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三

自由、平等、独立;慈悲、勇气、智慧。禅是道之禅,道亦禅之道。

緣起

發布於

這個故事發生在大概十年前,對方是一個比我小幾歲的小夥子,剛20出頭,來自農村,初中畢業就出來務工了。一次閑聊中,他突然很認真地問我:“你說人活著到底為了啥啊?”

而就在那一瞬間,我感受到了巨大的精神上的沖擊,緊接著腦海中就冒出一個不知道哪來的念頭:“難道人人平等真的不只是一句空話?至少我們都有著同樣深切的渴望啊。”再然後,又感到深深的羞愧:我為什麽會認為像他這樣的人壓根不會去想這種問題?

在內心經歷劇烈的波動之後,我定下神來,回答到:“你提的這個問題太大,讓我想一會。”那麽,我到底該如何回答他呢?在第一時間,我想到了一位古希臘的哲學家,當有人向他提出這個問題時,他回答道:“我不知道,所以要繼續活下去。”而我也曾對如此精妙的哲思讚嘆不已,可是,面對眼前的這個小夥子,我可以照搬這個答案嗎?

對方之所以問我,是想聽聽“我”的看法,雖然我可以丟出一個讓他覺得很好、又難以質疑的答案,可那並不是真正的自己在回覆他的問題。而面對如此懇切的他,一個出於信任而向我請教的人,難道我還能只想著炫耀自己的淵博嗎?我必須給他一個自己的答案。

於是接下來的幾分鐘,我開始回顧過往的經歷,仔細辨析到底是什麽驅使著我成為如今這個自己。當然,我也不可能讓對方一直等待,因為我深知這個問題很可能就沒有標準答案。最終,我懷著忐忑的心情回答到:“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所以只能跟你說,我自己的感受就是:為了學著做人。”接下來就在更加不安的心情中等待他的回應。

他沈默了一會,若有所思,然後對我說:“這是我聽過的最好的答案。”我立刻長出了一口氣,感覺像是劫後余生一般。 後來,我跟他失去了聯系,不知道他如今過得怎樣,而他也不知道當年那輕聲一問,對我之後的人生軌跡造成了多大的影響。

而諸如此類的事情,在我的生命中出現過不止一次。某天,我正在超市的貨架前挑選商品,余光瞥見一位老人推著清潔車朝我這邊走來,於是就稍微挪了兩步給他讓道。他走到我身邊時卻忽然停了下來,輕聲說道:“唉,你不錯啊。有的人,我推到跟前都不肯讓的。”而我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麽,只好以表示理解的微笑作為回應。

還有一次,在去往火車站的地鐵裏,我正望著窗外,從車窗上映出的畫面裏,我看到一位老人緩緩走到我身邊,接著就聽他問道:“你知道去火車站怎麽走嗎?”我馬上回道:“那正好順路,我去接人,你跟我一塊走就行。”而到了火車站之後,老人又略顯為難地跟我說要去售票廳買票。於是我就說:“那我送你過去吧,反正我還有時間。”

從站南到站北,也就三百米吧,很快就到了。而當我跟他說了再見,正要轉身離去的時候,老人忽然抓住我的手,一邊熱切地說著,一邊在我手心裏刻畫著:“我叫某某某,家住某省某縣某村,你哪天要是到了我們那,一定要來找我。”他的熱情讓我猝不及防,而在嘈雜的大廳裏,我既沒聽清他的名字,也沒分辨出他在我手心裏到底寫了什麽字,只覺得他的手很溫暖。於是我就笑著說:“好,我記著了,那咱們再見了,一路順風。”

在以上這些故事裏出現的人們,或許在很多人眼裏都是再普通不過的普通人,甚至他們本就自認卑微。但是,當他們表達自己的困惑,我也曾不知所措;我覺得人們可以互相體諒,他們也對此予以肯定;而僅僅因為自己多了那麽一點點生活經驗,知道一條路該怎麽走,並多走了那麽幾步路,就可以得到他們如此熱忱的回應。那麽,我又哪來的資格自命不凡呢?我不也是蕓蕓眾生中的一個嗎?

當一個人願意真誠地向我請教一個問題,讓我知道他不僅心懷同樣深切的渴望,更願意鼓起勇氣給予我信任;當我因為一次小小的避讓,就能引發他人特地的致意和感慨;而當我僅僅是在順路的情況下多走了幾步路,就讓對方不惜湧泉相報,我知道,是眾生用他們的光芒照耀了我、溫暖了我。

因那眾生,即如漫天的繁星,每一顆,都渴望綻放光芒。

即便身處這個同時也充斥著傲慢、防備和冷漠的世界,是他們讓我對人性中光輝的一面有了更切身的認知和確信,同時也就對未來產生了更多美好的期待。眾生待我不薄,我不能不回報眾生。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