鳶尾偲萁

一個在地球存活超過半世紀的老靈魂/時而鬧鬧情緒/時而大智若愚/未來的斜槓意識體

我的心留在10月的七星潭,秋天的月牙灣

發布於
山和海都近在咫尺的七星潭,讓我身心感受到大自然的擁抱感,外加灰白黑三色的雲朵妝點,和浪濤拍打礫石灘的聲音,一陣一陣地清洗我的雙耳,瞬間,我陶醉了!我,站在礫石灘上,一步也不想移動。

睽違了四年之久,我終於為自己找到可以旅行的機會,在這疫情逐漸趨緩的十月天,帶著我家80歲的娘親搭著隨興火車,來到五年前第一次踏上就印象深刻、念念不忘的月牙灣(撒奇萊雅語:Malungayangay),也就是七星潭。

2016年拍攝

這次出門天候不若五年前好,且在前往的路上,聽說有地震,震央就是在花蓮,因此火車到達花蓮站時延誤了四十分鐘。我的內在小劇場在聽到火車長廣播的當下,隨即上演著電影「2012」的場景,才剛一想,馬上自己覺察到,不禁啞然失笑,「在旅行的火車上因突發的地震導致火車出軌而喪生」嗎?笑自己究竟想要有多戲劇化的人生啊?Stop! 不想了!這種離開地球的方式不是我的選項。

不否認對這天的天候有點小失望,但沒有下大雨已經算是小確幸了。山和海都近在咫尺的七星潭,讓我身心感受到大自然的擁抱感,外加灰白黑三色的雲朵妝點,和浪濤拍打礫石灘的聲音,一陣一陣地清洗我的雙耳,瞬間,我陶醉了!

我,站在礫石灘上,一步也不想移動。

2021年拍攝

非假日的月牙灣沒什麼遊客,周遭十分安靜,除了海浪聲。凝視著一道道浪潮,它們就像頑皮的小孩,完全不按牌理出牌。有時候浪高卻跑不遠,有時候沒什麼浪,卻意外的讓暗潮把海水帶上礫石灘較高處,幾乎要淹到我的腳,隨即再洩了氣似的退回海中。我發現每一道浪就像人一樣,都「長得」獨一無二、時長時短、時急時緩,完全不是複製再貼上的。當我全神貫注在大海的神奇創作之中,竟然感覺到我的呼吸也在不知不覺之中,調整成每一道浪花的起與伏。當浪潮湧起,我吸氣;當浪潮落下,我吐氣,就這樣一吸一吐、浪起浪落,彷彿我成了太平洋的水,太平洋的水成了我。

這時眼見一道矮浪,速度有點快的朝岸邊推進,猝不及防間,它淹沒上我的鞋子和褲管,我和兩三位遊客試圖快速轉身向後退,卻完全躲不過浪潮的追擊,就好像小時候玩鬼抓人,被抓個正著一樣,看看被這頑皮的浪給追上的窘狀,每個人都發出好無奈地傻笑,意外地,我將會帶回鹽漬牛仔褲一條,哈哈!

想來無怪乎這個海域被稱為危險海域,時常有瘋狗浪讓人毫無招架之力的被帶向深海,再也沒有回來。

2021/10 七星潭觀浪

大自然啊!或許你可以很親近它,徜徉在它的懷抱裡;但若不對它心存敬畏,總認為人定勝天,它也是會有給點苦頭瞧瞧的一面。然而,不論我們稱此為天災還是人禍,都是從「受害者」的角度去詮釋;若從「創造者」的心去感受:我創造我在享受大自然的時候離開物質實相。這樣一來,沒有受害者,只有人們的靈魂精心安排了離開地球的途徑罷了。


期望著第二天雲霧具散,可以有七星潭日出讓我欣賞,天剛濛濛亮我就自然醒來,從民宿快跑到海邊,哎呀呀!雲還是一樣的厚實,一點也不肯賞臉。等到看見陽光從雲朵之間射出光芒,都已經接近八點了。預期這一天會是陽光普照的好天氣,果不其然,用過早餐之後,藍藍的天空就亮晃晃的立在海平面上,叫人忍不住朝它奔去!

2021拍攝

放眼望去就是各式各樣、或深或淺的藍色,我貪婪的用這對老花眼凝視著、仰望著,不同於昨晚對海浪的眷戀,我換了口味,轉而向著我最喜歡的蔚藍、湛藍、深藍、淺藍,臣服著、神往著....。一直到,猛然想起今天就要回家了!

2021拍攝

秋天的心,染上了高潔的蔚藍,
秋天的我,臣服著頑皮的波瀾,
七星潭,願你一如以往的湛藍,
月牙灣,是我一往情深的企盼。

搭上回程的普悠瑪,我還會再回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的山海經|正好,在七星潭

不用羨慕別人,我還羨慕妳呢!|給十年前的自己一封信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