鳶尾偲萁

一個在地球存活超過半世紀的老靈魂/時而鬧鬧情緒/時而大智若愚/未來的斜槓意識體

走在邁向自由的道途中


為什麼有人在身心靈的修為上,寧可走捷徑學一些不需要自我面對的,簡單的旁門左道,卻不願意踏踏實實的花時間讀書、藉事練心,從改變自己的信念做起?

把改變的力量交託給別人比較容易嗎?

自己則是花力氣緊守住同溫層不放,於是也就看不見真正的問題其實是在自己的身上,就像是去改運、改名字、改風水卻不去探討問題的根源是一樣的道理。

年輕的時候看過一部動畫:埃及王子,敘述聖經故事摩西帶領以色列人脫離埃及人對他們的奴役生活,穿越紅海尋找上帝的應許之地的故事。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摩西把紅海分開來的那一段,感到震撼之餘,卻也認為這種事情就只有在神話裡才會出現。

在學習賽斯心法之後的現在,回想起這個故事,卻有另一番領悟。

被奴役多年的以色列人,在被摩西帶往聖地的路途上,有人死心塌地的跟隨摩西,無怨無悔、心甘情願,只因為他們再也不想回到那被奴役的非人生活。其中也有另一群人,一路上怨聲載道,抱怨摩西讓他們居無定所、餐風露宿,他們寧可回去埃及,過著雖然被奴役,卻可以有屋子住、有房子遮風避雨的生活。況且摩西所說的話究竟是不是真的?他們質疑著;摩西所說留著奶與蜜的應許之地,是摩西編出來騙他們的嗎?在前途未卜又後有埃及追兵的緊迫狀況下,這群人也曾試圖推翻摩西,說摩西迷惑了眾以色列人的心。

事情的進展一直到這行人來到紅海之前才有了轉機。但即使摩西藉由上帝的力量分開了紅海,信任摩西的人跨越過去了;不相信摩西的人,依舊質疑著,他們害怕摩西故意施魔法要讓他們葬身在海底。而回頭望著埃及追兵已經迫在眉睫,卻又不敢跨出那一步,進退維谷。而摩西不願讓埃及人有機會把族人追回去,在無可奈何之下,只好讓紅海的海水傾瀉回去,將埃及人、質疑摩西的以色列人與再也不用回去的以色列族人分隔兩地。

思索著這段過程,就像踏進身心靈的學習歷程。

我的內在在新舊信念之間來來回回、反反覆覆糾結、抗衡,過程中我只知道我不喜歡被過去奴役,但我卻也不知道那個應許之地究竟是不是真的存在?有的人寧可回去從前被奴役的日子,被舊信念綑綁、制約,那畢竟已經習慣了,也早已形成一個所謂的「舒適圈」。

我選擇繼續用學習得到的新信念置換舊信念,在到達目的地之前,內在的糾結與抗衡就是我要去面對及改變的,我願意相信那個應許之地的存在,為這個相信而堅持著。在這段前往的路途中,有些人與我同行;有些人在短暫同行之後,中途走上其他的旁門左道,因為聽說那條道路是條捷徑。豈知,那是條離應許之地更遠的路。這一路上,對摩西這樣的帶領人若沒有深厚的信任,是無法堅持到底的。

現在的我還在這條路上,經過這些年來的學習與修練,我已找到與內心產生共鳴的信仰,那就是賽斯心法。而那塊應許聖地,原來一直在我的內在宇宙中,只是祂忽遠又忽近,以致於我常常看不到祂。因為想要永久居住在這塊聖地,做一個踏踏實實讀賽斯資料的笨蛋,是我所願意做的事。

神奇之道口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披著白羊皮的黑羊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