鳶尾偲萁

一個在地球存活超過半世紀的老靈魂/時而鬧鬧情緒/時而大智若愚/未來的斜槓意識體

【社區活動:我的壞習慣】|「信任」真是一種壞習慣 ?

發布於
花朵信任蜜蜂的授粉;蜜蜂信任花朵的甘蜜;鱷魚信任牙籤鳥為他剔牙;牙籤鳥信任鱷魚不會吃了牠,彼此互蒙其利而又不互相傷害.....

在網路上揭露自己的壞習慣,這還真是頭一遭!以往在社群網路裡偶爾會寫寫自己遇到衰事的自白文,也沒那麼像是自揭瘡疤似的正面公開自己的壞習慣,既然都設定了關聯,那就....面對吧!不寫也不代表自己沒有這個壞習慣啊!


活到這把歲數,最近才發現,自己有一個很大的問題,
這個問題特別是在團隊裡面越發容易凸顯,
那就是「對一切都信任」的壞習慣。
對於團隊裡的每一個人,我總是抱持著「信任」的初心去對待。
就像是初生的嬰兒赤裸裸地來到世間,
只有百分之百全然的信任,
信任給他溫飽的人、信任給他安撫的人、信任逗他笑的人、信任對著他做鬼臉的人,
才能一天一天的茁壯、成長。
再來要信任跟他說話的人、教育他,讓他學習的人,
才能一天一天的成熟、長智慧。
他周圍的人也同樣是信任他會好好地吃、好好地睡、
好好地玩、好好地長高長壯,
否則怎麼會願意繼續的撫育他、滋養他呢?

沒有一朵小花會被雨水忽視

這就像大自然裡各自存活著的物種間彼此的互助合作一樣,
花朵信任蜜蜂的授粉;蜜蜂信任花朵的甘蜜;
鱷魚信任牙籤鳥為他剔牙;牙籤鳥信任鱷魚不會吃了牠,
彼此互蒙其利而又不互相傷害,
全然的信任彼此都能盡一己之力,
共同完成某項任務。
又像是一幅拼圖,
彼此成為彼此缺角的那一塊,
各顯神通卻又互相截長補短,
好一個世界和平大同之象。

除非人類來攪局......

身為人類的我,有時候挺羨慕大自然這無私的互助合作,
生存在這個社會裡,「信任」是我的初心,卻不知怎的也是我的壞習慣,
我忘了我面對的不是大自然,是人類 ─ 雖然人類某個程度也屬於大自然的一部份。
而有著許許多多小我意識的人類,
玩著競爭、掌控、比較、嫉妒、優越感、貪婪、覬覦、奉承討好、二元對立.....這些把戲,
玩出他們與其他物種截然不同的遊戲場,
因著人類有其他物種所沒有的「小我意識」,
於是人類的世界就和其他物種的世界區隔出逕渭分明的兩種世界,
於是產生了優勝劣敗、你爭我奪、成王敗寇。
我並不是說我沒有小我意識,
而是在它們出現之前,我總是本著信任、包容與接納的初心,
對待所有來到我面前的人,
一直到....發現自己的初心受到挑戰。


當一切都信任的初生嬰兒長大了,什麼時候開始有不信任的感覺呢?
那就是他的照顧者開始對他有個人意圖或不合理期待的時候;
而照顧者又在什麼時候開始對這個手把手拉拔長大的嬰兒不信任的呢?
也就是自己的意圖和不合理期待被對方拒絕的時候。
於是這個信任的迴圈開始出現破口,
隨著那些個人意圖或不合理期待越強烈或者越張狂,
信任的迴圈就越發崩解,一直到完全潰散。

人性裡的善良、純真、無所求,真的得隨著年齡逐漸消融而被算計、市儈與現實取而代之嗎?
「信任」的這個習慣,難道不能是個好習慣嗎?
「相信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我」的信念,難道只適合用在小說裡?
是我這個純真的大嬸選擇了不想面對現實?
還是真的得改掉用「信任 」當成初心這個壞習慣,讓爾虞我詐充塞在自己的世界裡?

匍匐的牽牛花,忙碌的小蜜蜂。

走筆至此,越發的羨慕起大自然中的萬物,
然而既然這輩子選擇了來到地球當人類,
就是來經驗這種看似「非自願」的挑戰,
或許,在投胎到地球之前的我就是故意選擇了對「信任」的議題,
在信任與不信任之間,找出生存之道,
讓自己就算是信任,也不會碰壁、就算是不信任,也不失去對自己的肯定。

純真的大嬸繼續著她純真的執念和壞習慣:信任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我的壞習慣

純真的大嬸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