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龙心说共产话暨DXD亚波舰通讯+奇妙3

工运共运:真·马习竜報.MLM/用龙心说共产话 自由通讯:DXD亚波舰通讯/iDXD 第三雜路:第3路紀奇妙刊 {人类思潮可分二种。 一说世上有比生命更有价值之物一说没。 战争前,前者对,在战争停火后后者正确,几百年来,几千年来,都一直都是如此的……} 共产传人不管在哪个时代,都为了民族思潮解放复兴而战! 由德意志的马恩格斯,到苏维埃的列史达林,中华的毛邓习近平及最后一位共产传人----竜心/龙心

山东百日无孩|DXD亚典波罗宇宙舰队通讯

發布於

所谓“百日无孩”运动,就是1991年,为了降低当年人口出生率,中共下令自5月1日到8月10日,本地无论头胎二胎,不问合法“非法”,一个都不许生,全部强制堕胎。运动旨在遏制当地的出生人口。政策主张当地妇女无论是怀孕第几胎,还是怀孕几个月,一概强迫人工流产,以此造成社会恐慌,以及大量孕妇被迫流产。

当时被强制流产的包括怀孕7个月以上甚至即将临产的孕妇,有些婴儿被强制引产出来的时候还是活的,离开娘胎发出第一声啼哭声后,马上被医生护士照头上一针,小腿儿乱蹬几下就死了。有的产妇看到这个场面当时就疯了。

据冠县贴吧:“有种针打了后小孩肢体开始腐烂,我姥姥家村里有个人只有一条胳膊,就是生下来打了针后被父母砍去了那条打针的胳膊。”

还有将近40岁的妇女多年不孕,好不容易怀孕,却没能逃过“百日无孩”运动,被强制引产后,终生不孕。

据统计,“百日无孩”有超过两万人被强制流产、引产,这还不包括受“启发”而采取类似措施的阳谷、东阿等县。

据当地一位乡干部回忆:

为确保我乡5月1日到8月10日这100日内不出生一个孩子,我们乡里是我负总责,每个村都是村支书负总责,先从自家开始,从自己的身边人开始,从自己的亲戚开始,凡是怀孕的不论啥情况一律打胎流产,以前颁发的准生证一律作废,有人问:“那出生了怎么办?”我们的回答是:“生出来就掐死!”

我让计划生育执法队的成员都一律穿上了警服,手里要有武器,绳索是标准的两米长,棍棒一米四,每人每天10元工资。当年我们乡长书记的工资多的一个月才130元。举报的,一律吃百分之五的提成,举报一个一般就能挣100多元。在政治待遇上,凡是工作积极的,优先入党,优先提拔为乡干部。

我“创造性”的应用了那个著名的“白猫黑猫理论”,不管什么出身,不管他啥经历,不管是否有偷鸡摸狗的行为,只要能完成计划生育任务的就是“好同志”,就提拔到重要岗位上。

遇有重大任务,比如拆房,抓人,一般是从80里外的碱窝乡调人来。外乡的人谁也不认识,没有人情顾虑,工作起来自然如狼似虎。你孕妇怎么了,专拣肚子猛踹,省的让你打胎你不情愿。一脚下去,一会儿地下一片血,你想保胎希望不大了,即使我们让保,你到县医院也是给你打一针引产针,政治任务谁敢不执行啊!

很多快要生产的家庭纷纷出逃,于是房子被拆,亲属被抓,甚至有叫亲家母打女儿公爹脸的事。在运动中,乡镇马路上,总有很多拖拉机上拉着那些因家人生孩子而被抓起来的村民游街,都是五花大绑,胸前还挂着牌子。因为正好是玉米秸长起来的季节,有的孕妇被四处抓的无处可躲,躲到玉米地里去把孩子生了下来,住在窝棚里,不敢出来,才幸免于难!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