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n

工业党和左壬的两种谎言

發布於

我的朋友远善写了一篇文章,里面提到了工业党和左壬在经济方面是扭曲历史的,把大搞国家垄断统制经济和进口替代的各路政权(包括不限于拉美,印度,李承晚韩国等)经济失败,国家破产民穷财尽,导致右翼独裁者上台改弦更张搞新自由主义的历史,篡改成这些国家本来好好的,是右翼上台后搞新自由主义才经济破产的。

换句话说,打个比方,左壬的经济理论相当于什么呢?相当于你每天应酬熬夜,不良的生活方式让你身体拉了红灯,长了肿瘤,你的医生和你家人开始逼迫你每天早睡早起,认真锻炼,然后你肿瘤积重难返恶化成了早期癌症,你反过来说你原本没事,都是你最近锻炼和早睡早起的生活方式才让你得了癌症。完全不考虑你早睡早起的原因就是你原本的生活方式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再直白一点,就是白的说成黑的。

这事其实值得推而广之考虑一下。

谎言有两种,一种是避重就轻。比如苏联大清洗,有些人宣称杀的好—死的都是叛徒,不杀打不过德国人。有些人宣称宣称大清洗没死这么多人。有些人宣称大清洗不存在。但无论怎么说,都是承认苏联“有”大清洗这回事,或者至少有个类似的原型。既然“承认”了,那旁人看到了就会对苏联本身产生怀疑和思考,产生一种不良的印象。换句话说,无论你怎么洗“苏联大清洗”,你只要承认了这件事本身,你就输了一半。

还有一种谎言是什么呢?是制造一个相反的平行宇宙,就好像在平行宇宙中小丑是正义人,蝙蝠侠是坏蛋一样。还是拿大清洗举例,这种洗地方法用来洗地大清洗,就是宣称苏联没有大清洗这回事,是美国在大清洗,屠杀老兵,美国大萧条死了几十万人。

这种“洗地”方法,在正常社会,无论是民主还是威权,甚至在管的比较松的极权都不顶用,因为这是直接扭曲事实,太过荒谬。但也有好处,就是通过断言式的言论,直接让人把对苏联的印象扭曲到另一边身上。如果管的比较严,没人有能力辟谣和求证,那这种洗地,这种谎言,起到的作用才是最好的。

经济问题就是这样。原本真实的历史是二战后国家垄断的统制经济都一团糟,更别说计划经济了。印度人“改革开放”都比汉人更晚,1992年以前印度的经济比prc的市场化程度都不如,假如斯大林主义的计划经济的垄断程度是100,印度就是90,1978-1992的中国就是80。印度人冷战结束前一直都是“工业党”,搞“完整工业体系”,大建国营重工业,搞国家垄断的统制经济,大力限制市场经济,大力限制外资。结果印度经济在冷战前发展缓慢,养活了庞大的吃公家饭的利益集团,这分明展示了国家垄断的统制经济是个什么玩意儿,展示了工业党掌权的后果。类比prc,1992年后果断改弦更张,另起炉灶从东南沿海这些工业在前三十被清零的“战败省”重新按欧美标准发展工业,搞外向型经济,加入wto,今天反而经济迅速腾飞,也有了真正的工业体系。

汉人和印度人的经历着实有几分相似,都是搞统制经济的朝廷在上,人民顶着朝廷干预负重前行。区别在于汉人先天条件更好,朝廷曾经放手的更彻底,也更极权,对既得利益的包衣集团赖账—大下岗,让体制外汉人用“低人权”来支付对朝廷的血税。所以就算是统制经济底色不变,汉人的市场也曾经更自由一些,汉人也能发展的更快一些。印度搞统制经济,朝廷却不极权,导致统制经济下的利益集团积重难返,底子也更差,发展的就慢一些。本来汉人和印度人的例子,应该让人去思考统制经济的意义何在?思考一下即使如此负重前行,汉人仍然能创造巨大经济奇迹,若是没有了束缚,我们能发展的多好。然而,只要通过简单的谎言,把印度说成是一以贯之搞市场经济和自由主义,那么汉人的成功就成了政府干预的神话,成为统制经济VS自由市场,社会主义VS资本主义的胜利了。

毕竟说到底,离开谎言,这套辩护如何生效呢?不用这套辩护,何来合法性呢?

作者:汉之声专用号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43618556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