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n

失语的中原—汉民族主义是“南方”意识形态么?

發布於

如果有人在十年前说汉民族主义是南方意识形态,这大概和有人说乌有亲美一样可笑。今天这个问题能被大张旗鼓提出来,被你乎的““““东北””””人拿出来讨论,恰好说明了今天舆论场被扭曲成什么样了,也反映了“中原”衰落到了什么地步。但作为民族主义者,我反而又感慨又有点惊喜。

因为很多原因,我必须用比较隐晦的语言来说这个问题,敬请谅解。

一,

开宗明义,汉民族主义的意识形态是什么呢?从冉闵刘裕,岳飞,朱元璋,郑成功,洪秀全,孙中山,这些人都有两个共同点,一个叫“北伐”,一个叫“光复”。

所谓汉民族主义,或者皇汉的意识形态,其实说到底就是“北伐中原,光复故土”。这是南方本位么?不然。南方是失血的供养者,要为这个理想奉献牺牲。而“真正的”“南方本位”的意识形态是什么呢?“偏安”,再进一步就是独立。两边的矛盾非常严重,至今在某岛都表现的非常非常明显。

什么叫“北伐”?为什么说“北伐”是皇汉的意识形态本质?那就得先说个问题,“北”是什么?

“北”是中原,也就是汉人老家。所谓“光复”“北伐”,就是汉人丢了老家,逃到南方,准备打回去的意识形态。

更具体来说,“中原”,就是以今日河南省为核心,左边关中平原,右边鲁国,这是汉人的最核心的基本盘,然后向外延伸成淮河以北汉人占多数的地方。其他地区,无论南北本质上都是中原地区汉人通过武装移民夺取的新地。新地也是汉民族的领土,丢了就是失地。但中原这里是老家,圣地,是精神上的“首都”,汉民族帝国的都城长安和洛阳所在,也是汉民族意识形态的核心指向。一个汉人王朝只有控制这块土地,才有完全的合法性。不是说外族控制这片地就成了合法王朝,也不是说汉人王朝不需要其他土地。举个例子,宋朝时燕云十六州是汉人的土地,所以宋朝即使没占领过一天,这也是汉人王朝的“失地”。但中原地区是“圣地”,丢失就如同东罗马失去了君士坦丁堡,这是更严重的问题。

不仅是信仰和情感上的圣地问题,民族问题也是如此。汉人本质上是什么呢?汉人的历史记忆是什么呢?本质上就是周人+商人,两个中原氏族部落的结合体。从基因角度来说,可能河姆渡也是古华夏部落,和周人和商人差不多,今天一些江南汉人或许是接受了周人礼乐被同化的部落。但从民族认同角度,我们汉人都得自认为是周人分封移民后代,我们都是外迁出去的中原人,因为我们民族的历史记忆就是这样的,这可以说某种“中原文化霸权”。后来经济移到南方,移到长三角珠三角,未来移到火星,半人马座阿尔法星,历史记忆还是如此。改了就不再是一个民族了。

再直白一点,汉人历史上和现实中真正的“北”是什么?中原。北方人是什么人?中原人。其他地方呢?是“中原人”征服的财产,人是中原过去的移民。结果我们把南方征服了,中原却落入外族手中,要夺回来,这就是汉民族主义在历史上最直观的表现。

而这种历史记忆,不单是感情,也是有现实理由的。中原是汉人的老家,长期以来也是经济中心,更长时间是文化中心,更是自周到明的政治中心。既然是政治中心,那中原就是掌权的官僚士绅聚集的地方,这里就是他们的财产和势力所在地。西晋的时候中原沦陷,汉人家族举族南迁,这些人时时刻刻渴望光复故土,收回祖先的田园。而真正统治南方的是谁呢?肯定不是原先的“土著”被汉人同化的那批人,更不是越人这些外族,甚至不是早一步过来的当地士人,而是这些南迁的汉人。因为他们原本控制着汉人老家,合法性和影响力更高。他们一旦南撤,就成为了当地的统治者。他们到来南方成为了统治者以后,其政策是为了北伐光复服务的。所以他们有时候甚至会对当地资源竭泽而渔,不择手段,导致当地原本就在的汉人和已经安顿下来的多少对他们的光复大业有些不满。

换句话说,汉民族主义本质上就是中原文化霸权的一个反应。后来经济/文化乃至政治中心去了江南,那也是把中原文化移动过去了罢了。我们都是姬周子孙,而不是河姆渡的子孙。没人以钱家或者孙吴自命,而是以正统汉人中原王朝在南方延续自命。

今日有人宣称皇汉是南方意识形态,真是让我感慨万千。

二,

大概十年前,这个问题众人皆知。比如张士诚VS朱元璋,比如陈炯明VS孙中山,再比如民进党VS国民党,逻辑完全一致,如出一辙。前者打的旗号是对“当地民众”负责,后者打的是什么旗号?他们有超民族意识形态么?没有。不言而喻,后者的意识形态就是汉民族主义,并如同诸葛亮要求益州为北伐牺牲一样,希望当地为全汉民族的利益缴纳统一税,兵员,徭役。以至于地方主义者骂后者是把南方当殖民地,以至于后者觉得非常委屈—我们一个民族,收回同民族的地盘这不理所应当么?

实际上,北伐派和“反北伐派”之间的矛盾比想象的少。“支持北伐的”不是南迁的,“反对北伐的”也不是土生汉人,因为这两帮人是一个民族,本质上都是来的早或来的晚的区别,本来就可以互相转化立场。还有一点非常有趣,就是这帮人的共同立场就是不打算“剃发易服”,都不接受此刻占领“北方”的“““““北方人”””””统治,他们分歧只是“能不能”“要不要”打过去。蜀汉北伐失败在于中原控制在另一个汉人王朝手中,双方只是正统和善治,意识形态和利益之争,“代价太大”的话犯不着。有些就不一样了。民进党和国民党确实在“独台”上一致,本来就是如此。只是国民党还希望“独陆”,并希望至少别放弃努力,民进党则不然,只希望独善其身。任何向北方“靠拢”的行为只不过是为了更好打击国民党,或者“独善其身”罢了。好比郑经希望用称臣换不剃发。弄不明白这个道理,有些pinky自作聪明的去认定“绿比蓝对prc更好”,或者看到蓝搞独立就大骂kmt和绿一丘之貉,都是搞不明白基础概念。如果北朝被杨坚篡位,蓝会立即失去合法性并投诚,绿也马上无力和蓝竞争。如果没有,那蓝绿合法性都稳定的很。

如果南方势力开始超过北方,没人会反对北伐。毕竟一个国家强大的时候都要四处谋求扩张,俄罗斯帝国宣扬泛斯拉夫主义就是如此,同文同种同民族的人口不比外族更加易于统治么?所以所谓的“反对北伐”,只是反对在明显打不过占据故土的蛮族的情况下,反对无限制把人命和财富牺牲在绞肉机里罢了。从这一点上来说,我倒是有时候颇为赞同“偏安派”。

三,

汉人历史上,是几乎没有所谓的“南方”意识形态的,因为说到底历史上只有中原(北方)汉人和住在南方的中原(汉人),本质上一种人。所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南北斗争”。有时候住在南方的汉人会向北方的中央政府索取更多权利,比如方腊起义,方腊指责赵宋无能的政权打不过北方蛮族,然后对江南地区敲骨吸髓,盘剥来的钱又转手送给北边,他得起义让南方从赵宋控制下独立出去。他最后目的,还是要消灭赵宋,成为新的汉人正统王朝的。这说到底并不是“民族独立”,而是起义革命。

大部分时间,汉人王朝的逻辑都是权责统一的,和大部分民族国家一样。比如江南在明朝时期最富裕,人口最多,税最重,然后他们的士绅也握有朝堂上最大的权力份额。汉人在现代以前几乎从来没有陷入到某地虽然同文同种一个民族,人多钱多,但权力少,不得不独立以求平等的境遇。这是因为汉人内部交通更便利,不像18世纪末北美隔着大西洋没法和本土有同样的代表权,搞民主制度。只有地方割据政权难免遇到类似的情况,比如蜀汉,比如今天台湾。割据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南迁汉人”和“土生汉人”在割据状况下必然内斗,也没法分享权力,而这都是可以在统一的民族国家框架内解决的。

汉人历史上有的只是中原VS塞北蛮族之间的斗争。塞北蛮族占领了中原故土以后,中原汉人王朝撤退到南方继续和塞北蛮族对抗,他们自身在南方有来自当地的合法性么?完全没有。他们的合法性来自对汉人正统的继承,仅此而已。晋宋明都是如此。

我说“几乎”,是因为汉人历史上确实有所谓“偏安”政权试图对抗统治中原的汉人正统王朝。比如晋灭吴,隋灭陈,宋灭南唐吴越等等。但每次战争爆发的时候,南方都完全没有合法性,也不可能调动民族主义对抗来自中原的汉人合法王朝。而反观蒙元灭宋,汉人就是节节抵抗,满清灭明的时候也是如此。

说到这里,我估计我也把能说的话说完了。汉民族主义的思想本质上和“南”没啥关系,核心其实是“中原”“北“的逻辑。有些人说,清史是“京城—江南”的叙事逻辑,这不是“北方—南方”的叙事逻辑,而是“塞北—中原”的叙事逻辑。“中原”和“江南”可以无缝替换,因为传统汉人政治叙事下根本没有一个有别于“中原”的江南,江南就是中原,江南人是中原人,江南是中原人的江南。

那为何你乎普遍把民族主义视为“南方”意识形态呢?这才是有趣的地方。

这个有趣的地方在哪呢?在于以“塞北”替“中原”。传统意义上的汉人话语体系里,南方失语,有的只有中原和塞北。但因为近代以来中原经济不振,再加上蛮族统治,导致中原话语权大大减少,反倒让蛮族以“塞北”代替了中原,自称“北方人”,再把南方的中原人说成是“蛮子。”这套把戏从鲜卑那时候就玩,玩到了蒙元,没什么稀奇的。

换句话说就是,原本作为汉人正统,享受文化霸权,并统治了江南的中原汉人文化,干脆直接被“噤声”了。我之前说过一个事,说如果你看过50年代后期和1978以前的prc材料,你会发现偌大的中国只有四种人,黄土高坡的包头巾农民,东北无产阶级“新人”,上海的旗袍西装资本家,少民。

整个黄河以南到秦岭淮河以北,仿佛不存在一样。

北方蛮族占领了中原以后,都试图把自己打扮成正统王朝,把汉人王朝基于汉民族内部斗争(夺取中原者为正统)的合法性说成是自己的合法性,认为自己占领了中原就可以沐猴而冠了。所以他们开始恶意混淆“北”的概念,把代表中原的“北”说成是塞北的北。

他们嘴上说南方汉人是“宋人”,你如果试图这么理解也不是完全不行,只要记住这个“宋”并非是赵宋,而是刘宋罢了。如果用刘宋全盛时期统治范围画个和鲜卑的边界,这倒是反映了大多数“““““北方人””””心目中到底哪里才是““““北方””””,你也就理解东北大多数人是汉人,特别是山东汉人移民,为什么“““““东北人”””””会平时吹东北没有民族矛盾,以北方人自居,遇事又骂山东老倒子的根本了。

汉人和““““东北人””””是两北之争,一个是中原,以及作为中原复刻版的南方,另一个是“塞北”。两边拉锯的边界有时候在山海关,有时候在漠河,有时候在秦岭淮河,还有时候更往南。但无论在哪,根子是两个民族的斗争,而非是地理上的差别。地理上的差别只不过反映了两个民族控制区的范围罢了。如果汉人一路北上,把他们打到了西伯利亚,那“塞北“就在漠河北边。拘泥于地理上的实际边界就南辕北辙了。

对民族主义者来说,隋比陈正统,因为它占领了中原,按民族国家的逻辑,民族国家主权在民,君主和皇帝都是僭主,他们都是汉人军阀,谁强谁就是正统。但正统只属于民族自身,无论蒙元或者鲜卑多强大,哪怕南陈只拥有一个小岛,它也是汉人“正统”。

现代社会随着交通的进一步便利,以及人口下行,户籍制度的打破,汉人开始从中原地方进一步南下,今日长三角和珠三角取得了绝对的优势,再也不会有所谓的“南下”和“土生”权力分配问题了,十年前一度比较火的独立自治思潮,今天只剩下了姨学,道理是什么呢?道理就是“江南”彻底赢了,以后中原会把一切的政治,文化,经济,连同人一起,都带到。汉人今后也不需要“天子守国门“对付北方蛮族,也不需要保持军事政治和经济文化二分了。既然赢了,还需要独立么?既然英国已经决定迁都北美,北美人口已经远超英伦三岛,那同文同种的北美盎萨人自然不需要独立了。

从这个角度来说,皇汉今天变成了“南大人”,也是一种幸福的烦恼了。

作者:汉之声专用号

链接:https://zhuanlan.zhihu.com/p/44071650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