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n

为什么乌克兰的俄语区也在激烈抵抗俄军?

这个问题如果简单来说的话,就是语言并不能改变一个人的民族身份,德意志犹太人说德语,爱尔兰人大部分说英语,然而他们的民族身份并未改变。乌克兰说俄语的人和“俄罗斯人”不是一回事,很多俄罗斯人已经在乌克兰的民族情绪高涨的时候逃亡了,就好像爱尔兰的盎萨人在独立运动高涨的时候逃亡,剩下的都是说英语的爱尔兰人。

作为一个民族主义者,民族本质上是一个排外的,客观存在(在统计学意义上)的社会群体,他们大部分人是靠血亲纽带拥有民族身份,但一个孤立的个体完全可能靠收养或者婚姻甚至别的手段获得民族身份。一个民族一般情况下可以用语言、样貌和历史记忆三要素来描述。但只是描述罢了,一个民族的成员即使某几个方面产生了变化,只要他们还没有从民族中真正分离出来,产生不可逾越的边界,那他们仍然是原民族的一部分。

但具体到俄罗斯民族和乌克兰民族的情况,这又有一些不同。这可以供我们考虑一下台湾人和hk人与汉人的关系。盎萨人(更准确讲,英格兰人)和爱尔兰人,德意志人和犹太人本质上没有什么联系,但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都是“东斯拉夫人”,或许他们本质上是一个民族,也可能类似于英格兰人和北美盎萨人那样是同一个民族分化出来的结果。这种“分化出来的民族”有两面性。一方面,这个民族确实抱有强烈的民族情绪,对另一个同胞民族有极强的仇恨,正如独立战争中看到的一样。任何一个民族最仇恨的都是和自己类似的民族,因为他们更有可能同化自己消灭自己民族本身。但另一方面,不同于其他民族之间难以完成身份转化,一个英格兰人迁往北美,他可以迅速成为一个“美国人”,反之亦然。今天随着世界局势的变化,英美就如同一家人。这就是说一旦技术发展打破了地理分割,制度上相同的情况下,两个兄弟民族就很容易重新融合在一起。

乌克兰人对俄罗斯人的抵抗,有民族主义的一面,也有反对暴政和威权的一面,后者更重要。就好像独立战争期间北美盎萨人对英格兰人的仇恨,一方面来自“民族”,但本质上来自对联合王国的君主制和殖民统治政策。这种兄弟民族因为身份互换的容易,本质上他们之间没有民族之间的边界,或者说民族之间的边界来自于地理的隔阂。不同于其他民族,魁北克的法裔,苏格兰的苏格兰人,在民主制度下也希望脱离另一个民族的统治。制度毫无意义。但兄弟民族不然。假如俄罗斯政府是一个民族主义的和民主主义的政权,俄乌合并是完全有可能的。因为这两个兄弟民族离得很近,不存在当年美洲独立战争时的那种地理隔阂。但是,他们毕竟有一些差别。因此一旦制度上出现了差别,民族主义和意识形态互相刺激,最终演化出了一种爱国主义狂热。

问题在于以后呢?不错,乌克兰人现在格外的仇恨俄罗斯人。然而普京总有垮台的一天,两边制度总有相同的一天,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有大量血亲通婚,有“接近”的罗斯民族起源的历史记忆,完全相同的长相,甚至语言接近程度也很高。那等到短暂的政权垮台以后,乌克兰人准备靠什么和俄罗斯人“区分”开呢?就如同今日英美一样,做不到。从这个角度来说,阻碍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民族统一”的唯一障碍就是制度的差别,一旦制度差别消失,客观上无法遏止的通婚,民族之间的相似(特别是大量流入的人口迁徙)都会迅速摧毁民族本身的边界。再直白点,所谓的“乌克兰民族”是真实存在的,但它的维系是靠国家的力量维系的。没有以色列,犹太人还是犹太人。德意志800年没统一,德意志人还是德意志人。但没有乌克兰,就只有东斯拉夫人。

从这个角度讲,我对港台是非常乐观的。无论hk和台湾的民族建构到什么程度了,这都是暂时性的。其构建国家自称为了民族独立,实质上不过是为了制度罢了。就如同北美独立运动不过是为了同英国本土的人获得相同的权利和民主制度。那么一旦他们如愿以偿,他们的“民族”和“国家”都不再必要。这才是值得汉人注意的。

作者:汉之声专用号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20395361/answer/2383924811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