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姸名

為了和寫文章的人交朋友而註冊的台灣小國島民...。目前地表人界的稱謂是天空看守所所代。37歲的時候決定作37件沒作過的事情,意外成為習慣,終於也作了煮婦:進廚房、上傳統市場,尤其喜愛在地食材和各式異國的平民料理。

本來戰爭是軍隊的事...

發布於
Normally, wars are between armys. 現實是資訊戰躲不過,會見它們成對的出現。當控訴的時候,另一方也會有類似的新聞放出在流傳。不要跟風去流傳,腦子裡也不要信。如果都是政治宣傳的伎倆,更需要人們願意去破解假象和謊言。 


昨天開始看到女屍和戰俘被槍打腿的影片。女屍肚子上有亞述營的符號,大家開始推測,我們採取不相信的立場,原因是戰爭凌虐女體的時代有點太遠太遠,遠到我們都還沒出生,只在課本上電視連續劇上看到怎樣強姦民女。-->幹嘛不丟一個新冠確診案例出來,肚子上可以貼Hello Kitty、星巴克圖案,也是武器啊,也是殺人啊,也是控訴啊。


情緒上來說是很不高興,你們這些愛打架愛衝突的人,好不容易俄羅斯找理由讓戰爭打開了,你們就好好地去投炸彈搞埋伏跑戰車,趁機打個過癮,去虐待女體幹甚麼?所以判斷是有意散佈、製造恐慌。恐懼是很好用的東西*,馬上會聯想到的是:明明是我們年底要選舉,怎麼他們也要操作這個?


可是認真想一想烏東和亞述營的人的狀況,到底多幼稚又多火爆,彼此對峙了這麼多年,到底甚麼時候會長大?人就是沒有目標,武器拿在手上就是想射人,冰天雪地的地方,這樣才有快感??


我是說如果他們單純地只是在較勁,希望給對方顏色看,希望對方感到害怕,建立自己的威勢,所以製造這種亞述符號女屍...??好像不合理?那我只剩一個理解可以用,就是種族滅絕的時候,會作的事情。就算是吧,我還是傾向認為只是一個形式而已,上個世紀在滅族的仇恨能量是深的,但是他們作這個動作本身只是想得到一種無上的認同,就是要所有人看他們"看作是較有的"(請用台灣話唸)。自尊和面子問題而已。


作壞事的人不是真的想作壞事,他們的動機是透過作那些種類的壞事來給人們看見。來得到人們的注視。不要小看我們,我會...,我敢...。


這種小朋友要好好處理,送武器給他們的大人才應該被槍屁眼。


相較於女屍,兩支槍腿的戰俘影片,反而非常平靜和充滿著意涵。


一支是幾個戰俘從車上下來隨即被槍腿,流血站不起來。另一支是幾個已經在地上流血頭被蓋白紗布,攝影的人掀開兩個人的布,都還活著,看到一個臉上有血,一個臉色慘白.....。我們是聽不懂在講甚麼的,如果要用前面講的那種仇恨情緒來看,反而兜不起來。因為兩支影片裡面都沒有那種羞辱乖戾殘虐,只有奉命行事。


槍腿是讓你不能再繼續前線,沒要你死。但是如果醫療沒有在時間裡出現,他們也可能失血而亡。一場戰爭裡面,如果要重視軍人的生命,需要有相當的彼此共識規範比如醫療通道,如果亂炸完了車子進不了,就太笨了,因為可能會是自己需要醫療資源啊。


對於這些愛打仗到底該怎麼辦?又如果:把人家的青春塞滿了為國熱血出征的人又怎麼辦?


這組打了八年,看起來布丁本來也沒有要管他們的意思(講不聽打死算了)有網友說烏東維持半獨立對俄羅斯才是有利,那很顯然,布丁要介入是為了之後其他的目的了。


---

*衷心祈願說謊話被拔舌頭,操作恐懼的人下地獄,或各適得其所。

大家可以移駕去看真正懂的邱老師昨夜新發的長文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