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姸名

為了和寫文章的人交朋友而註冊的台灣小國島民...。目前地表人界的稱謂是天空看守所所代。37歲的時候決定作37件沒作過的事情,意外成為習慣,終於也作了煮婦:進廚房、上傳統市場,尤其喜愛在地食材和各式異國的平民料理。

《不自殺聲明》我的將在24小時後離世

發布於


2020/5/21


人生的最後一刻終於要來了。


如同地表過往千年中難以數記的人類或生物一樣,換我走到最後的時刻了。早就準備好了,我以為。在我終於知道自己是甚麼、要怎麼活之後。


我準備好了,但我其實不知道那時離真正的會死將亡到底有多近。死亡的權勢。認識我的重要的人,也早被知會,不用語言,他們心裡都知道的,為何,而,而。


直到昨晚讀到 @桐生茂豫 的小短篇,被主辦說"太扯了啦"的上下篇還套桌遊(並內文含精美插圖)。我穩若泰山數十載的精神世界起了風浪。因為超過二十年以前,我最渴望的推理遊戲,那時候玩具反斗城賣完最後一盒《東方快車謀殺案》再也不進盒裝桌遊,我心不死,不時就去望望那個滿城只剩電動、填充玩物和芭比、公仔的闊大娛樂沙漠,望眼欲穿,一直夢想有人願意再出,有人可以一起玩,直到最後現實人生把二十歲的玩心抹去都沒有再出過盒裝推理遊戲,走遍幾個大城市的賣場也沒有。所以有點叔本華式的心得曾經是:整個世界後來變得反智甚至可以搞民粹,都是因為只給小孩子糖吃,不給他們需要動腦的玩具遊戲,不讓他們擁有習慣和喜歡動腦推理思考的能力。


是後來好不容易又有桌遊推理遊戲,所以現在要死了,死前能玩到一次,當然是我的選項,就像鹽酥雞攤的炸甜不辣一樣,早就是我死前要大吃特吃的東西,現在還要炸四季豆、雞皮、雞屁股等等(這是因為三十歲以前我已經無法正常進食的緣故)。昨晚驚覺如果大限在即,發現已經開始的遊戲解不出來要怎麼辦!?怎麼可能!?!?怎麼會有推理推不出個答案、拼不出拼不對的一幅拼圖,多可惡啊!瞬間人被喚起的慾望不會是我還需要多少時間,而是我簡直還得找設計遊戲的人理論,遊戲公司理論,還要經歷客服和體制官僚般的荒謬,氣起來,我只可能衝上街,然後那支將盡的蠟燭滅熄風中。


死前玩推理太瘋太可怕了。所以人之將死,

我要畫一幅自畫像/Paint a self-portrait.


這是上個世紀,也是在我必須要被封關以前(又不是一個人類樣本要被送上外太空?!?)最愛的一部電影,認為是把批判理論的態度完全表達、表達得最好的一部對資本消費社會的宣言電影--《搏击俱乐部》(Fight Club,1999)--裡面,有一隻"太空猴子"要出任務時的回答。


「你要死了,死前你想做甚麼?」

「畫一幅自畫像。/ Paint a self-portrait. 」

很喜歡這個回答。在歲月裡這個答案迴盪得像首詩。可是"拍寫"(台灣話"不好意思"),人世庸碌煩雜,或就算能忙/盲得轟轟烈烈,也未必可以把這首詩寫出來(畫出來??)。現在更是來不及了。所以死前還有件要做的事就是


去信桃園市政府給那個市長先生


我們已經對他說了太多,甚麼好命、甚麼零分、甚麼敗家子都說完了。不知道還能說甚麼,但現在是真的要死了,我只想告訴那位滑頭市長,類似那一句鄒族高一生臨刑前的家書最末「田地和山野,隨時都有我的魂守護著,水田不要賣」,南桃園27公里的海岸藻礁生態體系是整顆地球只有那個地方有那種氣候和機會,風和海浪持續千百年才造化的地形,才有海洋生物會來生小孩,才有那種多樣性豐富的完整生態,雖然錘頭鯊/鎚頭鯊長得實在很奇怪,柴山多杯孔珊瑚又小巧剔透精美到遇到也認不出來、踩到都不知道,但那裏隨時都有我和先人們的靈守護著。堂堂一個島國,好好一個地方首長,請你以此海洋資產為傲。讓桃園的大潭觀音永遠地保有自然環境生態,讓國家財團級的開發機器獸永遠地離開。


三大洋禁捕(保育類)錘頭鯊之紅肉ㄚ髻鮫的小"北鼻"(baby)
(BJ4)

桃園大潭藻礁的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是通過國際海洋組織認證的。我想他們不懂當外國人看到有著執政權力的人卻感覺他們双眼只有$.$的時候,我們是甚麼感覺吧。

。DATAN ALGAL REEF IN TAIWAN IS DECLARED A HOPE SPOT IN SUPPORT OF SAVING A UNIQUE ECOSYSTEM FROM INDUSTRIALIZATION(2019/3/15 大潭藻礁被指定為海洋獨特生態系統的希望熱點)

見大潭藻礁「最後一面」 三千人齊聚觀塘 要中油立即停工(2019/9/1)


兇猛酋婦蟹,難得不躲鏡頭、沒有跑給你追


要說怎麼看待死亡,就一定要說一下C. S. Lewis(1898 - 1963)的《夢幻巴士》(The Great Divorce)。


《夢幻巴士》--關於人們死了以後

C. S. Lewis的納尼亞傳奇(The Chronicles of Narnia)是寫給小朋友看的書,最後講到人類的終局,不同於中文世界的基督教、天主教給人死後的印象(大審判、煉火燒),故事到最後是出現了一扇門,一扇通往另一個天地的門兒,有的人直接走進那扇門走向那另一個天地,有的人走向那扇門的陰影處,消失不見。

C. S. Lewis在《夢幻巴士》說的是人死了以後,走向那扇門之後的一段旅程。一些還是人的形貌的存在,去對一些走進來的人引渡,因為走進來的他們可能不想走向最後一程,而暫且停留在那個天地裡。


也是要先交代一下,我自己身為地表人界兩千零二十年的一種人類身分代表的認知緣由(a long story short from a person like me):

西元的紀元是大略地以耶穌的誕生開始,他在三十歲開始傳道,他可能像韓流一樣席捲人心,遭到政治宗教領袖階級的忌妒,他肯定是有話直說,沒有為了甚麼利益好處而迴避或討好誰,三年以後,他忤逆的在猶太人政教權威,設計殺害他,禁止人們討論他死後三天,屍體不見,人會到處向門徒顯現的傳聞,最後只好繼續追殺他的門徒。歷史上大概有三百年,那些人們的後代,繼續追殺相信耶穌從死裡復活的那些人的後輩,曾經相信耶穌復活不是一件浪漫的事,而是生命生存受到極大威脅的。

但可能更不幸的事情是後來,基督信仰被羅馬皇帝定為國教以後,一切因為太安逸、權勢太大而腐敗,失落了信仰真道的本質,教會只是人類群體組織層級化以後的勢力單位,可以很輕易造成人們痛苦,這幾乎是人類世界不可避免的事,跟甚麼教沒有關係,例如這幾年比較聽得到人們抱怨慈濟的聲音,之前都消音消光光,沒有抱怨是不可能的,但要正確解決抱怨卻不容易,常常是人們有意見而感覺被迫害比較多。

這個基督宗教教會腐敗的壓迫政權持續了更久的時間(本來是政權壓迫基督徒,後來是教會政權統治階級壓迫老百姓),可能一直到啟蒙運動,人把上帝跟教會趕出生存界,才免於教會權威的壓迫,但人類世界沒有教會也會有別種壓迫,所以,很難說到底好或不好。中間一度在西元五六世紀,日耳曼民族入侵羅馬帝國,這個關於耶穌基督的信仰,有了東西兩邊的各自發展,東邊是跟著拜占庭帝國,後來被俄羅斯繼承的東正教,西方一路下去,就是一直到十六世紀馬丁路德改教,才裂解成現在所稱的天主教和基督教。

甚麼宗教不是重點,重點是關於人生人世人死,可以給我們甚麼啟發和勇於往前的力量。西方的基督教有一個理性過度發展的問題(那個理性發展的終點叫作"上帝已死"),而東正教是完全不同的文化內涵,也比較允許人的直覺和感覺的東西,感性靈性。就是我們一般在說,憑直覺感覺,不科學,容易迷信,但人界有多少人們深信不移的價值或人事物是可以科學驗證的呢?相信真、善、美的價值,是迷信嗎?

東正教一個有趣的信仰內容是相信當人們在閱讀聖經裡上帝的話的時候,上帝就正在對人們說話。用這種認識的角度來看新約會非常有意思,因為福音書裡,門徒記了很多耶穌跟人們說過的話,如果那些話也正對此時的我們--日後的讀者--產生意義,不管是不是心裡有事被說中,應該蠻耐人尋味。

C. S. Lewis那麼大膽地去想和說了人死以後的一種可能的想像,我年輕的時候看完一本書就很偷笑了,也沒有想很多,但這個事情在二十年以後,開始非常鼓勵讓我站上一個立場,就是死亡只是一種肉身界的結束,但人界的一切,在今生沒有了(ㄌㄧㄠˇ),死後也不會了(ㄌㄧㄠˇ),就是別想逃的意思,不是,不完全是,往好的地方想,所有今生有遺憾的人,肉身死後可能/也該還有機會。

耶穌的門徒,醫生路加,寫給羅馬官長的一份報告,關於耶穌生平種種,後來收在新約聖經裡,(路加福音第20章27-38節),耶穌的年代,猶太教內頗有勢力的一派,負責聖殿的日常管理,屬於富裕的祭司階級的撒都該人,他們並不相信有天使、鬼魂和復活這類的東西,有一天就拿了一個問題去問耶穌,說有一個小姐在人界嫁過七個丈夫,將來天上,要怎麼辦?耶穌的回答是人死後像天使那樣的存在,是不娶也不嫁的。

因為深深地知道,成為一個人何其有限,只能牽繫著人類世界的事,只能以人類所能的方式思考,在情感價值如此如斯地成為方向,死後一切無有,人世不再續。只是有些人類的事情,應該是以人類的狀態跟方式去解決,所以死後一個緩衝,讓大家死後再續完成人世點滴,哪怕是爭執不相上下,也吵個彼此清楚和甘願,讓成而為人、走過人生沒有遺憾和怨見地走向真正的終,不管是甚麼最後審判或不可知的另一種存在。


講《夢幻巴士》是希望大家都得到面對死亡的勇氣、能力,甚至是創意。然後也不要忘記在我們的現代,對好些人來說,去生或是去好好活著,同樣需要很大的勇氣。


我是"一種相信死後,所以一種死前"的身分代表。就著我所知道的,我這一代接連上個世紀的事,還有會遺害下一代的,很多事都不會只在當代任何一個人死後清償了結,我明天死,應該先去追上個世紀的"死後再續劇",也一定還要等很多人類死掉,才能來盤點恩怨道義;或必須等待人類的歲月過去,讓那太初有道和世間之道,得以彰顯自己的義理。


使徒保羅的時候,他也知道繼續講耶穌的人的道的事,就是繼續講出實話挑釁政權,最後一定也會被弄死,或被丟去競技場表演鬥獸餵獅秀,他說他們使徒像定死罪的囚犯,成為演給世人和天使看的一台戲。(可參保羅寫給哥林多教會的信,林前第四章第九節)我們現在是相對文明的時代社會了,雖然其實上個世紀的政權都還是會暴虐人體,而被追究的太少。(#大屠殺 #黑社會 #政治等,可參此文


平平是一台戲,作為現代人我想走得從容無懼。平平是一台戲,在兩千年前,我或許更全人全力以赴鬥獸,戰到被撕裂或摔得粉碎,那是不對那些掌握人類權力的權勢低頭的最激烈表述。(平平,台灣話"一樣"的意思)


算一算我還是會有兩三百年的人類狀態去見識「道」或者「恩仇情義」怎麼實踐自己的價值。覺得挺好,就沒在怕了。現在只看甚麼時候會再醒過來。或再不然我去好好把那首死前畫張自畫像的詩寫出來。我是人二雄漫畫裡的詩詩小姐。


有些事很快就會是不用說的秘密,只有心能到最遠的地方,如果可能,我們的心可以在星空中相會;如果可能,如果我沒有站在那扇門後迎接你,那我會在進去以後的擬舊世界大屯火山系的西北斜面入口等你。因為上次放假去走了一趟那裏,很想知道那個地方在上或上上個世紀、在外來政權來佔奪來挖建任何東西之前是甚麼樣子。很想知道任何一個地方的人,如果還有一次機會,他們會怎麼重新建設或打造那個地方,因為前面的人知道失去了甚麼,後面的人知道新東西有甚麼好處,他們可能重新合作讓一個地方更適合人好好生活。


以上聲明完畢,感謝你的閱讀
2020/5/2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人生最後的24小時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