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landStudent

A student from mainland china

刘易杰:那些中国读不懂的世界

發布於

本文转载自http://liuejie.blogspot.com/2016/07/blog-post_19.html


我认识一个知乎上的大v叫@钟大仙儿 ,此人也是少年时出国,定居在墨尔本多年,很是熟悉澳洲社会和风土人情。有一次我们在群里聊天,适逢澳洲大选的日子,他就聊了这么一个现象,说澳洲基层选举的时候,比如选个区长市长州长啥的,各方的候选人拉帮造势,搞助选募捐晚宴,你若愿意花上一两千刀赞助个候选人,就能参加。作为金主支持者,候选人门在晚宴上总是会过来客套两句,感谢支持什么的,谈笑风生一番,亲切合影。大仙儿说他发现很多的中国人愿意去参加,尤其是以那些在中国有业务和生意的,比如某些做澳洲移民中介的,就非常喜欢去。他们不是支持某个党派或候选人,而是多方下注,每个都去参与一下。过后哪家当选了,就把跟哪家的合影摆出来。看,这是我跟澳洲某某某区长市长州长的合影。

这事儿其实很具有中国特色,你在中国的企业领导办公室,经常会看到企业家跟政府领导的合影,背后潜台词是:你看我们跟大领导很熟,我们上面有人。很多中国人不理解外国的运作方式,自然而然的,把在中国形成的思维方式,用来解读外国事件。你如果在中国跟市长勾肩搭臂称兄道弟的,那本事大的不得了,在本地做生意肯定是顺风顺水,还有额外的优势和不能说的秘密。那澳洲的市长你熟,说明你在澳洲也吃得开,有别人不具备的门路和优势。不少中国人,就被这种国内外的等价解读,给蒙骗了。

这事儿之所以引发了我的思考,是因为我发现通过这事儿细推,你能看明白为什么很多时候中国人讨论国际问题和事务的时候错的非常离谱,而且完全鸡同鸭讲,因为他们在中国这样一个奇葩的社会环境下形成了许多和国际社会格格不入的思维模式,并习惯用这种模式来解读和理解发生在其他国家的事儿。前一段时间我看了一个BBC的节目,找了几个不同背景的新闻工作者来讨论“西方媒体对中国报道是否带着有色眼镜”,其中有一位中国来的教授还是主编,张口就是:西方国家政府有自己的意识形态,所以西方媒体在报道发展中国家的事务的时候一定是以维护和捍卫“西方国家利益”的角度出发的,所以对于发展中国家和中国的报道都不客观。他的这番理论引起了BBC的主编的反驳,说你为什么说西方的媒体反映的是西方的政府的意志呢?有什么具体的例子可以支持这个观点么?

你看,在中国,人们已经习惯了,思维定性了媒体和政府,和政党的关系。比如所谓的“党媒姓党”,政府有专门的机构来管控把持媒体机构,媒体发声的角度和立场要体现政府的意志,无论是直接干预,还是长期以来已经形成习惯的自我审查,总之是一种中国特色。中国人认定了中国媒体立场要复合中国国家主席的观点,进而得出结论美国媒体的立场也是要复合美国总统的观点。中国政府可以干涉和管控中国媒体报道,美国政府也一定会在干涉和管控美国媒体报道。所以但凡听到国外媒体不符合自己口味的报道和观点,直接跳到结论这一定是西方国家(政府)对我们的恶意攻击。

南海仲裁案结果出来了,中国拒绝接受仲裁结果,对内的宣传口径是质疑仲裁庭的合法性。然后放任民间发酵。网上有好多人嘲讽说仲裁庭是“莆田系”的,还有人清高的说:一看法官是个日本人,就知道是阴谋……

我很纳闷的是,如果法官不是日本人,而是中国人,又如何呢?你指望一个中国籍的法官,在一个国际化的仲裁机构作出司法判决的时候,把自己的国籍,作为法律之外的因素考虑到判决结果当中么?法官要考虑:“我是中国人所以我要偏向中国”么?如果一个中国籍的法官,在判决和中国相关的国际私法案件的时候不应该把自己的“爱国立场”作为判决因素来干扰司法公正,那凭什么质疑一个日本籍法官会因为中日关系好或者不好做出不公正的裁决呢?

这就是中国的这个人情社会和司法不独立的社会,使中国人形成的“司法可以被轻易干涉”的思维定势。在中国打官司,你要找关系找门路,法官是你同乡,是你同学,是你朋友,收了你的钱,或者你“找领导打了个招呼”,在法庭上你就有了司法上你所不应该具有的“优势”,在中国,人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模式,也被用来解读自己并不理解的国际社会。

在中国我们习惯了资本傍佐权利,你要是能和区长市长省长搭上关系,就是了不起有本事,就能捞到额外的好处,拿到别人拿不到的项目。所以中国人觉得在外国能跟区长市长州长搭上关系当上朋友的,也一定会有这些优势。

在中国我们习惯了媒体是政府的喉舌,媒体发声要反应政府和政党的意志,政府和政党不喜欢的外部敌人敌国,就会发动媒体来攻击谴责。所以中国人觉得外国政府,政党,媒体也会这么做,媒体发表批判的新闻,一定是背后有政府授意和操控。

在中国我们习惯了司法可以轻易的由法律之外的因素轻易操控,交情,利益,意识形态,政治因素,都是干涉司法裁决的因素。打官司输了第一反应是:妈的,对方是不是找人买通法官了……所以中国人觉得所有法院和法庭都能买通,都能被操控。

用奇葩的中国特色社会形成的思维方式去解读其他国家和国际社会,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人永远读不懂这个世界,也很难真正融入。

最后,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看过《纸牌屋》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