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n

自我实现的“停滞论”和明清对比

發布於

我看了几个答主对满清的迫真吹捧,哪怕不考虑作为一个民族主义者和汉人的身份,我也觉得非常搞笑,比如这个人。

至于说为啥搞笑,我要是挨个列举能写上二十条,太过搞笑的比如拿明朝海贸税率30税一,然后拿明朝政府收到的钱来反推明朝贸易总额(我替明朝商人谢谢您嘞)我就不提了,光说一个我最纳闷的问题:

为啥总有人拿启蒙时代,燧发枪普及,游牧民族变成和土著比好不了多少的肥肉的时代红利说成是满清的功劳呢?好比盘尼西林等抗生素大大提升了全球人寿命,也大大提升了二战后朝鲜人寿命,但这能变成朝鲜政府的功劳么?不能吧?难不成你朝鲜政府发明了盘尼西林?

今天就谈谈所谓满清的草原问题,也谈谈沙俄的东扩问题。

游牧民族战斗力纯粹是个时代问题。游牧是人类经济和技术发展的产物,从斯基泰人开始算,公元前800年左右,古典时代后期才出现,在这之前人类是没法在草原上生活的,人类的畜牧业水平不够。

游牧民刚出现的时候,战斗力不强,因为古典时代全人类骑兵水平本来就差,没马镫,冲击骑兵弱。那时候人类技术水平也不行,游牧就更不行,匈奴常年用骨箭,马甲都没有,冲不破古典农耕文明民族的步兵方阵。

游牧民的黄金时代是中世纪,汉以后明以前,中世纪人类经济发展和技术扩散让草原游牧民也能大量装备和制造重甲,游牧民简单的组织形式和生活方式让他们可以廉价动员和维持骑兵(具装重骑兵)部队。中世纪的技术进步导致步兵的火力投射不足,没法和重骑兵对抗。文明民族的大帝国行政成本高,步兵部队无法和游牧民同等体量的骑兵部队抗衡。蛮族可以近乎全民皆兵,自己民族的都当常备军,还都是骑兵。征服了文明民族以后把他们当农奴提供生产力和后勤,滚雪球一样前进。假如一个蛮族部落30万人,平时顶多1万常备军,大多数人都没空接受稳定军事训练。但征服了500万人文明民族把他们当奴隶充当农奴,就能把这三十万人都进行军事训练搞成骑兵。文明民族哪怕是五千万人也没钱弄30万人训练骑兵,不然行政成本得上天,这就是蛮族的厉害之处。游牧民在这个时期几乎是所向无敌的,除了西欧因为东欧地太烂蒙古人强弩之末打不过去,从东罗马,阿拉伯到中国,文明民族全栽在游牧民手里了。

文艺复兴时期,火药发明和普及了,人类进入了冷热兵器混用时代,游牧民就惨了。前膛炮和火绳枪大大提升了火力投送密度,游牧民很难打穿文明人的车阵。从东欧的波兰俄罗斯到大明都是这样。当然,因为冷热兵器混用时代军队都是高度重装的职业军队(火器射速慢,离不开冷兵器掩护,和文艺复兴时期草原上重骑兵当炮灰玩的妖怪们打又离不开笨重的战车),所以大明这时候同期的俄罗斯和波兰也很少深入草原,万一深入草原的时候指挥不当补给断绝就是送人头,只能守。莫斯科吃的克里米亚汗国的亏都是自己进攻,但守的话游牧民冲不开车阵,大明也一样。土木堡瞎指挥深入就是送头,但要是和游牧人正面肛那就赢得容易。

文艺复兴时代是蛮族的时代,是那些玩转火药的,职业军团化的蛮族部落的时代,比如奥斯曼,比如你大清,比如莫卧儿,比如萨法维波斯,全是部族政权。为啥呢?文艺复兴冷热并用时代军人素质要求极高,配合要求极其复杂。启蒙时代线列步兵会走正步,装火药,开枪就行。全军兵种也就线列步兵,骑兵,炮兵三种。冷热并用时代你火绳枪兵射击完了要后退换长枪兵,长枪兵接阵以后又要上剑士破阵,弓箭手袭扰充当散兵,一切围着方阵转,极其复杂。军人要一辈子当兵才能掌握,团练民兵毛线用没有,大炮一轰骑兵一冲就垮,欧洲盛行雇佣兵也是这个原因,因为他们才能掌握这些复杂的军事知识。这是蛮族的时代,你大清和我列举的那些蛮族帝国都是征服者,靠一帮蛮族圣战士,半农半渔猎。这些蛮族圣战士是职业军人,能玩火药,打到文明民族地盘以后把文明人当农奴,自己靠骑兵+大炮建立帝国。但不是游牧民的时代。因为游牧民没征服文明民族搞不到火药,没火药又打不穿文明民族方阵。大明内忧外患财政危机,加上瞎指挥把职业军人送了以后,输给你满清没啥奇怪的。

18世纪以后,燧发枪普及,火力密度进一步提升,冷兵器不再需要,近战部队开始淘汰,军队也不需要战车掩护了,军队开始轻装化,一个士兵既不需要穿甲胄也不需要带战车,一个人带30发子弹和刺刀就够了。骑兵地位因为火力提升也大大下降,比的不再是职业军人而是人头了。文明民族5000万人能拉50万线列步兵,蛮族30万人全民皆兵也是个死。这个时代游牧民和蛮族就是案板上的菜。因为和文明民族打是军队人数/质量双重劣势(职业军人优势不再,火力因为生产力不足被吊打)。而轻装化的军队又能追着游牧民族屁股犁庭扫穴。换任何一个18世纪的汉人王朝,准格尔都是被西北地区一次局部动员搞定的命。才60万丁口的准格尔靠啥在18世纪活?

你大清和同一时期的蛮族帝国一样,因为是靠骑兵+大炮统治被征服的文明民族,所以恐惧动员。准格尔为了生存进口和尽可能换装了燧发枪,然后你大清坚持火绳枪不放,并不是你大清不会造燧发枪,燧发枪有个屁技术门槛啊,手工作坊都能造,缅甸都能量产,是你大清为了保持火炮作为主要火力投送工具的文艺复兴时代军事情况以防止主要依赖汉人动员步枪兵以后汉人造反。然后靠着时代红利和汉人生产力下炮多,你清终于用落后一代的军事制度+军事技术把可怜的蒙古人淹死了。我寻思准格尔之战你清的迫真表演完全证明了文艺复兴冷热并用时代蛮族征服帝国在燧发枪普及的人启蒙时代必死无疑(指被文明民族用人海堆死)的命,鸦片战争的时候大英投送20万人就对你清取得了军力压倒性优势,文明民族燧发枪时代动员20万人和放屁一样轻巧,你清不敢,非得按上个时代那样保持职业常备军制度以阻止汉人反抗,也就欺负一下60万人口的准格尔,碰到3000万+印度的大英必死无疑,你还有啥好说的?要是汉人王朝打准格尔,西北动员一波团练直接骑脸完事。要是汉人王朝打鸦片战争,就算19世纪的那个汉人王朝是连常备海军都没得破产状态,技术停留在1700年水平,满地割据军阀四分五裂,大英送过来20万人死完了都填不满珠三角的战线,实际上拿破仑等欧洲人拿民族国家揣测,都是准备看大英笑话,毕竟拿皇知道线列步兵时代他老亲自带队能顶住三倍兵力差距,再多神仙下凡指挥也是个死。奈何你大清为了防汉主动自锁军事水平呢?

我写到这里,突然想明白一个道理。

为啥朝廷要拼命渲染一个“大清是拿大刀长矛对付洋枪洋炮”的形象?而不说你大清入关的时候是个标准的奥斯曼一样的火器大国强国,只是启蒙时代人家全民皆兵满地线列步兵了还停留在上个时代骑兵+火炮为主的时代,乃至被大英用兵力优势碾压?

答:目的是渲染“停滞论”。只要渲染大清和洋人差距是大刀长矛+火枪火炮,才能渲染汉人这几千年都是停滞。不然你要是说实话,大家都玩pike&shot,骑兵和大炮的时候,我大明也玩,满清也玩,欧洲人玩燧发枪和线列步兵了,准格尔玩,你满清不玩了,那岂不是坐实责任在满清了?

刘慈欣有一段名言,意思是弩射程再远,和狙击步枪不是一回事。成吉思汗骑兵再快,和坦克不是一回事。这样一来,责任就成汉人“文化”,汉人贱,没有“现代科学思维”,就是不懂玩枪。你要是揭露汉人不是人家玩狙击步枪汉人玩弩,而是人家玩火绳枪了汉人也玩火绳枪,人家(包括不限于蒙古人,缅甸人)玩燧发枪了你大清还让汉人玩火绳枪,那这套不是就破产了?

所以“停滞论”就是自我实现的预言,仅此而已。

作者:汉之声专用号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43821779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