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nlandStudent

A student from mainland china

一场97年香港的脱口秀

發布於

黄子华"栋笃笑"1997《秋前算账》有字幕

这剧最让我惊异的是它居然有百度百科页面,大家可以观摩一下。今天(12月26日)尚未被和谐。

《秋前算账》,剧名,于1997年4月10日在香港 伊利沙伯体育馆 首演,是 黄子华 栋笃笑系列的第六辑。黄子华的 栋笃笑 诉尽港人在生活通迫和前景阴影下的内心挣扎与感情煎熬。
1997年,山雨欲来。没有人知道这种没有审查、不受电检规范的表演形式是否即将寿终正寝,子华计划横跨两个时间、空间演出新一辑的栋笃笑。但由于所有场地都已预留作回归庆典之用,于是他只有提前97年4月“秋前算账” ,当中他说了很多大家想讲,仍未讲可能以后不能讲的东西。4月13日,子华完成最后一场演出,他担心这可能是最后的一个栋笃笑。 [1] 
——摘自《最黄子华的黄子华》 ,作者:林祖辉,原载于1999年6月《号外》City Magazine
「秋前算账」是一课(大概也是唯一一课)人人明白的後殖民理论导论,将香港在中英两国夹缝中的处境简单清晰地呈现。」社会学家梁款
「黄子华的栋笃笑诉尽港人在生活通迫和前景阴影下的内心挣扎与感情煎熬。以《秋前算账》看,他的结构是五大段:九七震撼、恐共情緖、移民困扰、六四之痛和总结回归经验。以自己为主角,现身说法式地讲故事和感受,说学逗唱、身体语言,诉尽了在生活逼迫和前景阴影下香港人的内心挣扎与感情煎熬。」摘自1997年4月《开放》杂志
「在众多“栋笃笑”的作品中,我把《秋前算账》视作子华的颠峰力作,不仅因为它搞笑的到位,言语的精彩,也不仅因为子华的敢说敢做,敢于承担,敢于思考。而是,在这一场“笑中有泪”的栋笃盛宴里,子华冷冷的调侃总会让人在大笑之余,偷抹去眼角的感伤,进而陷入一种深深的沉思里。所有的这些政治话题,或深邃的,或显浅的,子华都用调侃的方式说出来,却无损政治话题的深度与敏感性。与专家学者们的案牍文章不一样,子华是把根植于深地里的哲理文字,用通俗的话语表达出来,《秋前算账》,可谓是这种表达形式的一场盛宴,让我们在肆意大笑之余,对生活看得更深,更远了。 [2]  」摘自《秋前算帐:一场“栋笃”的盛宴》,作者荒洲

各位可以给大陆朋友们放一下这段,看一下他们的反应。

以下是1h39min开始之后的片段摘录:

“过去英国对香港人说,我统治你,你别说那么多话,这一句话是宗主国对殖民地说的。现在中共也对中国人说同样的话,原来中共当中国是殖民地。像北京、上海,你们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同时你们也都是中国的殖民地,这就叫做一国两制了。为什么一国两制这么伟大啊?二十一世纪快到了,全世界还有哪个国家有殖民地啊?中国。“
“所以我说香港将来怎么会不好啊?我们从英国的殖民地转做中国的殖民地,我们生下来就是殖民地,要做殖民地我们说自己是第二,没有人敢说自己是第一啊!“
“我绝对不怀疑有一天我们能全民转向亲中的能力,所以我说香港一定好。问题是我始终担心那些死硬派,改天中国真的要秋后算账,你真正的罪名不是颠覆国家,是歧视啊。‘喂你说英国人行,我们中国人就不行?你是不是种族歧视?’“
“不是我们不想让你玩民主啊,但你是殖民地啊,民主殖民地,逻辑上不成立的啊。.....我们有点民主玩玩,就是因为英国人不玩了,收山了,所以你难怪中国人这么生气嘛:大家出来都是搞殖民地的是不是,你知道规矩的啦,你临走做这样的事情是不是砸我的场啊?“
“现在还有人说要平反六四,那就更麻烦了,你怎么可以要求平反六四,六四是中国的事嘛,你是殖民地而已,不关你事的。你真当自己是一家人啊,你记不记得中国这么久来对香港只提出过一个要求,井水不犯河水,真的一家人会不会这么说话啊?“
“我认为在香港有人竟然有胆子公开宣称自己爱国,就等于有人公开宣称自己是黑社会,应该把他抓起来,真正的罪名是‘肉麻’啊....黑社会都有爱国分子,双重肉麻....你爱的什么国?那是宗主国嘛,这些摆明就是拍马屁是不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