鳶尾偲萁

一個在地球存活超過半世紀的老靈魂/時而鬧鬧情緒/時而大智若愚/未來的斜槓意識體

沒事多許願,整個宇宙真的會聯合起來幫助你

發布於

話說我在月初母親節之前許了一個願:

如果可以的話,

圖書館流通櫃台內的風光,

也有我微笑喜悅的身影,一直到永遠。

對於圖書館,我可說是無可救藥的喜歡。

即便4年前已曾經當過9個月館員,

對這個薪資很低、事情很多的職務,

早就心知肚明且毫無不切實際的遐想了,

我仍舊喜歡沉浸在這樣安靜、充滿書香的環境裡工作。

當身為讀者的我在書櫃之間找書的同時,

看到上錯架的書,會忍不住取下並把它們送到正確的櫃位;

當看到原本應屬「社會科學類」的「刑法要義」,

被編目到「自然科學類」的電腦資訊區,

會忍不住把書拿下來,

將正確的分類號抄寫在便條紙上交給櫃檯,請他們修改。

看到架上東倒西歪的書,更會忍不住手癢去整架。

每每做出這些舉動,

我自己都忍不住笑自己犯了嚴重的館員強迫症,

但我對於做這些事,一點都不覺得無聊和痛苦。

於是我看到我對圖書館工作的眷戀難捨;

我看到我對圖書館員的日常愛不釋手。

我看到我對圖書館仍然懷著很大一股熱情。

在這近4年的時光裡,

我內在仍不斷地有再一次當圖書館員的渴望,

它一直沒有消退過。


機會來了,就看我要不要把握?

母親節之前看到圖書館釋出職缺的訊息,

我順應心中這股強大的渴望而許下心願,

而且將它寫下來,就好像向宇宙下訂單,

我預約了一份母親節禮物,

接著就等候這個訂單的內容物什麼時候可以到貨了。


幾經波折,就在前幾天,

我接到來自總館的電話,

我向宇宙下的訂單,即將在6月到貨。

掛下電話,我雀躍、我狂喜、我大叫、我大笑、

我像個孩子一樣歡欣鼓舞,

我像中了舉的范進似的幾乎喜極而瘋。

更開心的是,這個分館在我母親搭公車可以到達的距離內,

讓她閒暇之餘可隨時到館找到我。

接下來的歲月,

我會在我喜歡的環境裡做著我喜歡的工作、

在我母親想找我的時候看到我。

感謝整個宇宙的餽贈,

應許我在母親節所許的心願。

雖然圖書館員不是一份多麼了不起的工作,

卻是我這一生最喜歡的工作。

近藤麻理惠的先生川原卓巳在「我要的新人生」書中說:

等待風起,趁勢而飛;抓準時機趁勢而起,用特質創造價值。

我會創造出專屬於我這個圖書館員的價值出來。

四年前的我這個圖書館員,

肯定跟四年後的我這個圖書館員,

有著不一樣的心靈設定,

為圖書館和讀者以及我自己,

創造成長和喜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這個節日,一切盡在微笑中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