优秀最无私的一群人结成了先锋队,在他们领导下人类团结起来,突破了三体人技术封锁,走向星辰大海。当然,也少不了“混进人类中的叛徒”搞破坏和“走了一段弯路”之类的桥段。犯错的是“敌人”,人民是可以被教化的。整个人类历史(或者说民族历史)就是“少数先进分子”“带领”人民群众从胜利走向胜利的过程。

而民族主义者的观点是什么?现实的逻辑又是啥呢?

一句话,人类受苦受难的根源在于精英们本身过度伸手。他们掌握了特权还不满意,还想要更多。总有一帮人试图制造人间天堂,并拿下地狱来恐吓大多数。从来没有三体人,太阳也不会熄灭。搞大规模社会运动的“精英”,上台前各个假装是维德,上台后各个证明都是王八蛋。暴民从一开始就是对的,一切精英高瞻远瞩的“理性设计”都是扯淡。

在民族主义者看来,辛亥以来,汉人遇到的一切灾难的根源就在于知识分子不断试图进行“社会改造”,然后当灾难浮现的时候知识分子又谴责“改造走偏了”“改造的人带着“封建残余””“改造的人不是精英”,知识分子并不否定“改造”本身,并不否定在农村搞集体化让农民进公社乖乖充当奴才,他们只是反对在城市里对“自己人”焚书坑儒,他们渴求的是“让我试试”。而民族主义者的观点就一个“汉人不需要什么改造”,顺其自然,和其他民族一样,民族独立了,国家统一了,社会自己就会迅速发展,统治者履行维护社会统一和安全的职责就足够了。认为当你把手伸向人们日常生活和市场的时候,当你试图去预言并把社会资源攫取后投入到“流浪地球计划”的时候,灾难就必然发生。因为现实社会,太阳不会完蛋,地狱都是人类自己造出来的。

但按这种观点,朝廷的合法性会出极大问题。因为朝廷的合法性建立在这个逻辑结构上“汉人/人类费拉需要改造—朝廷是承担改造任务的唯一人选”这个逻辑链条上。刘和知识分子质疑的是后者,说朝廷其实未必是合适的人去承担改造职责。但按民族主义者的观点,“天下本无事”,汉人压根不需要被改造,“改造”是汉人今天受苦受难的根源,那朝廷合法性就等于被釜底抽薪彻底否定了。反过来,知识分子和朝廷在“汉人需要管”这个问题上也是达成一致的,就如同刘阿姨和先锋队一切理论的出发点都是相通的“汉人费拉”。

这才是为什么刘的作品可以公开发行并流传的根本原因,你读懂了刘,就真正意义理解到了什么叫“蛇鼠一窝”,呼喊争取自由的那批人中的一大部分和建制派其实没根本区别了。知识分子争教门,争来争去杀平民。辛亥以后的中国历史,说到底用这一句话就能完全概括。

作者:汉之声专用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1977244/answer/2502285836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