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landStudent

A student from mainland china

五毛类型学

發布於

2010年旧文,原贴在此

“五毛”——政府雇用的“网络评论员”,以其每发一条网络评论,可获五毛钱报酬而得名。这种职业,以不分是非,只论立场的引导舆论为其工作内容,这立场只有一种,就是当政府行为遭到社会舆论批评或质疑时,永远站在政府一边。

以我这些年来上网经验观之,“五毛”根据其付出与收益,以及职业水平等各方面为标准,存在着一些职业差异,整理归类一下大约有这么几种:

一.暴发户型五毛

这类五毛,通常以大学教授、专家(例如法学家、经济学家)、研究员、资深媒体人、特约评论员等身份出现,形象光辉灿烂,其言论文章经常上电视,上报纸,上官方网站头条,其论说也常常看似充满各种概念,有条不紊著称,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么证明那些违反正义、公平、人道原则的具体政府行为是正确合法的,要么抽象地歌颂政府的伟大英明。他们的这些公共言行由于能使得他们在体制内获得荣华富贵,所得远远超过一条评论五毛这样的待遇,故而属于最昂贵的五毛,是暴发户五毛。暴发户五毛中,还分为学院派五毛(以大学教授为主体)、通俗派五毛(以特约评论员、资深媒体人为主体)。

二.职业五毛

这类五毛,由于智商较低,求职能力较差,人品更差,能获得一份“网评员”这样的工作已是兴高采烈,所以每天都在各大论坛游走,一见到有批评政府的文章和言论,立刻投入工作,主要内容是用各种下流的语言谩骂批评政府者,稍微敬业一些的就顺带号召大家热爱政府热爱党(不晓得哪个党),一般简称为爱国,每发一条,计费一次,五毛、一块、一块五、两块、两块五……这些职业五毛一天发500条能挣250元,一个月下来收入不菲,不过,现在据说降为一条一毛,职业五毛的工作量一下子增加了四倍,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辛苦啊。

在职业五毛中,根据他们的智商分为两种,一种是低智商五毛(或称无脑五毛),他们因为脑袋比较弱,拿几本教科书一夹,脑子就坏了,所以这些人基本上就是认得汉字会说话的机器人,出于人道主义情怀,对他们应该同情,因为靠自己的劳动吃饭,虽然干的恶事,但也有可原谅之处。

还有一种高智商五毛(或称有脑五毛),这些人不是完全不懂公义,也不是完全没有正义直觉,只是为了那几毛钱,不要良心,专门说违心话挣钱,这类五毛常常还真能诡辩,但因为理论素养等各方面水准都有待提高,所以还无法得到暴发户五毛的待遇。

三.免费五毛

这些五毛,由于脑袋被教科书夹的时候,力度有点偏,所以某些方面才智不错,不少人考上大学、研究生、得了博士学位的也有,有的甚至还留学国外。但毕竟被教科书夹得比较狠,所以在心智方面存在严重缺陷。虽然他们的高学历能够让他们得到较好的职业,收入颇丰,但一涉及时政,他们脑子准晕,于是总是站在政府立场说话,不管别人批评政府是不是批得正确,一见到批评政府就扑过去,一见到国外批评中共政权就扑过去撕咬,他们并不领薪水,但是由于他们真诚的愚昧,往往效果上比职业五毛还有分量。这些免费五毛还可以根据其学历和职业不同分为:大学生免费五毛、硕士免费五毛、博士免费五毛、海归免费五毛等。

五毛的基本分类主要有上述这些,他们发言的总体特征就是娴熟地使用中国逻辑。例如,他们常常会说,“你说西方的制度好,为什么不去西方呢?”“西方制度那么好,他们是你爹吗?”“你骂中国,所以你就是不爱国的,你是洋奴。”诸如此类,不一而足,一旦遇到这样的中国逻辑使用者,辩论对手通常只能落荒而逃,于是五毛们几乎总是能大获全胜。

当前中国舆论界出现了以暴发户五毛领衔,以职业五毛为主体和免费五毛协助这样三军联合作战的宏大气势。在每一次社会重大事件发生的时候,都能见到他们的身影,他们对于执政党地位的巩固作出了巨大贡献。

五毛们为了维护一个奴隶主可以自由剥夺奴隶的稳定,兢兢业业,可歌可泣,中国至今未出现一个奴隶反抗奴隶主的混乱时期,跟他们的努力关系很大。为此,郑重建议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考虑把2010年的和平奖颁给中国的五毛群体:

“表彰中国五毛群体为中国稳定,使得世界未因中国不稳定而引发动荡所作出的努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